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能否为世界树立榜样?

背景
评论总数: [ 54 条 ]

文章摘要: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如何解释中国的经济发展曲线?未来中国能维持增长、走向福利社会吗?中国模式可以给匈牙利提供范例吗?对最后一个问题,民主宪政的坚定信仰者,比如我,会确定无疑地回答“不”。 阅读原文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FT中文网观点

  • zwqcn2002 来自
    06-22 15:33
    每个人都是有立场的,基本没有人会站在完全公正的立场上说话。 如果你问默多克,他一定会支持民主,因为默多克有足够的财富让他在一个法律社会有足够多,足够强大的律师团保证他的财富安全。可是如果你问一个美国的无家可归者(据我观察,美国的无家可归者要远远多于中国),他会问你:民主是什么?谁能保证我每天不挨饿?那么,经济学家会问:哪个制度更有利于社会的进步? 我的看法是:进步的标准是什么?进步的标准是我们有更多的人工智能,生产出更强大的武器,还是让这个世界更安全?默多克能活到200岁真的很重要吗?还是让多数人都能平安地活到60岁更重要?
  • yuehuizhou 来自加拿大
    2014-12-30 13:19
    中国当然可以为世界树立榜样,就是不掠夺也可以发展经济。到目前为止除中国以外的所有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都或多或少与侵略和掠夺有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开创了世界新纪元。当然这是无法得到西方认可的。
  • xieqingdong 来自北美地区
    2014-12-26 16:54
    自从超级大国美国失陷于绿教的泥潭动弹不得,西方世界就丧失了以往征服世界的咄咄逼人的气势,但以前那种世界主人的心态还是高高在上,怪不得这么多年没有实现中东和平,反倒让中东变成全世界的恐怖巢穴。老欧洲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只是反复弹不能实现的民主自由调子,说不定哪天就让野蛮征服了文明,想哭都哭不出来
  • binzhang2006 来自新加坡
    2014-12-26 13:22
    来自新疆 [ xiaomafu ] 的原贴:

    经济学家先把你们自己国家的问题解决了,再出来唧唧歪歪

    没有教养!
  • binzhang2006 来自新加坡
    2014-12-26 13:22
    来自以色列 [ jerusalem2011 ] 的原贴:

    如果所谓民主宪政可以当饭吃的话,祝你们好运。

    民主宪政是你的长期饭票, 如果你不属于体制内的.
  • zhousiyi1984 来自加拿大
    2014-12-25 10:09
    很少看到这么中肯的文章。
    这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所有单一僵化的思想,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都是很难有出路的。
    作者很客观很全面地分析了问题!
  • jerusalem2011 来自以色列
    2014-12-24 05:57
    来自以色列 [ jerusalem2011 ] 的原贴:

    如果所谓民主宪政可以当饭吃的话,祝你们好运。

    来自四川省绵阳市 [ 疲惫的人民 ] 的原贴:

    你对民主宪政理解有误,现在是吃不饱饭的问题吗? 现在是权力如何得到监督的问题

    “当饭吃”就是单纯指吃饭吗?
  • 疲惫的人民 来自四川省绵阳市
    2014-12-23 08:23
    来自河南省郑州市 [ yac8359 ] 的原贴:

    1989年的事件已经远离了中国,目前中国政府更多的是向贪腐的官员动刀子,对国民的强权政治正在弱化。来中国看看吧。

    反腐在加大,强权也没减弱
  • 疲惫的人民 来自四川省绵阳市
    2014-12-23 08:20
    来自瑞典 [ pefekt ] 的原贴:

    我虽然对于本文作者将毛泽东时代简单描述为“中国历史上的一段恐怖时期,其间压迫极其残酷”非常不认可 - 过于简单粗暴了,但至少作者对于“匈牙利能否追随中国模式”这个问题给出了简单明了且正确的答案“不能”。是的,任何国家或地区都不能简单地追随或复制别国的方法,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 - 绝大多数人民的根本诉求来决定自己国家的执政方法和经济策略。

    中国能否为世界树立榜样?结论是显而易见的“是的” - 但这个榜样绝不是简单地被理解为“专制/独裁→快速增长” - 而应该是中国人采取的“务实的治国理念”。这得益于中国古老的唯物和辩证的哲学理念。比如2500年前管子所提出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中国共产党正是抓住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这个最主要的矛盾,采取高效决策、集中力量办大事来发展经济,经济发展了才有能力解决其他问题,包括那些高速发展的副产品诸如污染、腐败等,然后再逐步建立更高形式的民主政体。

