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年后国企改革理论再“争论”

背景
评论总数: [ 8 条 ]

文章摘要:郑志刚:当前国企混改理论基础并非来自新产权派鼓吹的现代产权理论,也非来自新激励派鼓吹的激励合约设计理论,而是来自二者的深度结合。 阅读原文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FT中文网观点

读者詹古得发表的评论全文:
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不好,为什么(中国)社会主义国家移民去资本主义国家的人要比去社会主义国家的人要多得多,言行不一致。
如果讲社会主义好的人有机会移民,你们是选去越南、朝鲜、古巴、老挝社会主义国家,还是去资本主义国家。
剩余价值谁拿走就是谁剥削,劳动者在社会主义国家在资本主义国家一样都是拿劳动报酬工资。资本主义国家有(个人)剥削,社会主义国家难道就没有(国家)政府剥削。社会主义国家有国企、私企、外企,国企劳动者工资会不会比私企、外企劳动者工资多,工资一样多,是不是被剥削一样多。社会主义国家劳动者工资会不会比资本主义国家劳动者工资高,不高,好什么好。
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都有剥削,谁剥削多谁就不好,谁剥削少谁就好,没有天然的、一定的、不可逆的谁比谁好。
以下为其他读者就同一篇文章发布的其他跟贴:
  • wang540540 来自日本
    06-14 09:01
    讲白了,就是怕改革触动政改,经济基决定上层建筑。
  • fengbsas2015126 来自阿根廷
    06-14 05:38
    关于中国国企改革

    郑志刚说:上述分析也一定程度表明,当前国企改革实践中积极推进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其理论基础并非简单地来自新产权派所鼓吹的现代产权理论,当然也并非简单地来自新激励派所鼓吹的激励合约设计理论,而是二者内在自然的深度结合。

    郑先生误解了改革。国企是体制选择不是产权理论解释,用改革解释国企产权是无法自园其说的。

    至于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佛大学哈特(Hart)教授发展的“产权理论核心重要性就在于大量激励机制核心内容,只有你解决了产权之后才有可能解决,没有解决产权问题之前,试图模仿市场的运作,试图去模仿私有制的运作,实际上是模仿不出来的,这是产权理论最核心的内容”一说,并不适用于中国国企改革,用于中国政治改革比较适合。

    或者说,改革了中国現行政治才可以改革国企。否则免谈改革,更不用妄议产权。

    国企的混股结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产物。政府占大股的形式不变,国企不宜改革。

    王扶林的”超反腐”是国企的混合股份制的激励机制核心。这里,”激励”只能当作超反腐理解。

    正如郑志刚所言,在我们看来,无论是新产权派还是新激励派至少在国企改革的语境下存在一定的认识误区,即”对不完全合约未规定事项的剩余控制权,”的误解。
    这个剩余控制权就是王扶林定义的腐败权利!

    刘志军周永康和几百万贪官就倒在剩余控制权下。
    这剩余控制权的盁利在私有制国家和社会中是合法收入。只有偷税漏税才定罪贪赃枉法的腐败。

    在两轨制的中国,一切国内权利归党有,钻漏网之权利必受严惩。一切国外权利归美国所有。美国罚中兴14亿,中国一言不发地认罪。

    改革国企什么呢?改革国企为扭亏为盁。恰恰在国企盁利之时,你的贪污罪名成立了。你利用了”对不完全合约未规定事项的剩余控制权!?”去赚不应赚的利。

    一个好的国企主管就是要亏得心安理得地天天唱穷。如果象马云那样突然有一天发财了,也是你下台的时候到了。
    因为国营收编改革了你的企业。原企业变成了政治机器去筑长城了。
    中国改什么?改两轨制。内外一制,才是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佛大学哈特(Hart)教授发展的“产权理论核心”。

