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治理新视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有限合伙构架与重庆钢铁的“混改”

郑志刚:在新一轮国企混改中,未来国有资本一个重要发展趋势就是投资的基金化,重庆钢铁混改开创了国企混改的新范式,值得推广和借鉴。
2020年12月24日

金融科技企业的治理问题

郑志刚:金融科技公司兴起使金融脱媒悄然加速,其平台性质和业务特质决定其将选择与传统商业银行不同的治理构架。
2020年11月23日

金融监管应该树立怎样全新的监管理念?

郑志刚:即使我们将新业态金融服务纳入统一金融监管框架,也应更多依赖事后的惩戒,而不要在事前通过准入限制和设置各种条条框框加以限制。
2020年11月12日

金融监管理念:从“当铺思维”走向“治理思维”

郑志刚:对金融监管,我们应该更多采取多元化、开放和包容的态度,我们当下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与未来接轨”,而不是与陈旧的过去接轨。
2020年11月3日

从阿里合伙人制度到蚂蚁有限合伙构架:马云的“公司控制之道”

郑志刚:由于很好地平衡员工股权激励与实控人对公司控制问题,可以预计中国资本市场将会有更多的公司选择有限合伙构架实现实控人对公司的控制。
2020年10月27日

国企混改:基金的“混”能否代替民资背景战投的“混”?

郑志刚:什么才是真正混改?国企混改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不是资本社会化,而是转化经营机制和完善公司治理制度。
2020年10月14日

“昙花一现”的互联网金融

郑志刚:互联网金融发展至今面临的尴尬局面是很多人始料未及的,那么,是互联网金融“淮南为桔,淮北为枳”,在中国水土不服吗?
2020年9月27日

金融控股公司:从准入监管到合规治理

郑志刚:中国央行日前印发了《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并于11月1日起施行。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和评价该政策制定优点和制度设计不足呢?
2020年9月16日

蚂蚁集团 “A+H同步上市”的实质

郑志刚:这次蚂蚁集团采用的A+H同步上市和之前的先A后H,或先H后A,最终形成A+H究竟有何不同?同步上市和二次上市,甚至首次上市究竟有何不同?
2020年8月28日

中国存在做空机制吗?

郑志刚:也许允许融券只是使中国资本市场具备了做空机制这一重要的市场监督力量的“外形”,但由于若干原因,而缺乏其“实质”。
2020年8月6日

家族信托基金与当当网“控制权纷争”的解局

郑志刚:俞李无休止纷争不仅影响当当正常经营,也会使他们利益受损,那么如何才能在家庭纠纷和公司经营间建立一道隔离带和防火墙?
2020年7月14日

合伙人制度将带给法拉第未来怎样的未来?

郑志刚:从目前披露的有限信息看,FF合伙人制度依然存在一些有待明朗和改进的地方,该制度究竟给FF带来怎样的未来,仍存在不确定性。
2020年7月9日

如何保护非公众公司的中小股东权益?

郑志刚:从公司治理角度解读当当网公章抢夺事件,更多体现的是中小股东在维护自身投资权益过程中的无助和无奈。
2020年5月12日

瑞幸丑闻后,中概股会“集体回归A股”吗?

郑志刚:瑞幸造假丑闻曝光后,中概股是否会像传闻一样集体逃离美国,甚至集体走向回归中国A股之路呢?
2020年5月6日

“准经济危机”对公司治理带来的挑战

郑志刚:新冠疫情引发的“准经济危机”下,公司治理究竟应该进行哪些调整,以应对类似的外生冲击对企业正常经营管理活动产生的巨大影响。
2020年4月24日

救助疫情引发“准经济危机”的策略选择

郑志刚:这次由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准经济危机”的根源是“经济系统之外的冲击”和“金融市场之外的恐慌”。
2020年4月17日

瑞幸财务造假:公司治理去哪儿了?

郑志刚:瑞幸丑闻竟然发生在堪称法规完备、监管严厉的美国资本市场。显然上市公司的治理,仅靠内部监督是远远不够的。
2020年4月8日

集体诉讼制度登陆中国资本市场意味着什么?

郑志刚:对上市公司而言,集体诉讼制度的引入意味着未来将面临更多诉讼的可能性,对公司规范经营、合规治理提出更高的要求。
2020年3月18日

从新冠疫情看公共卫生治理的认识误区

郑志刚:公共卫生领域治理能力的提升不仅需要分散的决策机制,信息透明,还需要国家社会和民众通过对公共卫生服务的公共品经济属性形成共识。
2020年3月3日

通往地方善治之路: 广东深圳疫情控制相关立法的启示

郑志刚:疫情和其他自然灾害最初往往具有典型的地域特征,只有具有当地信息的机构才能更好地因地制宜做出科学合理的决策。
2020年2月19日

董事会是公司治理所必须的吗?

郑志刚:围绕设置董事会所应遵循的原则,从明清时期晋商商号治理实践中,我们将能从中得到哪些启发?
2020年2月11日

如何为独角兽企业设计股权结构?

郑志刚:新经济企业的特征决定了我们对于独角兽企业开展股权结构设计并不能简单遵循传统企业的逻辑。那我们究竟应该如何为其设计股权结构?
2020年1月15日

进入“20年代”的中国资本市场

郑志刚: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建立,中国资本市场已步入“而立之年”。回顾过去的10年代,我们应如何看待步入“而立之年”的中国资本市场?
2020年1月8日

国企改革:从股份制改造到所有制混合

郑志刚:一个兼顾民资利益,使民资激励相容,鼓励民资积极参与混改的国企改革政策将帮助民资形成未来发展的稳定预期,增强民资投资的信心。
2019年12月31日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