    民主政体有多种形式,宪政民主仅是其一,它可能很适合西方发达的国家,这里的人们已经不愁吃、不愁穿许多年了,才会将充分表达言论自由和充分参与政治决策当做主要或者重要的诉求 - 而宪政体制只是保证这种诉求得以实现的方法而已。这种体制可以兼顾平衡大多数人的诉求,但必然导致决策缓慢而低效。它适合那些欠发达经济体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还是要根据具体国家的国情来确定政治制度。

    希望发达国家的政治家们、经济学家们好好研究学习中国的务实的治国理念,不要再一味地将宪政民主当作一剂包治百病的药方推销给其它的欠发达国家了。

    说白了就是实用主义,不需要在那装点门面,故作高深
  • 疲惫的人民 来自四川省绵阳市
    2014-12-23 08:19
    来自瑞典 [ pefekt ] 的原贴:

    我虽然对于本文作者将毛泽东时代简单描述为“中国历史上的一段恐怖时期,其间压迫极其残酷”非常不认可 - 过于简单粗暴了,但至少作者对于“匈牙利能否追随中国模式”这个问题给出了简单明了且正确的答案“不能”。是的,任何国家或地区都不能简单地追随或复制别国的方法,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 - 绝大多数人民的根本诉求来决定自己国家的执政方法和经济策略。

    中国能否为世界树立榜样?结论是显而易见的“是的” - 但这个榜样绝不是简单地被理解为“专制/独裁→快速增长” - 而应该是中国人采取的“务实的治国理念”。这得益于中国古老的唯物和辩证的哲学理念。比如2500年前管子所提出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中国共产党正是抓住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这个最主要的矛盾,采取高效决策、集中力量办大事来发展经济,经济发展了才有能力解决其他问题,包括那些高速发展的副产品诸如污染、腐败等,然后再逐步建立更高形式的民主政体。

    民主政体有多种形式,宪政民主仅是其一,它可能很适合西方发达的国家,这里的人们已经不愁吃、不愁穿许多年了,才会将充分表达言论自由和充分参与政治决策当做主要或者重要的诉求 - 而宪政体制只是保证这种诉求得以实现的方法而已。这种体制可以兼顾平衡大多数人的诉求,但必然导致决策缓慢而低效。它适合那些欠发达经济体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还是要根据具体国家的国情来确定政治制度。

    希望发达国家的政治家们、经济学家们好好研究学习中国的务实的治国理念,不要再一味地将宪政民主当作一剂包治百病的药方推销给其它的欠发达国家了。

    党校的教师?
  • 疲惫的人民 来自四川省绵阳市
    2014-12-23 08:19
    来自以色列 [ jerusalem2011 ] 的原贴:

    如果所谓民主宪政可以当饭吃的话,祝你们好运。

    你对民主宪政理解有误,现在是吃不饱饭的问题吗? 现在是权力如何得到监督的问题
  • kotao_78 来自北美地区
    2014-12-22 15:33
    沙发。
    翻过墙来坐了个沙发, 我容易吗
  • 陈木 来自上海市
    2014-12-22 12:39
    只有唠唠叨叨的和想当然的结论,没有让人信服的论据。连这样的文章都写不好,难怪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要出头露面靠说这样的东西混饭吃。
  • jerusalem2011 来自以色列
    2014-12-22 08:29
    如果所谓民主宪政可以当饭吃的话,祝你们好运。
  • cxwang 来自澳大利亚
    2014-12-22 06:43
    这是一篇非常值得一读和推荐的好文章。对于中国发展的过程与未来进行了深刻而令人信服的分析。我们需要这样的分析。
  • 361349 来自广东省广州市
    2014-12-22 01:40
    一笔糊涂账
  • 长袖乱舞 来自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
    2014-12-21 23:37
    就开了个头,完全不过瘾啊
  • pefekt 来自瑞典
    2014-12-21 21:52
    我虽然对于本文作者将毛泽东时代简单描述为“中国历史上的一段恐怖时期,其间压迫极其残酷”非常不认可 - 过于简单粗暴了,但至少作者对于“匈牙利能否追随中国模式”这个问题给出了简单明了且正确的答案“不能”。是的,任何国家或地区都不能简单地追随或复制别国的方法,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 - 绝大多数人民的根本诉求来决定自己国家的执政方法和经济策略。

