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读者评论: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经济学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经济学界应该对此次危机承担更多的责任。它提供的模型曾让监管机构相信:市场可以自我监管;模型是有效的,而且会自我修正。但事实证明这些结论是错误的。
2010-09-03 12:12luyyyy 来自福建省
鼓吹市场会自我完善理论,倡导完全自由市场经济的经济学家,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智商有问题,如中国这几年出现的历以宁、张维迎等几个人。
回复 支持(0) 反对(2)
2010-08-28 13:58sjtucui 来自上海交通大学
很简单 我们需要平民经济学
回复 支持(3) 反对(0)
2010-08-25 16:26miumiuoo 来自上海市静安区
来自广东省揭阳市 [ coming_soon ] 的原贴:

评论精彩,但看来看去都每个人在维护自己的观点,一场闹剧没实质产出

也有明白人么。

纯理论的经济学术讨论不会有结果的,讨论这东西跟讨论哲学有什么区别?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用理论证明理论,结果就是扯。

大的来说,经济学的意义在于协助国家的宏观经济策略,小的来说,意义在于我们如何应对国家的经济策略,在大洪流中,如何让自己的资产升值。说概念没用,来点实际得吧。
回复 支持(4) 反对(0)
2010-08-24 22:41kevinyuanbin 来自广东省广州市
我觉得前景或许在于行为经济学等的不断深入
回复 支持(4) 反对(0)
2010-08-24 18:16wjs010244 来自广东省广州市
在研究看不见的手吗?那就是政府了。政府可以说是个大商人。4万亿就抗议说明。
回复 支持(3) 反对(0)
2010-08-24 17:18yes_fan 来自北京市
来自陕西省西安市 [ tender78 ] 的原贴:

我曾经长期阅读经济学论文,因此可以负责任的说,导致经济学现在面临巨大社会压力的,不是经济学固步自封,而是政客对经济学理论的选择性使用。斯蒂格利茨本人发现的信息不对称理论、sds效用函数等都已经成为当代经济学的经典范式,怎么能片面的说“主流”经济学理论还没有看到信息的作用呢?斯蒂格利茨本人在政策领域就不得志,他对此应该是有切身体会的,或许“主流”两个字仅仅限定在政客使用的理论,或许是翻译者中国化的翻译方式导致。
另外,经济学家并非没有预见到危机,实际上这种危机警告早在10年前就频频发出了,只是由于缺乏足够有力的数据证明这种警告足以否定现实中的繁荣才不为人所关注。类似的是97东亚危机,在危机前同样有几个经济学家发出警告,可是有几个人能够接受欣欣向荣的东亚会突然落入危机呢?这好比经济学家已经持续20年预测中国崩溃,可是现在有几个中国人真的相信中国面临崩溃的危机呢?
很多时候人们接受的不是真理,而是自己愿意接受的。然而在面临损失的时候,人们又大骂他人没有及时叫醒自己,这不是很荒唐吗?

也来贴几个笑话:

经济学家预测出了过去5次衰退中的9次。

克林顿和叶利钦在首脑会谈的间歇闲聊。叶利钦对克林顿说:“你知道吗,我遇到了一个麻烦。我有一百个卫兵,但其中一个是叛徒而我却无法确认是谁。”听罢克林顿说:“这算不了什么。令我苦恼的是我有一百个经济学家,而他们当中只有一人讲的是事实,可每一次都不是同一个人。”

有一天,尼克森总统向他的阁员抱怨,希望他的经济学家顾问只有一只手。阁员纷纷表示不解,问为何如此,尼克森总统于是回答说:“因为他老是对我说:‘On the one hand...But on the other hand...’”
回复 支持(16) 反对(0)
2010-08-24 14:55xeretsim 来自北京市朝阳区
来自江西省南昌市 [ RogerWang ] 的原贴:

Paul Krugman是因为看了小说The Foundation才进入经济学这个学问的。因为他觉得经济学最像小说里的psychohistory。不过那里面预测的可是银河帝国数以百万的星系里数千万亿人口几万年的未来。

不觉得经济学家有那么长远和宏大的眼光。

psychohistory的前提是绝大部分人根本知道有psychohistory这么回事,这样就减少了干扰项,再由第一和第二基地进行干预才能达到比较好的效果。可是现在人人都能扯几句经济学,就使得结果有太多扰动项了。
PS:psychohistory最后失败了.....看到最后实在想掐死阿西莫夫
回复 支持(3) 反对(0)
2010-08-24 12:15lqluo 来自福建省厦门市
“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看不见的手’等著名结论是站不住脚的——看不见的手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这只手并不存在。现在很少有人会认为,银行经理人在追求个人利益时,也促进了全球经济的福祉。”——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看不见的手”是存在的,经济学家不能否认1776年到第一次经济大萧条期间以斯密为代表的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对经济发展的巨大贡献。银行经理在追求个人利益时,促进了社会资金融通,无疑促进了全球经济的福祉。问题的症结是银行经理滥用了自由,夸大了自己的权利。这个根源在于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缺点——不能正确解释自由主义可以运用的限度。
新的经济学应当能够从基本原理出发来解释客观现象,而不是抛弃‘看不见的手’,全盘否定生产要素的‘自由’。
回复 支持(8) 反对(2)
2010-08-24 11:54chenjunqun 来自湖北省武汉市
精辟:“看不见的手是因为那手根本不存在”,任何社会活动,不可能象自然现象一样自我发展,都会需要人的管理,否则,怎会不乱?市场是人类的社会活动,这种活动也会有它特定的不确定性,当其出现时如没人的“打理”就会生乱,是该改下了。
回复 支持(2) 反对(0)
2010-08-24 09:19caogen99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来自河南省安阳市 [ 1103726835 ] 的原贴:

实在不行就用易经来解决。

易经的思想也有可取之处啊,比如以阴阳哲学为基础的动态平衡经济学。其实在2,3千前老祖宗还是有很多讨论和实践。大一统后ms停滞灭绝了。。。
回复 支持(2) 反对(3)
2010-08-24 09:07caogen99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来自河南省安阳市 [ 1103726835 ] 的原贴:

实在不行就用易经来解决。

西方经济学自身在反思,我们也应该反思。我们东方也有经济学,那是2、3千年前的事情了。比如管仲的轻重之术,计然家。。。
回复 支持(2) 反对(2)
2010-08-24 08:57william 来自浙江省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西方经济学本来就是伪科学。科学和伪科学本无什么根本性区别,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公理”之上。公理是否能被认可,是否能反映、指导现实世界是区分它们的依据。西方经济学那至高无上的假设公理是对的吗?如果它是错的,那由它推导出的结论还有啥好说的?要修正经济学,首先建立一套新的公理,他老人家文中所谓的“范式”。否则啊,永远都是伪科学,永远都是拿来忽悠大众的。。。

经济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但是它并不简单,因为社会、人文等因素根本很难量化,那么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将问题简化,提出那些假设。可是这么一简化似乎远离了实现,而且它的目标“追求利益最大化”也没有明确。别提利益怎么量化,如环境好坏要不要量化进去,人的幸福能不能量化进去等。光说这个利益是代表谁的吧?并没有明确。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经济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经济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重庆市 [ arcticfish ] 的原贴:

按照你的逻辑:两百年前 牛顿的三大定律也是伪科学 因为它只不过是相对论的一个特例 它无法解释微观运动 当运动速度接近光速时 它就失效了 就像今天的经济学在金融危机面前遇到的挫败一样 力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 就当时的时代而言 光的性质让人捉摸不定 量子级别的运动根本无法被测量 那么在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该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物理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物理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1.牛顿不是两百年前的。
2.经济学和物理学这两者的根本区别就是他们研究的对象的区别,即人和物质的区别。我们研究物质世界,实际上是从不同尺度来考量它。从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再到弦理论等就是不断地在更小的尺度上建立“公理体系”从而完善它以达到逼近现实世界。牛顿力学在宏观世界下能反映和指导现实世界啊,并且可以通过实验来验证它,当然不是伪科学。但是经济学研究对象是资源配置,涉及到人和社会,那就不能简单的假设了。请问你怎么验证理性人假设?难道你要说它研究的不是这个世界,是另一个理想国?我想说”人是理性的“的人本身不是理性的!

来自重庆市江北区 [ arcticfish ] 的原贴:

希望283年前的牛顿能够原谅我 我没想到你的物理修养竟和经济修养一样高深 打了这么多从物理学的角度来反驳我(好多句子恕我愚钝看不明白 实在不懂量子力学和弦理论是怎么被你扯倒一起的 公理体系又是什么)惊叹崇拜之余 我不得不把自己要说的话用现代汉语翻译一下 免得你再次揪着喻体猛打一气:
比起其他学科 经济学是一门非常年轻的学问 任何学问 不管是物理 数学 它们都是由早期不断的尝试错误发展而来的 尝试错误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伪科学

至于如何验证理性人假设?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进化论也是一个假设,可以解释地层下的化石 却无法由实验验证(而寒武纪大爆发 显生宙元古宙之间的化石缺口 至今都无法得到合理解释)我也知道,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心理学同样是靠假设,可以解释精神问题,可以解释梦,却无法由实验验证。我还知道,生物学也是靠假设,生物的本能是趋利避害(和理性人有点像) 生物是有意识的 意识是变化的 趋利避害怎么能由实验验证呢? 社会学也是靠假设…
恍然大悟啊! 原来一切无法由实验验证的学科都是伪科学 这样 几乎全部的社会科学和除了物理数学外的自然科学都成了伪科学了 而限制于实验条件 理论物理大部分都还未得证实 那么物理至少该算一半的伪科学 那么 哪些是“真科学”呢?数学

(另外 你的话虽说很多我都没看明白 但至少有一句是明显错误的“从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再到弦理论等就是不断地在更小的尺度上建立“公理体系”从而完善它以达到逼近现实世界。”牛顿定律是相对论在一个特殊条件下的表达形式 它们本质上是一个东西 并没有建立的不同的公理体系)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1. 行吧,我的目的其实就是把经济学打入跟社会学、性学之类的一类,只不过说成伪科学是不妥,是偶的错,因为本来就不是跟科学所研究的东西一类的。但问题是,这个世界、人民生活ms都被经济学左右了,那么就得好好反思一下经济学的问题了。经济学ms并不是为最优化社会资源以及世界人民的生活服务的,只是某些人捞钱、控制别人及其他资源的工具。

ps. 不要说某某东西是明显错误的啊。牛顿力学和爱氏狭义相对论的根本性区别在于绝对时空观和相对时空观,并不是前者是后者的特例,是很大很大很大很大的改变!

部分地认同你的观点,将经济学说成非科学似乎更严谨些。科学与非科学之区分,以卡尔·波普尔的观点,一个要素是——是否可以证否,如此连数学、逻辑学也属于非科学行列了。经济学主要是建立在心理学的基础上,(数学只是阐述工具,早期的经济学并不像现在一样用数学模型来唬人),经济学各种模型的不稳定因素就在于它基于心理学的假设上,这些基础假设一旦要接受更严格的约束,建在上面的理论大厦就要大幅度的修改。
回复 支持(2) 反对(0)
2010-08-24 08:23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匿名 ] 的原贴:

经济经济就是 经世济民。不要指望市场自动来经世济民。必需通过管制,监管!如果人都是理性的,利己不损人的,那让路上的红绿灯消失吧!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匿名 ] 的原贴:

道理说的不错,就是有些空泛。
具体到中国,为什么房地产越来越丧失居住的基本功能而更像黄金钻石那类奢侈品化?为什么09年初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更多的投入到“形象工程”上?致使今天民计民生较两年前更趋恶化,房产价格与人民的购买力差距更大、医药品越“限”越高、柴米油盐生活必需品越涨越起劲。。。。。

