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知半解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人类是健忘的,全球金融危机刚刚过去不久,各国就已经忘记危机时的同舟共济,而30年代的历史教训又离现在太遥远。
2014年9月15日

男人的游戏女人懒得去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都在社会上混,男人拼的是单科,女人参加的是十项全能。看起来女人在男人活跃的领域里出头的少,不是因为女人不行,而是懒得和男人竞争。
2014年9月9日

并非全知全能也不仁慈,但不可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传统教科书上的政府,是全知、全能、仁慈的政府,但政府其实并非如此,市场亦然,所有经济学问题其实只有一个答案,就是“it depends”。
2014年9月1日

人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人的荒诞之处,在于终其一生,都在努力证明自己是不荒诞的。这就是为什么韩寒受到攻击,粉丝们会出来为他辩护,他们是为自己的选择辩护。
2014年8月25日

甘甜的资本主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糖不过是能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易于消化的方式,为人们提供卡路里而已,除此之外,糖不提供任何营养。资本主义的性质和糖是一样的。
2014年8月18日

人类是怎样学会阅读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大脑并不完美,阅读亦非万能。吾生有涯,知也无涯,学习有各种不同的方式。读书这件事,也就那么一回事,真的不用把它太当回事。
2014年8月11日

一场从未发生过的辩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缪尔达尔和哈耶克同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却都不屑于和对方辩论。到如今,“政府干预”还是“自由放任”的争论也仍旧无聊并喋喋不休。
2014年8月4日

异夫的世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异夫规律”和“幂定律”随处可见。而就思想的探索而言,“异夫规律”告诉我们,在我们熟悉的经济学世界之外,还存在着很多平行宇宙。
2014年7月28日

凯恩斯在1919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政治家关心政治得失,外交官争论礼节,经济学家着眼全局和未来设计政策方案。当凯恩斯的“伟大方案”无疾而终,就有了《和平的经济后果》。
2014年7月21日

教育
写给无比焦虑的父母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若说在公共卫生、防范传染病等方面现代社会更先进,那么在教育孩子方面,现代社会可能比传统社会更蒙昧。于是,我们就成了最焦虑的父母。
2014年7月14日

欧元的错误和经济学家的错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经济学家的失误,是低估欧洲政治家对欧元解体的恐惧。拯救欧元也不是出于欧洲政治家的雄才大略,而是由于他们胆小。
2014年7月7日

幽明之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20世纪50年代美国出现了一批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但他们是最后一批。知识界渐渐凋敝,随后登场的不过是一些受过学院训练的庸庸碌碌之辈。
2014年6月30日

一战
六月枪声 八月炮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很多人想要、但没有人想到要来的是什么的一场战争。是短视和贪婪、自私加懦弱、狂热与激情揉合起来,突然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
2014年6月23日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赵汀阳说,现在世道难说是民主,而是Publicracy,名气大说了算。德布雷说,不仅是Publicracy, 而且是Mediocracy,抱住大众媒体才说了算。
2014年6月16日

金本位
黄金镣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历史上的金本位制,看起来就像邻居家的孩子一样完美。但它像是一件湿衣服,你本以为穿着衣服会保暖,但湿衣服让你更容易着凉。
2014年6月9日

他们的山河在哭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美洲大陆是一片到处都有冤魂的土地。但欧洲人发现美洲并不是先进战胜落后的故事,当欧洲人最早接触印第安人时,他们甚至会感到自惭形秽。
2014年5月26日

中越之争会演变为战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如果中越之间出现了冲突,会演变为一场全面战争吗?可能性很小。中越之争,主要是在海上。两国的陆地边界已经基本划清。海上的冲突,规模可大可小,回旋余地较大,完全取决于双方的谋略和智慧。
2014年5月19日

拉斯蒂涅的艰难选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财产自由和民主政治并非完全一致。在经济高速增长时,人们的忍耐程度更高,对未来更乐观。当增长潮水退去,人们对不平等的抱怨会越来越多。
2014年5月12日

容忍失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和计划体制比,市场经济可能会犯更多错误,但再怎么也不会带来计划体制下的灾难后果。金融危机是大错,但和计划体制下的大饥荒相比呢?
2014年5月5日

假如中国大学生听了《公正》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承认不同文化和社会间的分歧,可能会迫使我们面对很多不舒服的东西:如日本和亚洲各国对战争历史的分歧,如香港街头大陆幼童撒了一泡尿。
2014年4月28日

非我族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人们最大的敌人很可能是熟悉的陌生人,即从同一大团体里出来的另一小团体。什叶派最大的敌人是逊尼派。红卫兵最大的敌人是另一支红卫兵。
2014年4月21日

修修补补的大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进化的本质就是“新三年、旧三年、修修补补又三年”,只能改良。制度进化有路径依赖,过去的制度、传统即使已落伍,也无法完全推倒重来。
2014年4月14日

当华盛顿关掉了华尔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一战前夕美国财长下令关闭了华尔街。为防止黄金外流,美国还有一招,那就是退出金本位制。就像艺人出轨一样,这当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2014年4月8日

怎么写开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以色列作家奥兹说,开始讲一个故事,就像在餐馆里跟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调情。但想找个好的开头,真要绞尽脑汁,一点浪漫的感觉都没有。
2014年3月31日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