    产权的核心是私有制。

    私人企业没有政府撑腰,绝对遵纪守法经营不敢怠工。他们没有剩余控制权。也就不必反贪反腐地开放市场经济去竟争属于私有制的产权理论!
    中国模式有規模无理论,与美国同乘一辆车,讲的两种理。是为改革。改革谁?不知道,信口吹。
  • wlj24067011 来自江苏省苏州市张家港市
    06-13 16:33
    文中有一个问题需要指出,文中举阿里与京东的例子来说明股权最大者并不能成为产权决定者,进而证明新产权论者的错误,看似有理,但实际也缺乏普遍的说服力。
    股权投资多少,相应产权就该获得多少,股权的大小就应决定企业话语权的大小,这应是一条超越经济领域的亘古准则,为什么现在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
    这是因为以互联网为特征的新兴经济特征所限。在日新月异的新经济浪潮下,人类的创造力得到空前拓展,但很多有创意的人却由于自身经济条件的限制而被迫(有的也是投资机构主动寻求)寻找有财力的机构投资,创造力与资本的有机扭合,使得创意快速兑现为资本的速度大大提前,对创业者与投资者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如果资本投资者以股权为协,进入自己并不一定擅长的领域,强行行驶寻求企业话语权的主动,将会造成创业者与投资者之间一系列难以调和的矛盾,这是阿里与京东特殊股权架构的根本原因。
    但是作者拿这个来考量整个产权体系是不对的。我们说过,它只能针对新经济体系下特殊的创意经济样式,而哈特的产权理论针对的是目前在中国已成“百足之虫”的僵尸国企,是典型的传统企业,正是产权架构不分导致了今天这样的局面,多年的预算软约束使得他们面对外界的质疑和各项改革的举措根本不为所动,此时如果再回避这些关于产权的根本性话题,那些说的天花乱坠的改革最终只能是一件美丽的画皮。
  • wangchdq 来自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06-13 12:38
    没有选票,不要去相信任何政权; 没有监督,不要去相信任何承诺; 没有问责,不要去相信任何宣传; 没有人权,不要去相信任何为民; 没有民权,不要去相信任何官员; 没有自由,不要去相信任何口号; 没有民富,不要去相信任何强大; 没有民治,不要去相信任何崛起。没有行动,不要去相信任何言论。没有法制,不要相信任何公平、没有质问、不要去相信任何伟大光明正确;没有反对,不要去相信任何明主。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政府才是问题所在。 ——前总统:罗纳德-里根
  • wangchdq 来自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06-13 12:35
    电视台和报社应该民营化,既能说真话、实话,又能增加竞争力,还能减少国家补贴;央企应该民营化,既能减少贪腐,又能增加竞争力,还能面向全民用工;大学应该民营化,既能让师生说真话、实话,又能增加竞争力,还能减少国家补贴;体育应该民营化,既能减少贪腐,又能增加竞争力,还能减少国家补贴。
  • shuntiandaoren 来自山西省太原市
    06-12 16:21
    共产主义是要消灭私有制!中共习近平为了维护中共领导人子女已取的的权利是不会放弃共产主义的!所以,国有企业改革只是句口号,不会有根本的变化!国企是中共习近平与太子党们的“私人金库”!也是习近平“先军政治”的基地!
  • johnnyyu 来自北京市
    06-12 14:54
    这种扯蛋的文章只是自说自话而己,没有决策者会关注什么派的什么纯理论。
  • 詹古得 来自广东省佛山市
    06-12 14:38
    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不好,为什么(中国)社会主义国家移民去资本主义国家的人要比去社会主义国家的人要多得多,言行不一致。
    如果讲社会主义好的人有机会移民,你们是选去越南、朝鲜、古巴、老挝社会主义国家,还是去资本主义国家。
    剩余价值谁拿走就是谁剥削,劳动者在社会主义国家在资本主义国家一样都是拿劳动报酬工资。资本主义国家有(个人)剥削,社会主义国家难道就没有(国家)政府剥削。社会主义国家有国企、私企、外企,国企劳动者工资会不会比私企、外企劳动者工资多,工资一样多,是不是被剥削一样多。社会主义国家劳动者工资会不会比资本主义国家劳动者工资高,不高,好什么好。
    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都有剥削,谁剥削多谁就不好,谁剥削少谁就好,没有天然的、一定的、不可逆的谁比谁好。
  •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针对此文的热门评论(按支持数减去反对数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