因为目标是GDP,不是经世济民。
回复 支持(10) 反对(0)
2010-08-24 00:39coming_soon 来自广东省揭阳市
评论精彩,但看来看去都每个人在维护自己的观点,一场闹剧没实质产出
回复 支持(1) 反对(0)
2010-08-23 23:31lingmaoyipu 来自北京市
也许我们并不需要新的经济学,因为我们并不能确定新的经济学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而新的概念却往往与派生新的更难解决的问题相关联。其实目前的经济学已经可以应对目前的经济问题,如果能够面对现实,如果能够合理融合,如果能够抑制贪欲对市场的绑架行为,如果能够将钟摆效应控制在合理的幅度内。
回复 支持(1) 反对(0)
2010-08-23 22:37songz2000 来自江苏省南京市
我想经济危机恰恰是经典的经济学供求关系的的表现形式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10-08-23 22:151103726835 来自河南省安阳市
把经济危机的黑锅大部分加在经济学界的身上我想他们肯定会表示不满。贪婪的本性才是危机的根源。就像一个吃不饱的人明明知道吃了发霉的食物会拉肚子,不过他想在吃的时候加点大蒜也许会没事一样。下一个新的解决办法或许是加点大葱。
回复 支持(1) 反对(2)
2010-08-23 21:54zxton 来自云南省大理州大理市
来自美国 [ 烃try ] 的原贴:

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很多经济学家都说市场经济不能解决有效性的问题。有效市场假说本身也存在问题。中国更鼓吹市场经济不灵。

我本人没有好好学过经济,如果有人懂这个请解释下为什么不灵?

为啥我看金融危机就是市场有效的体现呢?因为价格超过了价值,市场必然使他crash重来,而往往这种crash是非常具有破坏性的(就像这次的金融危机一样)。这恰好说明了市场经济是有有效的啊,在价格与价值严重不等时,回归供需平衡。

有效市场只是说的金融,跟经济无关,那么只能说明价格没有能完全反应资产的信息,因为信息被一些人或者机构(如高盛)操作着,所以导致了市场的崩盘。

所以我还是坚信市场经济和有效市场这两个理论。或许我还该多读一些书。

呵呵,一个很有意思的悖论:因为失灵造成了崩盘,因为崩盘证明了有效。或者说:未崩盘之前说明是有效的,崩盘了就证明是无效(失灵)的。

哈哈,很真实的现实和很逻辑的悖论。
回复 支持(3) 反对(1)
2010-08-23 21:501103726835 来自河南省安阳市
实在不行就用易经来解决。
回复 支持(2) 反对(2)
2010-08-23 19:53linstar367299 来自江西省赣州市
来自陕西省西安市 [ sihanwu ] 的原贴:

原有的自由经济学太过相信人类的理性和情操,但这些东西对于某些人并不可靠,尤其是金融业高管们的贪婪。告别亚当·斯密,部分告别凯恩斯,还是哈耶克先生的结论更有说服力。在民主社会里,赋予政府必要的监管责任,同时给予市场主体足够的自由,可以达到社会经济的良性运行。至于与非民主国家的国际贸易,那就另当别论了。

来自吉林省长春市 [ linoox ] 的原贴:

亚当·斯密的东西是经济学的基础。特别是看不见的手,否定了西方经济学就得重新建立基础。

看不见的手是个强权手段,看看我国的股市,房市就晓得了。
回复 支持(2) 反对(1)
2010-08-23 19:50linstar367299 来自江西省赣州市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西方经济学本来就是伪科学。科学和伪科学本无什么根本性区别,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公理”之上。公理是否能被认可,是否能反映、指导现实世界是区分它们的依据。西方经济学那至高无上的假设公理是对的吗?如果它是错的,那由它推导出的结论还有啥好说的?要修正经济学,首先建立一套新的公理,他老人家文中所谓的“范式”。否则啊,永远都是伪科学,永远都是拿来忽悠大众的。。。

经济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但是它并不简单,因为社会、人文等因素根本很难量化,那么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将问题简化,提出那些假设。可是这么一简化似乎远离了实现,而且它的目标“追求利益最大化”也没有明确。别提利益怎么量化,如环境好坏要不要量化进去,人的幸福能不能量化进去等。光说这个利益是代表谁的吧?并没有明确。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经济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经济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重庆市 [ arcticfish ] 的原贴:

按照你的逻辑:两百年前 牛顿的三大定律也是伪科学 因为它只不过是相对论的一个特例 它无法解释微观运动 当运动速度接近光速时 它就失效了 就像今天的经济学在金融危机面前遇到的挫败一样 力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 就当时的时代而言 光的性质让人捉摸不定 量子级别的运动根本无法被测量 那么在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该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物理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物理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1.牛顿不是两百年前的。
2.经济学和物理学这两者的根本区别就是他们研究的对象的区别,即人和物质的区别。我们研究物质世界,实际上是从不同尺度来考量它。从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再到弦理论等就是不断地在更小的尺度上建立“公理体系”从而完善它以达到逼近现实世界。牛顿力学在宏观世界下能反映和指导现实世界啊,并且可以通过实验来验证它,当然不是伪科学。但是经济学研究对象是资源配置,涉及到人和社会,那就不能简单的假设了。请问你怎么验证理性人假设?难道你要说它研究的不是这个世界,是另一个理想国?我想说”人是理性的“的人本身不是理性的!

