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我参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经验

背景
评论总数: [ 5 条 ]

文章摘要:邹至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工作,是为中国建立适当的市场经济,涉及经济学教育和辅助市场非国有企业的建立。 阅读原文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FT中文网观点

  • fengbsas2015126 来自阿根廷
    05-19 21:31
    来自阿根廷 [ fengbsas2015126 ] 的原贴:

    再谈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
    参与赵紫阳时代的经济体制改革的经济学教授邹至庄,介绍了他参政的经历。一言以蔽之,他建立了数模,制定了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政策。仅此而巳。被定性为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
    美元的私有制实质使人民币也私有化了。邹教授总结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工作,是为中国建立适当的市场经济,涉及经济学教育和辅助市场非国有企业的建立,他成功了!
    也就是说,自赵紫阳执政以后,中国进行了私有化的体制改革。1989年的危机不是经济危机,而是私有化分产危机。所有的政治势力都为争得私有化的私利而集结于北京了。
    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民运源于私有制。私有制源于货币汇率主导权。所以,中国发生着和继续发生着”政治经济危机”。它是对1949年”公私合营”的清算。
    这一清算蔓延到苏联之后,爆发了解体效应。
    邓小平用”军队”稳定了政局。坚持走货币汇率制度,才有了今天高儲蓄3万亿美元的超级大国的中国。
    邓小平是中国政治模式的创造者和设计师。邹至庄是中国汇率的设计者和教育家。
    邹教授回忆说:1985年的夏季。我抵达北京以后的第一天,赵总理派人来我的饭店找我,说总理十分关心中国可能发生通货膨胀。因为在1984年的一年内,中国流通中货币的数量增加了50%。我为此做了一个计量经济的研究,建立了一个经济模型来解释中国的通货膨胀。解释通货膨胀的变数包括货币供应与实质GDP的比例,货币供应对通涨有正面的影响,实质GDP对通胀有负面的影响。另一个变数是去年的通货膨胀,因为通胀发生以后有它的动量。我建立此模型以后,用它来预测1985年中国的通胀率,发现这通胀率不会太高,不会高于7%左右。我把这个结果告诉赵总理。这研究的结果笔者在1987年的JournalofComparativeEconomics期刊发表。

    为此,中国于2017年第一届计量经济学大奖颁发给了邹教授。肯定他对中国汇率制度所做的贡献。

    说明这点很重要,它能表明中国的所谓改革的核心部位。严格区分中国不肯改革的东西,以及因分产而互相残杀的政派斗争!

    二千年中国分分合合的历史长河,不是”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而是继承权的争夺史。毛泽东留下的遗产一直困挠着红二代和官二代以及新兴的富二代。他们之间的斗争不是阶级斗争,是政治经济领域的斗争。
    国外用民主政治解决,中国用反腐解决,各有千秋。但是,这类斗争将贯穿一切社会的历史。并通过汇率制度解决。
    中国正在汇率改革路上走近美联儲,成为唯一能挑战美元的货币大国。
    这就是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的历史。其它都是花絮!
    作为经济体制改革,已由中国计量经济学评委界定了,不必多言。
    从政治经济学评价中国,中国远没有改革成功,至少毛泽东创立的”公私合营”遗产的分产尚末结束。用阶级斗争管理的方法越来越血腥味浓重。这样结下的世仇如同一个火药桶,隨时会爆炸。也许取消年限任期能延长和平,但是,仇恨总会发芽成长。
    林肯认为,最聪明的政治家是人民。民选能熄灭阶级仇恨的火种。中国不妨试一试,也许会乱一阵子,但是不会死人和结仇。

    来自北京市 [ 710802657@qq.com ] 的原贴:

    在没有全民信仰(如基督教)的情况下,恐怕要乱上几个世纪。
    民国时期倒是执行民主选举,然并卵,尽出大独裁者了。

    信仰不能用于政治。它会造成屠杀异教。这才有了民选。
  • 710802657@qq.com 来自北京市
    05-17 15:59
    来自阿根廷 [ fengbsas2015126 ] 的原贴:

    再谈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
    参与赵紫阳时代的经济体制改革的经济学教授邹至庄,介绍了他参政的经历。一言以蔽之,他建立了数模,制定了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政策。仅此而巳。被定性为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
    美元的私有制实质使人民币也私有化了。邹教授总结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工作,是为中国建立适当的市场经济,涉及经济学教育和辅助市场非国有企业的建立,他成功了!
    也就是说,自赵紫阳执政以后,中国进行了私有化的体制改革。1989年的危机不是经济危机,而是私有化分产危机。所有的政治势力都为争得私有化的私利而集结于北京了。
    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民运源于私有制。私有制源于货币汇率主导权。所以,中国发生着和继续发生着”政治经济危机”。它是对1949年”公私合营”的清算。
    这一清算蔓延到苏联之后,爆发了解体效应。
    邓小平用”军队”稳定了政局。坚持走货币汇率制度,才有了今天高儲蓄3万亿美元的超级大国的中国。
    邓小平是中国政治模式的创造者和设计师。邹至庄是中国汇率的设计者和教育家。
    邹教授回忆说:1985年的夏季。我抵达北京以后的第一天,赵总理派人来我的饭店找我,说总理十分关心中国可能发生通货膨胀。因为在1984年的一年内,中国流通中货币的数量增加了50%。我为此做了一个计量经济的研究,建立了一个经济模型来解释中国的通货膨胀。解释通货膨胀的变数包括货币供应与实质GDP的比例,货币供应对通涨有正面的影响,实质GDP对通胀有负面的影响。另一个变数是去年的通货膨胀,因为通胀发生以后有它的动量。我建立此模型以后,用它来预测1985年中国的通胀率,发现这通胀率不会太高,不会高于7%左右。我把这个结果告诉赵总理。这研究的结果笔者在1987年的JournalofComparativeEconomics期刊发表。

    为此,中国于2017年第一届计量经济学大奖颁发给了邹教授。肯定他对中国汇率制度所做的贡献。

    说明这点很重要,它能表明中国的所谓改革的核心部位。严格区分中国不肯改革的东西,以及因分产而互相残杀的政派斗争!