    中国能否为世界树立榜样?结论是显而易见的“是的” - 但这个榜样绝不是简单地被理解为“专制/独裁→快速增长” - 而应该是中国人采取的“务实的治国理念”。这得益于中国古老的唯物和辩证的哲学理念。比如2500年前管子所提出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中国共产党正是抓住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这个最主要的矛盾,采取高效决策、集中力量办大事来发展经济,经济发展了才有能力解决其他问题,包括那些高速发展的副产品诸如污染、腐败等,然后再逐步建立更高形式的民主政体。

    民主政体有多种形式,宪政民主仅是其一,它可能很适合西方发达的国家,这里的人们已经不愁吃、不愁穿许多年了,才会将充分表达言论自由和充分参与政治决策当做主要或者重要的诉求 - 而宪政体制只是保证这种诉求得以实现的方法而已。这种体制可以兼顾平衡大多数人的诉求,但必然导致决策缓慢而低效。它适合那些欠发达经济体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还是要根据具体国家的国情来确定政治制度。

    希望发达国家的政治家们、经济学家们好好研究学习中国的务实的治国理念,不要再一味地将宪政民主当作一剂包治百病的药方推销给其它的欠发达国家了。
  • zihuatanejo666 来自辽宁省沈阳市
    2014-12-21 21:11
    作为您所说的被压迫的一员我也会对政府对社会有很多不满,但这并不能作为认定我们的政府是一个坏政府的理由。事实上作为一个稍有理性的中国人我觉得我的生活是逐渐提高的,尽管它离西方还有很大的差距。中国没有中共会变好吗?我持怀疑的态度。中国和匈牙利不同,中国是大国,大国的发展一定会引起其他大国的不安和遏制,这和政治体制无关。前苏联和俄罗斯的遭遇已经揭示了背后的某些东西。这一点印度可能也是深有感触,所以印度并不会完全倒向某一方。一百年前西方人跑到中国抢劫我们奴役我们,不是西方人的错,是我们实在是太弱活该倒霉,现在我们稍稍有了一点可以和强盗博弈的资本,难道我们还要自费武功,从回百年前的悲惨情状吗?民主是好东西,我非常渴望,但民主是有条件的,如果我的祖上有幸参与了几百年前开始的全球大抢劫,现在家底丰厚,要是还不给我民主,我也要上街游行,大搞颜色革命。一个小国的知识分子对一个他并不了解的大国用权威的口吻说三道四,至少说明他没有一个严谨的治学态度。
  • leyiuyuan 来自山东省
    2014-12-21 18:06
    堆砌数字,毫无意义
  • zhywalkerwalker 来自美国
    2014-12-21 17:41
    读完了,槽点颇多,说几句我的看法

    作者是研究社会主义经济的大牛,并且在国内外都有名声,专注批判东欧传统社会主义多年,但自从90年代以后传统社会主义彻底破产后就觉得他越来越拿不出有价值的新东西了,并且作者专注于前苏联国家经济的研究,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来他对其他地区经济的了解还是有限。

    首先,我并不赞同独裁→经济增长这个公式,但从逻辑上讲民主→经济增长这个公式也同样不成立。世界的运行规律是公平的,不是简单的披一层政治外衣就能提高国民福祉。法制,安全,基础设施(极为重要),国民教育水平,这些都不是民主赐予的,但民主必然是这些因素带来的繁荣所培育的花朵。花香醉人,所以朴实的泥土,水,空气和阳光,很多花以外的因素总是被很多人有意无意的忽视了。

    FT以前报道过乌干达领导人对中国在非洲投资的看法,我觉得很有启发性。(文章名为《进击的中国资本》),我引用一段原文:

