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天则横议》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正在经历宪制变革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中共中央三个领导小组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实际宪制的重大变化:习近平的权力接近美国、至少是法国的总统。这一权力结构让习李逐渐具备了设计、实施全面改革的能力。
2014年3月11日

思想无形,力量无穷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在思想市场中,不同的思想相互竞争、借鉴和补充。一般而言,在思想市场中选择的思想,比垄断者提供的唯一的“好思想”要好,且不怕选错,只要不因政治缘故而固执错误,就可重新选择。
2014年1月28日

茅于轼看2013年大事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2013中国新一届领导上台,实施不同的政策。但中国最大的问题不是经济民生,维稳重点应是限制政府权力的滥用,同时明确爱国与爱民的不同。
2013年12月24日

中国改革应防行政架空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改革文件能否“伟大”,重在实施。在中国的现实中,原则越抽象,就越不可能实施。维护市场制度的决定性作用,就要避开行政部门的“解释”、技术性手段、假装、拖延等各种驾空手段。
2013年11月26日

读懂中国的财政体制

天则经济研究所张曙光、中国政法大学张弛:财政集中反映政府的意志,中国政府在资源配置上起着决定作用,财政就显得更加重要,也有其特别之处。
2014年5月13日

从货币垄断走向货币竞争

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冯兴元:随着移动互联日益改变经济生活和政府治理,即便中央银行仍在,也可能只作为货币主发行银行。即便仍叫央行,也不应再垄断发行货币。
2014年5月6日

迷失的香港和台湾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中国大陆,不论是当局,还是民众和舆论,必须理解台湾、香港民众内心的焦虑、迷茫,而致力于自身制度的改进、文化的重建。
2014年4月29日

让市场决定的用路收费来治堵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现在中国是全体纳税人为开车用路的人承担修路的成本,不够公平合理,如果改为谁用路、谁花钱买,就谁也不会有意见了。
2014年4月22日

中国企业家的功绩、处境和命运

天则经济研究所张曙光:中国还没有能让企业家自由发挥其才能的制度条件和法律环境,却存在着种种扼杀企业家才能的规章制度和社会势力,权力不受约束,吏治失范。
2014年4月18日

如何衡量中国的大国地位?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大国不仅要看经济成长。一个国家的整体实力要看其体制是不是宪政国家,还要看对人类文明的贡献,以及对世界各国的百姓有没有吸引力。
2014年4月2日

中国企业家没有“原罪”

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冯兴元:对产权改制的“原罪”质疑,往往混淆了合法与非法并购而来的民企产权,使那些合法出身的民企也同样处于“秋后算账”的威胁之中。
2014年3月25日

宪法第35条与“新公民”案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许志永案的判决是一个全输方案,表面上以权压法的利益集团获益,却损坏了执政党政治权威。需知制度就是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演化而成的。
2014年3月18日

土地制度改革误区何在?

中国经济学家华生曾撰文指出土地制度改革存在“六大认识误区”。本文为天则经济研究所“土地制度研究课题组”对华生教授文章所提问题的讨论和回应。
2014年2月11日

期待中道的改革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过去20年,中国社会在某种程度上撕裂,但又同时构筑了自己的中流砥柱,中产阶级迅速成长。有此为基础,就有可能找到一条中道的改革之路。
2014年1月14日

政府未必是公共物品的最好提供者

中国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罗必良:经济学家威廉姆森说,公共绿地或者城市广场应该由政府提供。但按照这一范式安排产权,就会给政府提供“犯错误”的足够理由。
2014年1月7日

中国为何会发生边缘革命?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过去30多年来,市场经济体制在中国的建立,严格来说其实是重建。市场体制在中国以前并非没有,只是到了毛时代,这个体制被摧毁了。
2014年1月7日

中国社会需要一致的价值观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中国进入价值观大交锋的时代。自由平等,民主法治,人权宪政是历史演变的趋势。从执政者的长治久安考虑,应及早促进社会搭上潮流的班车。
2013年12月3日

让我们珍惜政治进步成果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中国经济改革成绩伟大,政治方面也有巨大进步,但愿中国能全力珍视这一成果:任何情况下,绝不因政治杀人,最好也能避免因政治抓人关人。
2013年11月20日

“非常政治”下的改革需要权威

中国天则研究所秋风:中央改革领导小组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设立,引发对集权的担忧。但在“非常政治”状态下的中国,要重建制度,改革机构必需部分处于法律之外。
2013年11月13日

伦理操守至关重要

中国天则研究所理事长秋风:媒体的分裂,企业家的寻租,常得到制度决定论者的辩护。但所有社会制度都有漏洞,尽管程度会有较大差别。因此道德、伦理才至关重要。
2013年11月12日
本专栏由天则经济研究所向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提供。“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引自《易经》“文言”,“乾元用九,乃见天则”,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横议”源自《孟子•滕文公下》,“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 意为知识分子纵论时政。本专栏由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人员轮流撰写。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