来自重庆市江北区 [ arcticfish ] 的原贴:

希望283年前的牛顿能够原谅我 我没想到你的物理修养竟和经济修养一样高深 打了这么多从物理学的角度来反驳我(好多句子恕我愚钝看不明白 实在不懂量子力学和弦理论是怎么被你扯倒一起的 公理体系又是什么)惊叹崇拜之余 我不得不把自己要说的话用现代汉语翻译一下 免得你再次揪着喻体猛打一气:
比起其他学科 经济学是一门非常年轻的学问 任何学问 不管是物理 数学 它们都是由早期不断的尝试错误发展而来的 尝试错误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伪科学

至于如何验证理性人假设?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进化论也是一个假设,可以解释地层下的化石 却无法由实验验证(而寒武纪大爆发 显生宙元古宙之间的化石缺口 至今都无法得到合理解释)我也知道,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心理学同样是靠假设,可以解释精神问题,可以解释梦,却无法由实验验证。我还知道,生物学也是靠假设,生物的本能是趋利避害(和理性人有点像) 生物是有意识的 意识是变化的 趋利避害怎么能由实验验证呢? 社会学也是靠假设…
恍然大悟啊! 原来一切无法由实验验证的学科都是伪科学 这样 几乎全部的社会科学和除了物理数学外的自然科学都成了伪科学了 而限制于实验条件 理论物理大部分都还未得证实 那么物理至少该算一半的伪科学 那么 哪些是“真科学”呢?数学

(另外 你的话虽说很多我都没看明白 但至少有一句是明显错误的“从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再到弦理论等就是不断地在更小的尺度上建立“公理体系”从而完善它以达到逼近现实世界。”牛顿定律是相对论在一个特殊条件下的表达形式 它们本质上是一个东西 并没有建立的不同的公理体系)

经济学是门社会科学。从创立到现在都在不停的演变和发展。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10-08-23 19:20attton 来自广东省深圳市
更需要的是新的生活态度。
回复 支持(0) 反对(1)
2010-08-23 18:44bluesky0301 来自英国
我们需要一种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相配合的经济学
1。斯蒂格利茨对西方主流经济学进行了反思,对市场经济理论基本模型和哲学进行了质疑,这些问题在金融危机以来已经有很多人谈及,但他仍未能提出一个解决方案。
2。市场自身有很强的供需调节作用,这个黑箱很多情况下比人为计划更加灵活有效。但这种效力被过分夸大,造成对市场经济的过度信赖,忽略了市场主要要素“人”的非理性和逐利性一面,忽略了系统风险被放大的可能。
3。“看不见的手”要受到“看得见的手”一定程度的监控和帮助,否则“看不见的手”可能会肆虐,互联网会变成色情渊薮,金融界会变成吞噬社会财富的饕餮。金融危机以来各国政府的救市行动和经济刺激政策,就是“看得见的手”在行动,虽然这被原教旨市场经济学家视为理想的失落。
4。自由经济和计划经济要相辅相成,一方面市场经济要有足够大的自由,一方面制定计划的精英也要受到社会的更高监控。指望市场不受政府及精英集团的任何影响,犹如揪着自己的头发要离开地球一样。而制定和影响计划的集团一旦缺失社会有效监控,低效的经济和腐败就不可避免。
5。经济的数学模型是必要的、有用的,但是有很大局限。经济学归根到底是政治经济学,是各个利益集团博弈的理论表达。经济数学模型比计算地震和天气这些复杂系统还有更大的局限性,因为涉及到社会人的利益分配和冲突。数量经济学有用但用途有限,不可迷信。
6。我们需要一种市场经济为基础,计划经济为指导的经济学。二元总会有冲突,但世界本来就是二元对立的统一。

回复 支持(7) 反对(1)
2010-08-23 18:34caogen99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西方经济学本来就是伪科学。科学和伪科学本无什么根本性区别,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公理”之上。公理是否能被认可,是否能反映、指导现实世界是区分它们的依据。西方经济学那至高无上的假设公理是对的吗?如果它是错的,那由它推导出的结论还有啥好说的?要修正经济学,首先建立一套新的公理,他老人家文中所谓的“范式”。否则啊,永远都是伪科学,永远都是拿来忽悠大众的。。。

经济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但是它并不简单,因为社会、人文等因素根本很难量化,那么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将问题简化,提出那些假设。可是这么一简化似乎远离了实现,而且它的目标“追求利益最大化”也没有明确。别提利益怎么量化,如环境好坏要不要量化进去,人的幸福能不能量化进去等。光说这个利益是代表谁的吧?并没有明确。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经济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经济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重庆市 [ arcticfish ] 的原贴:

按照你的逻辑:两百年前 牛顿的三大定律也是伪科学 因为它只不过是相对论的一个特例 它无法解释微观运动 当运动速度接近光速时 它就失效了 就像今天的经济学在金融危机面前遇到的挫败一样 力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 就当时的时代而言 光的性质让人捉摸不定 量子级别的运动根本无法被测量 那么在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该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物理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物理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1.牛顿不是两百年前的。
2.经济学和物理学这两者的根本区别就是他们研究的对象的区别,即人和物质的区别。我们研究物质世界,实际上是从不同尺度来考量它。从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再到弦理论等就是不断地在更小的尺度上建立“公理体系”从而完善它以达到逼近现实世界。牛顿力学在宏观世界下能反映和指导现实世界啊,并且可以通过实验来验证它,当然不是伪科学。但是经济学研究对象是资源配置,涉及到人和社会,那就不能简单的假设了。请问你怎么验证理性人假设?难道你要说它研究的不是这个世界,是另一个理想国?我想说”人是理性的“的人本身不是理性的!

来自重庆市江北区 [ arcticfish ] 的原贴:

希望283年前的牛顿能够原谅我 我没想到你的物理修养竟和经济修养一样高深 打了这么多从物理学的角度来反驳我(好多句子恕我愚钝看不明白 实在不懂量子力学和弦理论是怎么被你扯倒一起的 公理体系又是什么)惊叹崇拜之余 我不得不把自己要说的话用现代汉语翻译一下 免得你再次揪着喻体猛打一气:
比起其他学科 经济学是一门非常年轻的学问 任何学问 不管是物理 数学 它们都是由早期不断的尝试错误发展而来的 尝试错误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伪科学