    “上个月我采访了乌干达总统。他告诉我,乌干达正在争取100亿美元的中国投资。如果他们能得到这笔投资,这些资金足够建起乌干达目前所需的绝大部分基础设施,包括电厂、公路和一条跨国铁路。”
    “总统说,中国把事情干成的能力,超过世界银行。当然,中国在非洲的一些投资的确出现了问题,但在那里,中国仍然比国际金融机构要受欢迎得多。.....乌干达总统对我说,每当他跟世界银行的代表谈话,总是感觉很尴尬,因为这些人总是要求乌干达调整经济结构。他们根本不了解实情。如果连电都发不起,还谈什么经济结构改革?但中国人就不一样,他们懂得我们的实际情况。”
    “再比如,乌干达法律禁止同性恋,同性恋会被关进监狱。西方国家对此纷纷表示批评。总统说,西方不能把他们那套中产阶级价值观强加于一个还没有进入工业时代的社会,你怎么能让农民接受西方中产阶级的价值观呢?但中国人过来就不会和我们探讨这些,他们很务实。”

    是啊,连电都发不起,谈什么改革?

    再一点,对此文某些部分有疑问。比如第8点,“中国对工资实行严格控制,进而牢牢控制着家庭消费”这个观点到底是基于什么得出的?如果这一点成立,前面7点都将不复存在,因为一个可以对工资水平实行直接控制的体制根本不可能允许市场经济的存在;而如果前面的1到7点成立,那么劳务供求双方大致上还是市场定价的(说大致是因为客观上供方缺少足够的保护,导致劳务买方的压榨),控制根本无法实现,就算是通过政策或者税收调节工资水平,政府也只能作为劳务市场里的一个参与者而不是主宰者来发挥作用。当然也许这里的“控制”是我没有看到原文,理解片面。

    更严重的,使我真正想吐槽此文的,是作者一直以来的,完全背离了经济学应该秉承的科学精神,看看作者这句话:
    “因为在我的价值集合里,民主是决不能舍弃的,即使结果是要加速经济增长”
    你都给科学视角加上了这么主观的大前提,还如何讨论呢?经济学作为一门社会科学,带有主观批判性是正常的,可很多带有主观批判的经济学研究是由论据引向立场,而此作者这样的预设立场导出结论,又缺少有力论证来支撑,难以服人,只是自己的偏见表达而已。

    要说最大的痛点,在于讨论样本的选择上。文章开头承接了匈国总理口中的新加坡、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土耳其这个五个国家的样本池,然后重点选择了中国来讨论。可是看后文作者自己对匈牙利的总结是资源匮乏,回旋余地小的小国,并以此作为论据之一否定了借鉴中国路径的可能性。

    可新加坡,韩国,台湾和香港这亚洲四小龙为何被无视了?这四个国家和地区都是在非民主时代取得经济腾飞的,并且不管民主与否,目前都建立了相对高效的现代法制社会。除了海运优势外他们并不比匈牙利多出什么其他优势(其实对紧靠一群发达国家的匈牙利来说条件也不差),而且都是小地区或国家,这对现在的匈牙利岂不是更有借鉴意义?

    辩证看待,拿破仑虽然是民主的最大破坏者(其实结束了大革命后法国一片混乱的政局),却也是法制的最好缔造者(摧毁传统王权,拿破仑法典成为大陆法系一大支柱和源流)。在一个预设立场里越陷越深,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的观点也就不断贬值了。

