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社会孕育的潜在“巨变”

背景
评论总数: [ 43 条 ]

文章摘要:邓聿文:尽管“中国崩溃论”已近绝迹,但从长周期看,今年将会成为中国转折点,中国将面临内外交困的严重挑战。 阅读原文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FT中文网观点

读者gte发表的评论全文:
中国社会阶层已远大于十八层,单说医改当年朱镕基就把高干和体制内人员置于高阁,改革成败得失与否与庙堂无关,具体说你药价再高,牛奶再毒,疫苗再假能奈我何?所以该文中:第二,中国当局对社会的躁动情绪也失去了感知和回应能力的论述是有道理的。
以下为其他读者就同一篇文章发布的其他跟贴:
  • enlighten78 来自西班牙
    08-14 14:57
    来自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 1113184865@qq.... ] 的原贴:

    评论区的浮躁不亚于作者的陈述。。。

    这正证明了此文内容的真实。
  • 1113184865@qq.com 来自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08-13 18:25
    评论区的浮躁不亚于作者的陈述。。。
  • enlighten78 来自加拿大
    08-13 17:26
    体制会有什么样的大改动?是再回到计划经济?倘若继续发展,势必要在更深层次的政治层面的改革开放。在这种方向下,独尊模式似乎走不通,因为领袖也是人,无规矩无约束是会无法无天的。那么分权制衡且维持意识形态的模式就只有社会主义两党制,这条道中国执政集团会走吗?还是违疾忌医?
  • Laurence 来自四川省成都市
    08-13 14:24
    变与不变不知道,我就是想知道怎么变,如果是动乱和危机四起的变法,宁可不要巨变,就现在的经济状况来看,可变的条件还差很多,中国又不是只有北上广,承认中国存在的问题多如牛毛,我来自三线城市,但是以我的观察,大多数的人的生活水平相比以前确实有了显著提高,不能不承认其功绩。
  • A憨哥17773872686 来自湖南省张家界市
    08-12 19:24
    我的评论链接已关闭
  • qianhao100083 来自广东省深圳市
    08-12 10:59
    陈词滥调
  • 594942428@qq.com 来自江苏省扬州市
    08-11 16:41
    我们强烈支持巨变!只有通过巨变,才能彻底干净暴力地铲除一切类似本文作者这样的当代的牛鬼蛇神!
  • wanwei580@yahoo.com 来自山东省济南市
    08-11 14:07
    有先进思想的年轻一代从内部改变,外因只是条件,内因起主要作用。
  • xy1941xy@163.com 来自江苏省泰州市
    08-10 10:10
    .敢言危局是妄议!
  • fengbsas2015126 来自阿根廷
    08-10 01:51
    经济变化不会引起政治巨变

    经济动机不能改变一切。这是归纳学的铁律。唯物史覌提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欺世盗名一百年,阴魂不散。又有中国崩溃论甚嚣尘上,一定重犯肯尼迪进攻古巴的复辙。必将失败而返。前苏联的解体决不是经济原因,而是内部反对派强大后的巨变。

    中美贸易战不因政治分歧而生,历來就有,都以中国阿Q式的精神胜利结案,这是唯物史覌的功劳:社会主义天天向上,资本主义日薄西山。

    2018年,特朗普的加征进口税与2010年奥巴马的TPP一样,对中国不计成本的非民主政治打击,无足轻重,何來巨变?

    新崩溃论者只見5000亿税单,不見中国啇品泛滥,这在经济审计中不是问题。因为,没有中国的反对派反对。光靠特朗普和奥巴马的隔靴抓痒,不会有变。除非中国两党竟选。

    例如,美国支持阿根廷的马克里战胜民粹主义流氓克里丝蒂娜,阿根廷才会巨变。

    中国支持委内瑞拉马杜罗的经济之变,就不会巨变政治局面。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谬论在国际上不成立。中国的经济崛起不影响中国的一党专政,所以,加税不会改变中国政治。只要中国和平建设也不会崩溃。
    中国经济不会崩溃,既使崩溃如同1960年,也不会引起中国巨变政治。除非民选总统!