至于如何验证理性人假设?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进化论也是一个假设,可以解释地层下的化石 却无法由实验验证(而寒武纪大爆发 显生宙元古宙之间的化石缺口 至今都无法得到合理解释)我也知道,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心理学同样是靠假设,可以解释精神问题,可以解释梦,却无法由实验验证。我还知道,生物学也是靠假设,生物的本能是趋利避害(和理性人有点像) 生物是有意识的 意识是变化的 趋利避害怎么能由实验验证呢? 社会学也是靠假设…
恍然大悟啊! 原来一切无法由实验验证的学科都是伪科学 这样 几乎全部的社会科学和除了物理数学外的自然科学都成了伪科学了 而限制于实验条件 理论物理大部分都还未得证实 那么物理至少该算一半的伪科学 那么 哪些是“真科学”呢?数学

(另外 你的话虽说很多我都没看明白 但至少有一句是明显错误的“从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再到弦理论等就是不断地在更小的尺度上建立“公理体系”从而完善它以达到逼近现实世界。”牛顿定律是相对论在一个特殊条件下的表达形式 它们本质上是一个东西 并没有建立的不同的公理体系)

1. 行吧,我的目的其实就是把经济学打入跟社会学、性学之类的一类,只不过说成伪科学是不妥,是偶的错,因为本来就不是跟科学所研究的东西一类的。但问题是,这个世界、人民生活ms都被经济学左右了,那么就得好好反思一下经济学的问题了。经济学ms并不是为最优化社会资源以及世界人民的生活服务的,只是某些人捞钱、控制别人及其他资源的工具。

ps. 不要说某某东西是明显错误的啊。牛顿力学和爱氏狭义相对论的根本性区别在于绝对时空观和相对时空观,并不是前者是后者的特例,是很大很大很大很大的改变!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10-08-23 17:41arcticfish 来自重庆市江北区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西方经济学本来就是伪科学。科学和伪科学本无什么根本性区别,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公理”之上。公理是否能被认可,是否能反映、指导现实世界是区分它们的依据。西方经济学那至高无上的假设公理是对的吗?如果它是错的,那由它推导出的结论还有啥好说的?要修正经济学,首先建立一套新的公理,他老人家文中所谓的“范式”。否则啊,永远都是伪科学,永远都是拿来忽悠大众的。。。

经济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但是它并不简单,因为社会、人文等因素根本很难量化,那么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将问题简化,提出那些假设。可是这么一简化似乎远离了实现,而且它的目标“追求利益最大化”也没有明确。别提利益怎么量化,如环境好坏要不要量化进去,人的幸福能不能量化进去等。光说这个利益是代表谁的吧?并没有明确。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经济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经济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重庆市 [ arcticfish ] 的原贴:

按照你的逻辑:两百年前 牛顿的三大定律也是伪科学 因为它只不过是相对论的一个特例 它无法解释微观运动 当运动速度接近光速时 它就失效了 就像今天的经济学在金融危机面前遇到的挫败一样 力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 就当时的时代而言 光的性质让人捉摸不定 量子级别的运动根本无法被测量 那么在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该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物理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物理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1.牛顿不是两百年前的。
2.经济学和物理学这两者的根本区别就是他们研究的对象的区别,即人和物质的区别。我们研究物质世界,实际上是从不同尺度来考量它。从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再到弦理论等就是不断地在更小的尺度上建立“公理体系”从而完善它以达到逼近现实世界。牛顿力学在宏观世界下能反映和指导现实世界啊,并且可以通过实验来验证它,当然不是伪科学。但是经济学研究对象是资源配置,涉及到人和社会,那就不能简单的假设了。请问你怎么验证理性人假设?难道你要说它研究的不是这个世界,是另一个理想国?我想说”人是理性的“的人本身不是理性的!

希望283年前的牛顿能够原谅我 我没想到你的物理修养竟和经济修养一样高深 打了这么多从物理学的角度来反驳我(好多句子恕我愚钝看不明白 实在不懂量子力学和弦理论是怎么被你扯倒一起的 公理体系又是什么)惊叹崇拜之余 我不得不把自己要说的话用现代汉语翻译一下 免得你再次揪着喻体猛打一气:
比起其他学科 经济学是一门非常年轻的学问 任何学问 不管是物理 数学 它们都是由早期不断的尝试错误发展而来的 尝试错误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伪科学

至于如何验证理性人假设?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进化论也是一个假设,可以解释地层下的化石 却无法由实验验证(而寒武纪大爆发 显生宙元古宙之间的化石缺口 至今都无法得到合理解释)我也知道,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心理学同样是靠假设,可以解释精神问题,可以解释梦,却无法由实验验证。我还知道,生物学也是靠假设,生物的本能是趋利避害(和理性人有点像) 生物是有意识的 意识是变化的 趋利避害怎么能由实验验证呢? 社会学也是靠假设…
恍然大悟啊! 原来一切无法由实验验证的学科都是伪科学 这样 几乎全部的社会科学和除了物理数学外的自然科学都成了伪科学了 而限制于实验条件 理论物理大部分都还未得证实 那么物理至少该算一半的伪科学 那么 哪些是“真科学”呢?数学

(另外 你的话虽说很多我都没看明白 但至少有一句是明显错误的“从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再到弦理论等就是不断地在更小的尺度上建立“公理体系”从而完善它以达到逼近现实世界。”牛顿定律是相对论在一个特殊条件下的表达形式 它们本质上是一个东西 并没有建立的不同的公理体系)
回复 支持(6) 反对(3)
2010-08-23 16:46leoyu163 来自云南省昆明市
来自上海市杨浦区 [ gaiban ] 的原贴: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经济学,这是人类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问题,如果人类只是把以往的经济学理论用现实产生的结果加以修正或是以往的理论更具有个性化以及灵活性是不可能产生新的经济学,充其量不过是对过去理论的一种改良,其本质不可能发生任何变化,貌似新船其实不过是旧船翻新或者经过改良设计后新造的改良旧船。原因很简单:经济学原至人类对社会经济发展长期的经验积累,这种受到时代局限的经验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方法局限而决定的。在人类还没有产生一次对人类社会活动根本性的认识论的革命前,新的经济学理论将长期处于‘生殖细胞’状态,只有到了人类正确定位人类社会在大自然中的位子,真正认识自我的时候,‘生殖细胞’才有可能进入胚胎阶段。所以,目前困难的不是经济学改革本身,而是人类社会意识形态的局限性,这就好象人类在达尔文时代始终抱着‘人是上帝创造’一样,绝大多数人不相信人是类人猿的后裔。