    二千年中国分分合合的历史长河,不是”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而是继承权的争夺史。毛泽东留下的遗产一直困挠着红二代和官二代以及新兴的富二代。他们之间的斗争不是阶级斗争,是政治经济领域的斗争。
    国外用民主政治解决,中国用反腐解决,各有千秋。但是,这类斗争将贯穿一切社会的历史。并通过汇率制度解决。
    中国正在汇率改革路上走近美联儲,成为唯一能挑战美元的货币大国。
    这就是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的历史。其它都是花絮!
    作为经济体制改革,已由中国计量经济学评委界定了,不必多言。
    从政治经济学评价中国,中国远没有改革成功,至少毛泽东创立的”公私合营”遗产的分产尚末结束。用阶级斗争管理的方法越来越血腥味浓重。这样结下的世仇如同一个火药桶,隨时会爆炸。也许取消年限任期能延长和平,但是,仇恨总会发芽成长。
    林肯认为,最聪明的政治家是人民。民选能熄灭阶级仇恨的火种。中国不妨试一试,也许会乱一阵子,但是不会死人和结仇。

    在没有全民信仰(如基督教)的情况下,恐怕要乱上几个世纪。
    民国时期倒是执行民主选举,然并卵,尽出大独裁者了。
  • fengbsas2015126 来自阿根廷
    05-16 23:33
    再谈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
    参与赵紫阳时代的经济体制改革的经济学教授邹至庄,介绍了他参政的经历。一言以蔽之,他建立了数模,制定了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政策。仅此而巳。被定性为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
    美元的私有制实质使人民币也私有化了。邹教授总结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工作,是为中国建立适当的市场经济,涉及经济学教育和辅助市场非国有企业的建立,他成功了!
    也就是说,自赵紫阳执政以后,中国进行了私有化的体制改革。1989年的危机不是经济危机,而是私有化分产危机。所有的政治势力都为争得私有化的私利而集结于北京了。
    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民运源于私有制。私有制源于货币汇率主导权。所以,中国发生着和继续发生着”政治经济危机”。它是对1949年”公私合营”的清算。
    这一清算蔓延到苏联之后,爆发了解体效应。
    邓小平用”军队”稳定了政局。坚持走货币汇率制度,才有了今天高儲蓄3万亿美元的超级大国的中国。
    邓小平是中国政治模式的创造者和设计师。邹至庄是中国汇率的设计者和教育家。
    邹教授回忆说:1985年的夏季。我抵达北京以后的第一天,赵总理派人来我的饭店找我,说总理十分关心中国可能发生通货膨胀。因为在1984年的一年内,中国流通中货币的数量增加了50%。我为此做了一个计量经济的研究,建立了一个经济模型来解释中国的通货膨胀。解释通货膨胀的变数包括货币供应与实质GDP的比例,货币供应对通涨有正面的影响,实质GDP对通胀有负面的影响。另一个变数是去年的通货膨胀,因为通胀发生以后有它的动量。我建立此模型以后,用它来预测1985年中国的通胀率,发现这通胀率不会太高,不会高于7%左右。我把这个结果告诉赵总理。这研究的结果笔者在1987年的JournalofComparativeEconomics期刊发表。

    为此,中国于2017年第一届计量经济学大奖颁发给了邹教授。肯定他对中国汇率制度所做的贡献。

    说明这点很重要,它能表明中国的所谓改革的核心部位。严格区分中国不肯改革的东西,以及因分产而互相残杀的政派斗争!

    二千年中国分分合合的历史长河,不是”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而是继承权的争夺史。毛泽东留下的遗产一直困挠着红二代和官二代以及新兴的富二代。他们之间的斗争不是阶级斗争,是政治经济领域的斗争。
    国外用民主政治解决,中国用反腐解决,各有千秋。但是,这类斗争将贯穿一切社会的历史。并通过汇率制度解决。
    中国正在汇率改革路上走近美联儲,成为唯一能挑战美元的货币大国。
    这就是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的历史。其它都是花絮!
    作为经济体制改革,已由中国计量经济学评委界定了,不必多言。
    从政治经济学评价中国,中国远没有改革成功,至少毛泽东创立的”公私合营”遗产的分产尚末结束。用阶级斗争管理的方法越来越血腥味浓重。这样结下的世仇如同一个火药桶,隨时会爆炸。也许取消年限任期能延长和平,但是,仇恨总会发芽成长。
    林肯认为,最聪明的政治家是人民。民选能熄灭阶级仇恨的火种。中国不妨试一试,也许会乱一阵子,但是不会死人和结仇。
  • PQ8747(静心 专注) 来自湖北省武汉市
    05-16 16:41
    财产公有权力私有……你帮忙之前看清楚一下,再考虑考虑帮不帮
  • wang540540 来自日本
    05-16 09:02
    中国有过屁的改革,完全是失败者的谎言。
  •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针对此文的热门评论(按支持数减去反对数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