    重复一下,政治只与政党有关,与经济无关。

    政治经济学的前题是阶级斗争,或称为两党斗争:无产阶级政党改造或消灭资产阶级政党。其中,产权发生改变,这才有了政治经济的新篇章。这就是计划市场经济和自由市场经济的较量。

    计划经济是对公共资源的调度,不属于私有资源的范围。

    自由市场经济是对私有资源的激发。对公共资源杯水车薪。两种资源并不对立,都对民生有利。两轨制分而治之,有益于民生的自由择业和竟争。都与政党和政治无关。

    具体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不反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但是,产权性质不同而信用特性也不同。社会主义是无限资本国营为主的公司,有政府背景,动用人民公产,只能用之于民的公共产业。例如教育、医疗和基础设施产业。这里没有自由,只有计划!

    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并不反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是,产权的私有特性而信用有限。只能自由竟争,唯利是图,大胆创新。

    中国打击或反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又高唱创新超美,无异于土法大跃进,为增产粮食除四害,结果颗粒不收,害死农民。

    当然这是1958年的老故事。

    改革开放后,中国搭上了美元便车,不再消灭私有制和资本主义,而是两轨制并行,的确高速发展了市场经济。但是,口号上坚持社会主义特色一轨制,反对美帝国主义,在语境上多少有些指桑骂槐的欺世盗名之嫌。让人无法赞同这类昏话。也无法苟同异议者的中国崩溃论,更无法立法肯定两轨制的混乱法律。

    为什么中国不能将政治经济与市场经济分而论之呢?

    原來,中国的混合经济体中产权不透明,公私不分,党政不分。蛋糕小了不够分,蛋糕大了不肯分。总之,中央高儲蓄外汇惹起了人性的贪欲。

    怎么办呢?

    确立产权,分清公私。严格审记,债权分明。做到这一条,只有民主法治。

    重复一下,民主法治属于政治,对市场经济具有法治的关系。不是反对的工具。尤其是对公共产业市场,反腐的法治更为重要。无论怎么说,政治不是经济的动力,经济也不是政治的基础。