您说的是经济学还是经济学史?
跳跃性的前进,推导重来?
纪念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候选人已经出现了吧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10-08-23 16:33 来自北京市
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
回复 支持(1) 反对(1)
2010-08-23 16:26sihanwu 来自陕西省西安市
经济学家不过是研究经济现象的学者,只要他们负责任地向大众提供了足够严谨、科学的研究结论,并不为某种利益集团代言,即使发生了金融危机甚至经济危机,也没有必要良心不安,因为他们不是上帝。因此,各路著名经济学家都是十分可爱的,包括计划论者和市场论者。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10-08-23 16:03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匿名 ] 的原贴:

经济经济就是 经世济民。不要指望市场自动来经世济民。必需通过管制,监管!如果人都是理性的,利己不损人的,那让路上的红绿灯消失吧!

道理说的不错,就是有些空泛。
具体到中国,为什么房地产越来越丧失居住的基本功能而更像黄金钻石那类奢侈品化?为什么09年初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更多的投入到“形象工程”上?致使今天民计民生较两年前更趋恶化,房产价格与人民的购买力差距更大、医药品越“限”越高、柴米油盐生活必需品越涨越起劲。。。。。
回复 支持(1) 反对(0)
2010-08-23 15:29caogen99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英国女经济学家琼.罗宾逊:“我学习经济学是为了不受经济学家们的骗。”
美国经济学家布坎南:研究经济学不会使你脱离领接济食物的穷人队伍,但是至少会使你了解你为什么会站在那个队伍中。
回复 支持(39) 反对(0)
2010-08-23 14:45caogen99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西方经济学本来就是伪科学。科学和伪科学本无什么根本性区别,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公理”之上。公理是否能被认可,是否能反映、指导现实世界是区分它们的依据。西方经济学那至高无上的假设公理是对的吗?如果它是错的,那由它推导出的结论还有啥好说的?要修正经济学,首先建立一套新的公理,他老人家文中所谓的“范式”。否则啊,永远都是伪科学,永远都是拿来忽悠大众的。。。

经济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但是它并不简单,因为社会、人文等因素根本很难量化,那么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将问题简化,提出那些假设。可是这么一简化似乎远离了实现,而且它的目标“追求利益最大化”也没有明确。别提利益怎么量化,如环境好坏要不要量化进去,人的幸福能不能量化进去等。光说这个利益是代表谁的吧?并没有明确。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经济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经济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本人意思是经济学涉及到的研究对象是人和社会,而人和社会是很复杂的,怎么能如此地简单化成几个简单的假设呢?而这些假设跟现实偏离的太远!本来就无法量化的东西一定要拉点数学来充门面,结果只是不伦不类,欺世盗名!数学化,不等于用点数字、微积分就完了。数学化要建立严密的公理化体系的!所以不要说什么去数学化,它根本没有数学化!当然,很多学文科的人是没有这样的思维的。本人意思是现在的经济学不是科学,对现实无法起到良性作用,甚至是反人民、反社会的。因此它需要大量修改,甚至颠覆性的!支持斯蒂格利茨这些人去突破,去改造。点反对的人尽可以写下意见!

来自北京市 [ 经济学人 ] 的原贴:

不知道是否接受过正统的经济学学习(至少是在美国、英国或香港接受的学习),如果没有,请不要妄加谈论“经济学”。
因为你所说的这个“经济学”,不是这个样子。引入数学的最重要原因在于是的推理和逻辑的严谨化,而经济学的数学难度非常之高,即便是数学博士和金融工程学博士都极难驾驭。
另外,讨论“经济学”是否属于科学没有意义,在西方主流的学术理论中,经济学和医学都属于独立学科,并不纯粹属于科学范畴。在国人的心目中,似乎只有科学和宗教两种分类而已。
国内的三流经济学家和不入流经济学言论充斥市场,导致如此有意义的学科变成了一种令人可笑的把戏。

不要说”有没有学过经济学“这种低级大话。没有学过近一百年间的数学就不要跟我说经济学的数学难度非常之高之类的大话。
1.请你告诉我你所谓的正统的经济学是不是有基本假设?有的话又是什么?
2.请你您告诉我正统的经济学是怎么个样子?谢谢。
回复 支持(3) 反对(3)
2010-08-23 14:34caogen99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西方经济学本来就是伪科学。科学和伪科学本无什么根本性区别,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公理”之上。公理是否能被认可,是否能反映、指导现实世界是区分它们的依据。西方经济学那至高无上的假设公理是对的吗?如果它是错的,那由它推导出的结论还有啥好说的?要修正经济学,首先建立一套新的公理,他老人家文中所谓的“范式”。否则啊,永远都是伪科学,永远都是拿来忽悠大众的。。。

经济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但是它并不简单,因为社会、人文等因素根本很难量化,那么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将问题简化,提出那些假设。可是这么一简化似乎远离了实现,而且它的目标“追求利益最大化”也没有明确。别提利益怎么量化,如环境好坏要不要量化进去,人的幸福能不能量化进去等。光说这个利益是代表谁的吧?并没有明确。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经济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经济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重庆市 [ arcticfish ] 的原贴:

按照你的逻辑:两百年前 牛顿的三大定律也是伪科学 因为它只不过是相对论的一个特例 它无法解释微观运动 当运动速度接近光速时 它就失效了 就像今天的经济学在金融危机面前遇到的挫败一样 力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 就当时的时代而言 光的性质让人捉摸不定 量子级别的运动根本无法被测量 那么在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该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物理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物理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1.牛顿不是两百年前的。
2.经济学和物理学这两者的根本区别就是他们研究的对象的区别,即人和物质的区别。我们研究物质世界,实际上是从不同尺度来考量它。从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再到弦理论等就是不断地在更小的尺度上建立“公理体系”从而完善它以达到逼近现实世界。牛顿力学在宏观世界下能反映和指导现实世界啊,并且可以通过实验来验证它,当然不是伪科学。但是经济学研究对象是资源配置,涉及到人和社会,那就不能简单的假设了。请问你怎么验证理性人假设?难道你要说它研究的不是这个世界,是另一个理想国?我想说”人是理性的“的人本身不是理性的!
回复 支持(3) 反对(1)
2010-08-23 14:19miledao 来自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来自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 miledao ] 的原贴:

说实话,在没有形成人类各个种族的共识,以及在处理人类社会和自然环境关系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所谓的经济学,不过就是国家竞争经济学,本质上是一个以以竞争为核心的经济学,而不是追创造及充分利用资源的经济学,尤其不是一个"如何充分利用资源“的经济学。
所以,如果承认全球各国竞争为核心的经济学,就不要怀疑如下行为
1)如果财富创造或资源利用率降低,就会出现“我要得多,你得到的少”。以此目的,就会出现算计、欺诈。
2)不存在超越国家政治关系的经济学。一切经济政策与国家政治,密切相关。
3)之所以能达成国家经济理论的共识,源自一个假设:各国共同可以向自然获得无限制的资源。
2)如果资源利用率(如通过自然手段提高粮食单产)不能提高,那么我们就会创造出另外的有风险的事物(如转基因作物)。人们热衷于创造新事物,不愿意节约利用资源。我想可能是资源利用率的成果是自然赋予的,是无法实现私有化(类似知识产权保护方式),无法实现激励。我们人类,时刻在冒着新事物带给我们的风险,总有一天某一两个新事物会让我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经济,有节省之意,可是我们绝大多数经济学和政府政策,哪里会采取节省的措施,哪里会在竞争性经济、创造性经济、和资源利用性经济上的选择中,选择最后1个方式呢?
我们除了关注竞争性经济,创造性经济,为何不去关注以提高资源转化率的节约型经济学?我们真的可以无限从别人掠夺,和无限创造么?

同意tender78 来自陕西省西安市的观点:
导致经济学现在面临巨大社会压力的,不是经济学固步自封,而是政客对经济学理论的选择性使用。
其实,这正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公认的"世界经济学”所导致的,我们过去和当今实际上是以国家背景的经济学。打一个比方,企业的经济学和国家的经济学就不是一会事情,那么世界经济学能够简单引用国家经济学么?
回复 支持(1) 反对(0)
2010-08-23 13:42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经济经济就是 经世济民。不要指望市场自动来经世济民。必需通过管制,监管!如果人都是理性的,利己不损人的,那让路上的红绿灯消失吧!
回复 支持(3) 反对(5)
2010-08-23 13:36tender78 来自陕西省西安市
我曾经长期阅读经济学论文,因此可以负责任的说,导致经济学现在面临巨大社会压力的,不是经济学固步自封,而是政客对经济学理论的选择性使用。斯蒂格利茨本人发现的信息不对称理论、sds效用函数等都已经成为当代经济学的经典范式,怎么能片面的说“主流”经济学理论还没有看到信息的作用呢?斯蒂格利茨本人在政策领域就不得志,他对此应该是有切身体会的,或许“主流”两个字仅仅限定在政客使用的理论,或许是翻译者中国化的翻译方式导致。
另外,经济学家并非没有预见到危机,实际上这种危机警告早在10年前就频频发出了,只是由于缺乏足够有力的数据证明这种警告足以否定现实中的繁荣才不为人所关注。类似的是97东亚危机,在危机前同样有几个经济学家发出警告,可是有几个人能够接受欣欣向荣的东亚会突然落入危机呢?这好比经济学家已经持续20年预测中国崩溃,可是现在有几个中国人真的相信中国面临崩溃的危机呢?
很多时候人们接受的不是真理,而是自己愿意接受的。然而在面临损失的时候,人们又大骂他人没有及时叫醒自己,这不是很荒唐吗?
回复 支持(103) 反对(9)
2010-08-23 13:13经济学人 来自北京市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西方经济学本来就是伪科学。科学和伪科学本无什么根本性区别,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公理”之上。公理是否能被认可,是否能反映、指导现实世界是区分它们的依据。西方经济学那至高无上的假设公理是对的吗?如果它是错的,那由它推导出的结论还有啥好说的?要修正经济学,首先建立一套新的公理,他老人家文中所谓的“范式”。否则啊,永远都是伪科学,永远都是拿来忽悠大众的。。。

经济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但是它并不简单,因为社会、人文等因素根本很难量化,那么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将问题简化,提出那些假设。可是这么一简化似乎远离了实现,而且它的目标“追求利益最大化”也没有明确。别提利益怎么量化,如环境好坏要不要量化进去,人的幸福能不能量化进去等。光说这个利益是代表谁的吧?并没有明确。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经济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经济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本人意思是经济学涉及到的研究对象是人和社会,而人和社会是很复杂的,怎么能如此地简单化成几个简单的假设呢?而这些假设跟现实偏离的太远!本来就无法量化的东西一定要拉点数学来充门面,结果只是不伦不类,欺世盗名!数学化,不等于用点数字、微积分就完了。数学化要建立严密的公理化体系的!所以不要说什么去数学化,它根本没有数学化!当然,很多学文科的人是没有这样的思维的。本人意思是现在的经济学不是科学,对现实无法起到良性作用,甚至是反人民、反社会的。因此它需要大量修改,甚至颠覆性的!支持斯蒂格利茨这些人去突破,去改造。点反对的人尽可以写下意见!