    通篇看下来作者好像并不关心本国发展路径的问题,似乎他写这篇文章的最大目的只是反驳匈牙利总理开头的那段话而已,科学与否倒在其次。在我看来,他虽不乏一些正确看法,还是写了一篇偏见之作,一篇B格甚高的大字报。
  • 闲翁 来自河北省邢台市
    2014-12-21 16:39
    民主如能当饭吃,我一定要民主!
  • jeffzb 来自江苏省苏州市
    2014-12-21 00:24
    他说的什么,一个快90岁的人的想法真是奇怪,没看懂。
  • yac8359 来自河南省郑州市
    2014-12-20 20:22
    1989年的事件已经远离了中国,目前中国政府更多的是向贪腐的官员动刀子,对国民的强权政治正在弱化。来中国看看吧。
  • chiwi 来自北京市
    2014-12-20 20:16
    科尔奈教授若留意中国近期新闻,会发现中国在投资还是消费的选择中有了一个“明智”的选择,即鼓励大量创业,实现民间投资和消费双增,望借此找到中国经济发展的另一可能增长点
  • todwny 来自河北省承德市
    2014-12-20 13:12
    中国庞大的人口总量,决定了,即便人均达到1万美元,也很难实现西方福利社会所实行的普遍福利。比如,更普遍、更低廉的医疗,将会极大影响GDP总量。更大比例由国家负担的养老,甚至会拖垮这个政府。
  • fengbsas20102 来自美国
    2014-12-20 13:08
    慈禧太后之前,中国是世界的榜样。中国是欧洲向往和航海探险的目的地。
    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中国连中国人自己都看不起,更不被世人視为榜样。日本人称中国是“东亚病夫”。中国仁人志士称中国为一盘散沙。
    毛泽东把中国分成两岸三地,邓小平实行一国两制,实現了东亚和平发展局面,用30年时间把中国发展成世界消费第一的经济实体和外汇储备第一的金融产业。
    这不是世界榜样,因为重复了专制。
    中国模式是秦始皇的政治效应,也是地区的联合模式。中国的“一国两制”实現了世界欧美亚三洲的三“国”鼎立。宣告民主法治的全球化活力。
    由于中国反对民主政治和多党竟选,成为一个“政左经右”的怪物。全世界争着与中国论经不论政。
    中国不能为世界树立榜样!只是成为了世界的一个新而大的贸易区。中国也不想去争榜样名声,所以,中国发展“一帯一路”重啇主义发财大吉。
    世界有不有榜样?有。那就是联合国。
    在联合国里没有爱国主义和民粹主义。更没有一党一国一人独裁专政和称王称霸的事情。中国作为常务理事国比美国还要民主政治。
    吊诡的是,在国內,中国却反对民主政治到顽固不化的地步。
    在这一科学理性政治上,中国不能为世界树立榜样。它还沉溺在中古时代的宗教政治的迷境之中沾沾自喜,如痴如醉,炫耀昔日的辉煌。
    当秦始皇炫耀咸阳的繁华时,刘邦项羽已立志取而代之了。当奥巴马炫耀美元的法力无边时,卢布和人民币正悄悄联盟反抗…当习近平炫耀中国经济世界第一时,反对派已经蠢蠢欲动了!
    马克思认为,社会历史是一部阶级斗争史,国家终将消灭。用今天的语境解释,社会历史是一部政党斗争史。中国一党专政是国家发展的遗迹,不能为世界树立榜样。
    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一书中认为,美国创立的民主法治才是世界的榜样。中国改革开放终将走入历史的终结。一切反对民主的杂音,终将与爱国主义一同被抛进历史的垃圾桶。
    全世界人民联合起來,为实現民主法治而奋斗!
  • cqqinling 来自四川省内江市
    2014-12-20 12:39
    說得比較客觀
  • 露希李 来自北京市
    2014-12-20 12:20
    表3底下第一段落最后一句话,“...没有回复到毛泽东时代的疯狂暴行。”,应该是“恢复”。
  • 霸天虎x 来自老挝
    2014-12-20 10:32
    “关于如何寻找那些最能让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具备国际竞争力的社区组织方法和国家类型,是一场竞赛。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天探讨的热门话题,是解读那些非西方的、非自由的、非自由民主的、甚至可能是不民主的,但却能令国家成功发展的制度。根据当前的国际分析,这类表现出色的星级国家有,新加坡、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土耳其。”.我觉得中国现在很自由啊。中国人的体会。外国人可能觉得自由就是天天反国家。像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在美国和英国的带领下非常自由。可是我们中国大部分人不想要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乌克兰。那样的自由。希望美国黑人全部起来反抗美国政府的压迫。个人看法
  • ji155575467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2014-12-20 07:13
    一派胡言,这也叫专家
  • wocaonimalegebi 来自美国
    2014-12-20 02:40
    我的评论呢?言论自由为啥还审查?还不如中国大陆的媒体!
  • cwj2001sz 来自加拿大
    2014-12-20 00:49
    看老外评中国,简直是看笑话
  • xiaomafu 来自新疆
    2014-12-20 00:11
    经济学家先把你们自己国家的问题解决了,再出来唧唧歪歪
  • ye2458 来自山东省烟台市
    2014-12-19 23:04
    扯淡,作者认为日本模式和韩国模式可以借鉴吗
  • at000m 来自日本
    2014-12-19 22:25
    增长简单的来说只取决于两点,正确的刺激和及时的消弭阻碍,这虽是废话,但至少比连篇累牍的废话更能揭示本质
    我不否认分析经济数据能揭示一些东西,但经济数据往往只能显示决策的结果而不是决策的过程
    中国政府为什么能引导本国经济实现这种增长?其背后的指导思想和行为逻辑是什么?我想这才是其他国家值得借鉴的地方,而本文在这个问题上基本没说
    还有一点,我知道民主是政治正确(无论在西方还是中国都是),但西方却存在一种普遍性的对民主作用的神化,而且,很遗憾,这种神化已经渗透进了学术界,这一点从本文作者在分析经济问题的时候对民主的在意程度就能证明
    我建议学者们在研究经济问题的时候将经济增长与民主分开,民主很好,但那是政治学的东西而不是经济学的,人们获取财富不是为了民主而只是为了获取财富本身,这就是人的基本权利和人的基本属性,无需附加别的东西。
  • isis3000 来自法国
    2014-12-19 19:58
    这标题看着舒服,我们就希望有一天中国真正挑起第一人口及经济大国的责任,不该光考虑本国利益和权力,更不要太自私,该说的话就说,主持和平,正义,提倡文明和思想进步,援助没有能力的弱者,那时作为华人我们会真正感到无比自豪!
  • jmjohnson 来自中国
    2014-12-19 18:52
    本人的一点愚见,我觉得作为一个令人尊敬的经济学家,说出带有偏见的并且带走政治色彩观点,本身就是对自己职业的不尊重。还有,不当政,永远不知道执政者的困难,尤其是在当时的中国!作为一名学者,本来就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结合历史现实并客观的看待问题。历史当然不容否认,但是有些事是不是完全真的,在当时那个整个西方都带着有色眼镜看中国尤其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的年代,恐怕让人有些怀疑吧,你有自由有权利发表任何见解,但是作为一个经济学家,一名资深学者,一个身上有光环的长者,这么说是不是有失偏颇?
  • kerease 来自日本
    2014-12-19 17:02
    你说小C成绩好,但是方法你学不了也不屑学,我问你怎么才能考高分,然后你说不知道
  • 1149657785 来自安徽省
    2014-12-19 15:20
    是不是你老糊涂了你既然已经“懒的说”还搞的一大堆东西在上面干嘛。为什么经济学家就是不能算到“金融危机”
  •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针对此文的热门评论(按支持数减去反对数计算)
    2014-12-21 17:41:50
    zhywalkerwalker 来自美国
    读完了,槽点颇多,说几句我的看法

