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一知半解》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赵汀阳说,现在世道难说是民主,而是Publicracy,名气大说了算。德布雷说,不仅是Publicracy, 而且是Mediocracy,抱住大众媒体才说了算。
2014年6月16日

他们的山河在哭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美洲大陆是一片到处都有冤魂的土地。但欧洲人发现美洲并不是先进战胜落后的故事,当欧洲人最早接触印第安人时,他们甚至会感到自惭形秽。
2014年5月26日

中越之争会演变为战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如果中越之间出现了冲突,会演变为一场全面战争吗?可能性很小。中越之争,主要是在海上。两国的陆地边界已经基本划清。海上的冲突,规模可大可小,回旋余地较大,完全取决于双方的谋略和智慧。
2014年5月19日

拉斯蒂涅的艰难选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财产自由和民主政治并非完全一致。在经济高速增长时,人们的忍耐程度更高,对未来更乐观。当增长潮水退去,人们对不平等的抱怨会越来越多。
2014年5月12日

容忍失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和计划体制比,市场经济可能会犯更多错误,但再怎么也不会带来计划体制下的灾难后果。金融危机是大错,但和计划体制下的大饥荒相比呢?
2014年5月5日

假如中国大学生听了《公正》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承认不同文化和社会间的分歧,可能会迫使我们面对很多不舒服的东西:如日本和亚洲各国对战争历史的分歧,如香港街头大陆幼童撒了一泡尿。
2014年4月28日

非我族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人们最大的敌人很可能是熟悉的陌生人,即从同一大团体里出来的另一小团体。什叶派最大的敌人是逊尼派。红卫兵最大的敌人是另一支红卫兵。
2014年4月21日

修修补补的大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进化的本质就是“新三年、旧三年、修修补补又三年”,只能改良。制度进化有路径依赖,过去的制度、传统即使已落伍,也无法完全推倒重来。
2014年4月14日

当华盛顿关掉了华尔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一战前夕美国财长下令关闭了华尔街。为防止黄金外流,美国还有一招,那就是退出金本位制。就像艺人出轨一样,这当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2014年4月8日

轻信不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越是当突发性的危机事件出现的时候,人们越容易相信阴谋论。始则轻信,渐至相信,继而坚信,终至迷信。这就是我们的认知模式。
2014年3月10日

黄金镣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历史上的金本位制,看起来就像邻居家的孩子一样完美。但它像是一件湿衣服,你本以为穿着衣服会保暖,但湿衣服让你更容易着凉。
2014年6月9日

怎么写开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以色列作家奥兹说,开始讲一个故事,就像在餐馆里跟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调情。但想找个好的开头,真要绞尽脑汁,一点浪漫的感觉都没有。
2014年3月31日

追忆1931年英镑贬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由于英国带了头,整个30年代,世界经济出现贸易战、货币战。更重要的是,英镑贬值后,金本位再也没有重新建立。1931年是金本位制的绝唱。
2014年3月24日

亲密爱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经济学家凯恩斯和他那个时代的很多年轻人一样是同性恋。但1921年他爱上了莉迪亚,一个波希米亚风格的俄罗斯舞女,还最终和她厮守到老。
2014年3月17日

LTCM之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这家叫“长期资本管理”的对冲基金曾经从不犯错,但金融危机时几乎把整个华尔街拖下水。事实证明,天才们过度自信导致的错误是致命的。
2014年3月3日

人有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从进入农耕生活开始,传染病出现了。当人们定居下来,经年累月使用同一水源,粪便在定居点周围不断积累,人们与病菌的接触几率大大提高。
2014年2月24日

文字秒杀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的耐心像鞋底一样越磨越薄。电视台导演教育我:没有人关心逻辑,要先亮出你的观点,越是斩钉截铁、耸人听闻越好。
2014年2月17日

打游戏的教育意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如果孩子们个个都喜欢游戏,不喜欢学习,如果google搜索引擎比老师们更了解孩子的爱好和梦想,是互联网的错误,还是老师们的耻辱?
2014年2月8日

癸巳读书漫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在即将结束的一年里,生活依然繁杂而劳累:开会、出差、杂事。海量信息中噪音的比重越来越高,能让人同时惦记和忘记现实世界的是历史书。
2014年1月27日

服从到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所有的这些“解释”,其实都是想回避米尔格拉姆呈现的冷酷现实:想要找到潜在的纳粹分子,你不必到精神病院去,随处都可以找得到。
2014年1月20日
读书是每日必做的功课,写作是终生以求的技艺,但深知努力的结果,仅仅是得到了一知半解。作者何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学者,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学和国际金融。已出版专著《不确定的年代》等,译著《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等。
上一页‹‹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