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屏版  PC版
范雨素给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任务
2017年05月19日 06:26 AM 刘远举
读者评论 34条
芒种锵锵
2017-05-26 14:48:53
怀念毛时代是大众对当前腐败成风的愤怒的渲泄,多数人并不知道毛时代的罪恶远超今日呈现出来的恶劣社会现象。
792211249@qq.com
2017-05-26 08:08:18
社会进步并非远靠制度构建所得,后者是前者的补充,如同空中石头会落地,无法摆脱重力,也即是,重力本身叙述了石头,可是石头依旧要超越,石头的超越是外在的推动,那需要构建新的物理环境方可实现,可是石头本身想超越吗?新的物理环境下石头可能会主动砸你的身体,这时候我们希求石头的一种新超越,可是石头本身想超越吗?
565249527
2017-05-26 07:22:52
习左左整天忙着搞政治斗争和意识形态斗争。
booboocolin
2017-05-22 12:23:04
来自北京市 [ surgimiento ] 的原贴:

不知道作者有没有一个比毛更好更成功的消灭不平等的例子?美国或者欧洲在这方面做的很成功吗?

大家一起饿死的确非常的公平~~~需知毛时代远没有很多毛粉想的那么清廉,这种腐败体现在物质而非金钱上,那个年代,有钱你也没地方花
xtpdc1991
2017-05-22 10:07:47
中国人如果不怀念毛泽东,那就是没有良心,如果想回到毛泽东时代,就是没有脑子
461887507
2017-05-22 06:59:53
毛左有合流社左的趋势,也有独立于土俄的趋势。不过,中国还是有革命土壤,因为墙越来越僵化,推墙必须砸墙!
Buster
2017-05-22 01:22:21
观察身边,当下“知识分子”的思想已经表现得各不相同,很认同作者最后的一句话,也正是鲁迅“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息息相关”。我认为关怀和同情是主要的让现状更好的方式,只有当知识分子能从心底发出对受苦之人的同情和关怀,而不是单纯的找案例来批判制度和现状,或许才更能够发出呼吁的声音,这种呼吁才更响亮。现实并非理想,总有不足的地方。中国还很年轻,自己探索总会碰壁。作为底层的一分子或许身边确实有不公正的现象,确实能看到制度的弊端,但他总还不是一个比例的现象。国外现象少,又何尝没可能是人口数量的问题,十几至几十倍的差别,再小的伤口也会被放大吧。我总认为如果我们能用一种更平和的交流方式,许多事情都是可以协调的,当然,建立在当事人都能带有善良和同情关怀的基础上。
hawkscg
2017-05-21 22:54:41
远举兄高才。
shagaoyuan
2017-05-21 22:17:02
人皆自利,才好统治。
fd_dyb@163.com
2017-05-21 19:16:44
打着毛的旗号,是因为对不公平现实的失望,但又找不到希望的出路,只能怀念那貌似公平的曾经,以寄托未来的希望!
白骨真人
2017-05-21 15:59:09
范雨素也给了本文作者一个装比的机会。
surgimiento
2017-05-21 14:15:18
不知道作者有没有一个比毛更好更成功的消灭不平等的例子?美国或者欧洲在这方面做的很成功吗?
zsswp
2017-05-21 12:23:15
中国已没知识分子,就更没有所谓的知识精英。
a3225978
2017-05-20 21:00:07
毛的言论和思想并没有和自由主义冲突呀,这篇文章矛盾好多,看不大懂
wjy410
2017-05-20 19:53:13
稳定压倒一切
hefengyouyou
2017-05-20 12:58:56
这个事情反映出的另一个问题是,中国知识精英主导的那部分社会舆论,还远未表现出某种自觉,远没有达到社会动员的阶段。所以,才在小议题上不断争吵。左派和右派吵,左派之间吵,右派之间吵,很多时候不是正常辩论,而是充满敌对情绪的攻击。当然,这也是典型的犬儒。
刘柏
2017-05-20 06:45:40
犀利!
didi2017
2017-05-20 04:25:49
其实没有一个人是圣人, 也没有一个人是一辈子都在作恶. 很多事情是看的角度不同.
cc1170cn
2017-05-20 00:00:59