不知道是否接受过正统的经济学学习(至少是在美国、英国或香港接受的学习),如果没有,请不要妄加谈论“经济学”。
因为你所说的这个“经济学”,不是这个样子。引入数学的最重要原因在于是的推理和逻辑的严谨化,而经济学的数学难度非常之高,即便是数学博士和金融工程学博士都极难驾驭。
另外,讨论“经济学”是否属于科学没有意义,在西方主流的学术理论中,经济学和医学都属于独立学科,并不纯粹属于科学范畴。在国人的心目中,似乎只有科学和宗教两种分类而已。
国内的三流经济学家和不入流经济学言论充斥市场,导致如此有意义的学科变成了一种令人可笑的把戏。
回复 支持(10) 反对(2)
2010-08-23 12:49johnnyyu 来自香港
斯蒂格里茨的这篇文章吹响经济学革命的号角。特别是,他明确地否定了经济学的哲学基础——斯密的“看不见的手”的理论,这在重量级经济学家中还是头一次。他还明确拒绝了改良,集合了一批志同道合的经济学家,企图重起炉灶,建立新的经济学框架。这些必将在经济学界和经济界——以至政治界——引起巨大震动。

经济学的许多基础假设,诸如“理性人”、“最大化”、竞争——市场——价格的基本作用及有效性等等,都是从斯密悖论衍生出来的,并以斯密悖论为核心,构成一组类似几何学中不证自明的公理那样的经济学“公理”。经济学家只需要像中世纪的教士引用圣经或文革中的红卫兵引用毛语录那样,引用这些“公理”去演绎和解释就行了,而不必费力去想这些“公理”本身是否正确。正因为如此,斯蒂格里茨革命不但会抽掉主流经济学的支柱,而且会对上百万经济学家的社会地位造成危胁,必将受到激烈反抗。

其实,对斯密悖论的置疑最早来自斯密自己,他的《道德情操论》指出了经济中的人性和不确定性。经济学后来的全部发展都是沿着斯密的两条路进行,一条是斯密悖论的演绎和精确化,它构成了主流经济学中放任自由派和数理派,而对斯密悖论的置疑,不但展现了广大的经济学空间,例如新老制度经济学,而且深入到主流经济学中,特别是“凯恩斯革命”、信息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

从纯学术的角度看,斯蒂格里茨完全否定斯密悖论肯定是站不住脚的。斯密悖论并没有错,而是不完整,当我们把斯密悖论模型化后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因此,经济学创新注定是改良的而不是革命的。

但从促进变化,打破陈陈相因,震动一坛死水的角度看,斯蒂格里茨革命有着不可估量的历史意义。
回复 支持(11) 反对(1)
2010-08-23 12:32murphy888 来自湖北省武汉市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西方经济学本来就是伪科学。科学和伪科学本无什么根本性区别,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公理”之上。公理是否能被认可,是否能反映、指导现实世界是区分它们的依据。西方经济学那至高无上的假设公理是对的吗?如果它是错的,那由它推导出的结论还有啥好说的?要修正经济学,首先建立一套新的公理,他老人家文中所谓的“范式”。否则啊,永远都是伪科学,永远都是拿来忽悠大众的。。。

经济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但是它并不简单,因为社会、人文等因素根本很难量化,那么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将问题简化,提出那些假设。可是这么一简化似乎远离了实现,而且它的目标“追求利益最大化”也没有明确。别提利益怎么量化,如环境好坏要不要量化进去,人的幸福能不能量化进去等。光说这个利益是代表谁的吧?并没有明确。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经济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经济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数学化经济学,得出的结论应该也必然会是这种:

预计明年出现危机的可能为百分之XXX,明年发生通胀的可能性为百分之XX。

对于一个极度复杂的系统,计算的结果不会是一个定值。
回复 支持(2) 反对(1)
2010-08-23 12:04arcticfish 来自重庆市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 caogen99 ] 的原贴:

西方经济学本来就是伪科学。科学和伪科学本无什么根本性区别,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公理”之上。公理是否能被认可,是否能反映、指导现实世界是区分它们的依据。西方经济学那至高无上的假设公理是对的吗?如果它是错的,那由它推导出的结论还有啥好说的?要修正经济学,首先建立一套新的公理,他老人家文中所谓的“范式”。否则啊,永远都是伪科学,永远都是拿来忽悠大众的。。。

经济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但是它并不简单,因为社会、人文等因素根本很难量化,那么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将问题简化,提出那些假设。可是这么一简化似乎远离了实现,而且它的目标“追求利益最大化”也没有明确。别提利益怎么量化,如环境好坏要不要量化进去,人的幸福能不能量化进去等。光说这个利益是代表谁的吧?并没有明确。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经济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经济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按照你的逻辑:两百年前 牛顿的三大定律也是伪科学 因为它只不过是相对论的一个特例 它无法解释微观运动 当运动速度接近光速时 它就失效了 就像今天的经济学在金融危机面前遇到的挫败一样 力学应该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很小的科目 就当时的时代而言 光的性质让人捉摸不定 量子级别的运动根本无法被测量 那么在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该如何来建立相应的数学模型呢?因此不同立场的人理解的物理学是不同的,或者说物理学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回复 支持(1) 反对(3)
2010-08-23 11:45gaiban 来自上海市杨浦区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经济学,这是人类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问题,如果人类只是把以往的经济学理论用现实产生的结果加以修正或是以往的理论更具有个性化以及灵活性是不可能产生新的经济学,充其量不过是对过去理论的一种改良,其本质不可能发生任何变化,貌似新船其实不过是旧船翻新或者经过改良设计后新造的改良旧船。原因很简单:经济学原至人类对社会经济发展长期的经验积累,这种受到时代局限的经验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方法局限而决定的。在人类还没有产生一次对人类社会活动根本性的认识论的革命前,新的经济学理论将长期处于‘生殖细胞’状态,只有到了人类正确定位人类社会在大自然中的位子,真正认识自我的时候,‘生殖细胞’才有可能进入胚胎阶段。所以,目前困难的不是经济学改革本身,而是人类社会意识形态的局限性,这就好象人类在达尔文时代始终抱着‘人是上帝创造’一样,绝大多数人不相信人是类人猿的后裔。
回复 支持(0) 反对(0)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