    作者是研究社会主义经济的大牛,并且在国内外都有名声,专注批判东欧传统社会主义多年,但自从90年代以后传统社会主义彻底破产后就觉得他越来越拿不出有价值的新东西了,并且作者专注于前苏联国家经济的研究,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来他对其他地区经济的了解还是有限。

    首先,我并不赞同独裁→经济增长这个公式,但从逻辑上讲民主→经济增长这个公式也同样不成立。世界的运行规律是公平的,不是简单的披一层政治外衣就能提高国民福祉。法制,安全,基础设施(极为重要),国民教育水平,这些都不是民主赐予的,但民主必然是这些因素带来的繁荣所培育的花朵。花香醉人,所以朴实的泥土,水,空气和阳光,很多花以外的因素总是被很多人有意无意的忽视了。

    FT以前报道过乌干达领导人对中国在非洲投资的看法,我觉得很有启发性。(文章名为《进击的中国资本》),我引用一段原文:

    “上个月我采访了乌干达总统。他告诉我,乌干达正在争取100亿美元的中国投资。如果他们能得到这笔投资,这些资金足够建起乌干达目前所需的绝大部分基础设施,包括电厂、公路和一条跨国铁路。”
    “总统说,中国把事情干成的能力,超过世界银行。当然,中国在非洲的一些投资的确出现了问题,但在那里,中国仍然比国际金融机构要受欢迎得多。.....乌干达总统对我说,每当他跟世界银行的代表谈话,总是感觉很尴尬,因为这些人总是要求乌干达调整经济结构。他们根本不了解实情。如果连电都发不起,还谈什么经济结构改革?但中国人就不一样,他们懂得我们的实际情况。”
    “再比如,乌干达法律禁止同性恋,同性恋会被关进监狱。西方国家对此纷纷表示批评。总统说,西方不能把他们那套中产阶级价值观强加于一个还没有进入工业时代的社会,你怎么能让农民接受西方中产阶级的价值观呢?但中国人过来就不会和我们探讨这些,他们很务实。”

    是啊,连电都发不起,谈什么改革?