无论什么粉,都会有自己的立足点出发点,也就有自己的利益。毛时代搞推荐上大学,貌似公平,但真的公平吗?邓又开了高考,但毛的户口论仍没废除,一个户口,把中国人分成了三六九等,公平吗?利益阶层是真实存在的,或许是中产低产,或许是地域圈子,或许是政民争利,都不愿失掉自己的利益。
shalom2008
2017-05-19 22:29:39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金融云
2017-05-19 22:06:40
258038971
2017-05-19 20:51:12
我们的社会几千年来都一样,从来都没有一个大众说话的平台。不仅如此现在连所谓的知识分子也没有一个可供他们辩论的场所。而一旦出现不同意见的声音,执政党马上举起各种各样的棒子,有干扰和谐的罪名,有启用颠覆的罪名,该抓的抓,该控的控,该用與论给你导个向的即刻做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真理的声音我们还听得到吗?整个社会笼罩在权力和金钱的阴影下,有多大权力发多大的声音,有多少金钱办多大的事。
近视夜猫子
2017-05-19 16:16:46
有点意思
2785803927@qq.com
2017-05-19 13:55:36
表示没看懂
dgz888
2017-05-19 12:32:58
你们所谓的自由重要吗?可以给我们建议,我们也接受善意的批评,别带着有色眼镜高高在上的说教我们,你们的所谓的制度也不是完美的,你们的自由也是有瑕疵的,请平视跟我们对话,否则请滚蛋,少呱噪!!
穿袍执剑
2017-05-19 11:46:42
这话说的,肤浅,吃力不讨好
yunhaiyifan
2017-05-19 11:31:36
指出了问题,但结论完全无法苟同。韩寒并非“败下阵来”,如同中国的知识分子变成犬儒并非源于所谓“中国社会现状的现实合理性”。谁都说过正确的话语,如因此便可举起以其为名的大旗,岂不荒唐。
肥皂老摇
2017-05-19 11:04:34
作者这段文字真是一针见血 这正好反映了中国舆论与一部分中国知识精英的现状,其犬儒表现得淋漓尽致,哪怕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害怕自己的现状被破坏,那怕这种现状是建立在不公平的权利的基础上。比如,中产要自己的权利,却不愿意损失自己的学区房。上海市民要权利,但一定不能废除户籍制度。中国现在的这些知识分子其实质就是小资产阶级,所以就具备小资产阶级的局限性和软弱性
wangmin6701
2017-05-19 10:54:31
可笑的农民
565249527
2017-05-19 09:46:53
习左左和毛左左有的一比,搞政治斗争和意识形态斗争有一套。
michaelxiang7403
2017-05-19 09:18:36
毛粉就是毛粉,智障版的存在,没什么好洗底的
bingtimren
2017-05-19 09:14:26
作者的意思似乎是要知识分子们接受毛的名字,因为毛的名字是他们希望帮助的人有限的思想资源。这无异于饮鸩止渴。之所以“饮鸩”,只因为得不到水?

恰恰相反。知识分子要帮助那些人,就要说出那些堂堂正正的名字:权利,真想,人的尊严,正直。而毛的名字是否可以和这些堂堂正正的名字摆在一起,只要追寻历史,公开史料和证据,自然会有公论。
zhanghaoliang1995@google.com
2017-05-19 08:50:48
一直不是很明白那些宣传自由主义的右派,为什么存不下毛左们的观点。这本身不就和他们所宣传的向左?
阿拉贡的莱昂
2017-05-19 08:41:48
在中国,要触及利益,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各个阶层从心理到生理远远没有做好准备。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发表留言
【热评文章】

“辱华”演讲呈现出的中国舆论场

让非洲人移民亚洲?

中国的“救世主”心态要不得

中国大飞机的潜力和局限

初夏的造句

返回顶部


返回PC版本
© 英国金融时报 有限公司 2017 FT中文网为英国金融时报的注册商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