    再一点,对此文某些部分有疑问。比如第8点,“中国对工资实行严格控制,进而牢牢控制着家庭消费”这个观点到底是基于什么得出的?如果这一点成立,前面7点都将不复存在,因为一个可以对工资水平实行直接控制的体制根本不可能允许市场经济的存在;而如果前面的1到7点成立,那么劳务供求双方大致上还是市场定价的(说大致是因为客观上供方缺少足够的保护,导致劳务买方的压榨),控制根本无法实现,就算是通过政策或者税收调节工资水平,政府也只能作为劳务市场里的一个参与者而不是主宰者来发挥作用。当然也许这里的“控制”是我没有看到原文,理解片面。

    更严重的,使我真正想吐槽此文的,是作者一直以来的,完全背离了经济学应该秉承的科学精神,看看作者这句话:
    “因为在我的价值集合里,民主是决不能舍弃的,即使结果是要加速经济增长”
    你都给科学视角加上了这么主观的大前提,还如何讨论呢?经济学作为一门社会科学,带有主观批判性是正常的,可很多带有主观批判的经济学研究是由论据引向立场,而此作者这样的预设立场导出结论,又缺少有力论证来支撑,难以服人,只是自己的偏见表达而已。

    要说最大的痛点,在于讨论样本的选择上。文章开头承接了匈国总理口中的新加坡、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土耳其这个五个国家的样本池,然后重点选择了中国来讨论。可是看后文作者自己对匈牙利的总结是资源匮乏,回旋余地小的小国,并以此作为论据之一否定了借鉴中国路径的可能性。

    可新加坡,韩国,台湾和香港这亚洲四小龙为何被无视了?这四个国家和地区都是在非民主时代取得经济腾飞的,并且不管民主与否,目前都建立了相对高效的现代法制社会。除了海运优势外他们并不比匈牙利多出什么其他优势(其实对紧靠一群发达国家的匈牙利来说条件也不差),而且都是小地区或国家,这对现在的匈牙利岂不是更有借鉴意义?

    辩证看待,拿破仑虽然是民主的最大破坏者(其实结束了大革命后法国一片混乱的政局),却也是法制的最好缔造者(摧毁传统王权,拿破仑法典成为大陆法系一大支柱和源流)。在一个预设立场里越陷越深,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的观点也就不断贬值了。

    通篇看下来作者好像并不关心本国发展路径的问题,似乎他写这篇文章的最大目的只是反驳匈牙利总理开头的那段话而已,科学与否倒在其次。在我看来,他虽不乏一些正确看法,还是写了一篇偏见之作,一篇B格甚高的大字报。
    回复 支持(33) 反对(2)
    2014-12-21 21:11:14
    zihuatanejo666 来自辽宁省沈阳市
    作为您所说的被压迫的一员我也会对政府对社会有很多不满,但这并不能作为认定我们的政府是一个坏政府的理由。事实上作为一个稍有理性的中国人我觉得我的生活是逐渐提高的,尽管它离西方还有很大的差距。中国没有中共会变好吗?我持怀疑的态度。中国和匈牙利不同,中国是大国,大国的发展一定会引起其他大国的不安和遏制,这和政治体制无关。前苏联和俄罗斯的遭遇已经揭示了背后的某些东西。这一点印度可能也是深有感触,所以印度并不会完全倒向某一方。一百年前西方人跑到中国抢劫我们奴役我们,不是西方人的错,是我们实在是太弱活该倒霉,现在我们稍稍有了一点可以和强盗博弈的资本,难道我们还要自费武功,从回百年前的悲惨情状吗?民主是好东西,我非常渴望,但民主是有条件的,如果我的祖上有幸参与了几百年前开始的全球大抢劫,现在家底丰厚,要是还不给我民主,我也要上街游行,大搞颜色革命。一个小国的知识分子对一个他并不了解的大国用权威的口吻说三道四,至少说明他没有一个严谨的治学态度。
    回复 支持(17) 反对(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