    经济靠自由,政治靠民信。两者不能混淆公私不分。

    中国不崩溃的主要原因是,政治铁板一块,反对派弱不禁风,不得民信,成不了大势。不能怪经济崛起。

    反对派也不能怪民主政治不好,只能怪知识分子骨软。这是儒学的通病,中国的特殊国情。

    俗话说,秀才造反,一世不成。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 fengbsas2015126 来自阿根廷
    08-10 00:29
    中美贸易战历來就有,都以中国阿Q式的精神胜利结案,这是唯物史覌的功劳:社会主义天天向上,资本主义日薄西山。特朗普的加征进口税对中国不计成本的非民主政治打击无足轻重,何來巨变?作者只見5000亿税单,不見中国啇品泛滥,这在经济审计中不是问题。因为没有中国的反对派罢市反对。光靠特朗普的隔靴抓痒,不会有变。除非两党竟选。例如美国支持阿根廷的马克里战胜民粹主义流氓克里丝蒂娜,才会巨变。中国支持委内瑞拉马杜罗的经济之变就不会巨变政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谬论在国际上不成立。
  • 刘惠强 来自日本
    08-09 23:56
    很荣幸,我将亲身体会这场巨变,天下苦秦久矣!
  • 勇哥 来自云南省昆明市
    08-09 22:05
    第五纵队的煽动性言论
  • 452914939@qq.com 来自浙江省宁波市
    08-09 20:47
    学习了!
  • 来自安徽省安庆市
    08-09 19:00
    民主选举
  • qwertyuiop@sina.com 来自上海市
    08-09 17:55
    想想晚明的历史,体制的腐化导致明帝国无法对李闯和满清做出有效回应,只能被动应对。即便在满清入关后,明朝的经济重镇江南仍足以支撑半个中国。可惜一个腐烂的体制无法做出任何调整,坐视300万人的凶残原始的满人统治了近两亿无头苍蝇般的汉人,并贻害至今。如果再一次体制崩溃,在当今险恶的国际环境下,藏独,疆独,台独,港独,蒙独都是大概率事件,而且很难收回。希望中国现政权能力挽狂澜,虽然希望渺茫。
  • jianyufeng 来自上海市
    08-09 17:54
    关键就在人民代表。在地方政府,长期来讲,是一定要放权的,邓小平时代的改革也是从地方放权开始的。要刹住乱作为不作为的陈弊,人大要有很大的权力,要有很高的透明度,要有很高的专业度,要有较高的社会理想。而这一变化绝对能适应环境的变化。让一些党内有前途的年轻党员任职人大,加强立法和监督,再引入些外部力量,逐步对社会的感知和反应就稳固和敏感了。
  • jianyufeng 来自上海市
    08-09 17:33
    体制正在发生日新月异的改变。我们宁可不停息的小步走,也不要进三退二。又不是股市,天然有波动。人大的作用没能得以发挥。人民代表真正有权力吗?还是只有鼓掌喝彩喝汤的权利。实践证明地方政府的财政约束不能靠硬约束,不能靠上级政府。那么如果没有了上级政府的约束还能靠谁?靠地方圣人德治?听天由命?靠事后问责威慑?还是靠一帮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 ..大金币哥哥 来自广西
    08-09 17:24
    纯属扯淡!个人暇意占多数,这样的文章发表在这个大社名下,大社档次有失水准!
  • zhaigongzhi@sina.com 来自江苏省南京市
    08-09 15:36
    一派胡言
  • 小明 来自北京市
    08-09 14:45
    可笑
  • 石天外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
    08-09 14:44
    学者?在中美贸易战之际,抽剥一例社会现象,于是对社会指出巨变断言?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民也会做这样的“伟大分析”!你充什么学者?
  • ghongf 来自上海市
    08-09 14:15
    瞎扯
  • cshallywu@gmail.com 来自北京市
    08-09 13:03
    拭目以待
  • 睿韵国际音响集团Acai 来自山东省济南市
    08-09 12:48
    变好就有幸,变坏就倒霉。
  • zhouzhuoxuan001@163.com 来自山东省青岛市
    08-09 12:31
    危言耸听
  • meilord 来自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
    08-09 12:30
    共产党在寻找不改革现有体制,也可以维持执政地位的办法,我们耐着性子慢慢看!
  • Lynn 来自上海市
    08-09 11:59
    没有巨变,只有循环,恶性循环。
  • 大蘑菇的乌云 来自河南省开封市
    08-09 11:31
    希望巨变马上到来吧!
  • gte 来自北京市
    08-09 11:24
    中国社会阶层已远大于十八层,单说医改当年朱镕基就把高干和体制内人员置于高阁,改革成败得失与否与庙堂无关,具体说你药价再高,牛奶再毒,疫苗再假能奈我何?所以该文中:第二,中国当局对社会的躁动情绪也失去了感知和回应能力的论述是有道理的。
  • Lion Wang 来自日本
    08-09 11:13
    就看体制怎么回应了。
  • lisj200320031 来自北京市
    08-09 10:36
    有一篇捕风捉影的文章
  • 041185390360 来自辽宁省大连市
    08-09 10:22
    习大包子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无能的领导人。医疗,教育,住房,内政外交各方面无一例外全面失败,此人贪大喜功,却心胸狭窄,决非人君之选。
  • 计量史学 来自上海市
    08-09 10:15
    2017年就开始了
  • hualizhiyin928 来自江苏省镇江市
    08-09 09:36
    笔者讲得还不够全面,还有P2P造成很多投资人巨大的损失已经引起公愤,有关当局不是积极稳妥的解决,而是采用压制、管控的粗暴方法去应对,投资人本来就有很大的怨愤,这样一搞更是义愤填膺。
  • wugude111@163.com 来自上海市
    08-09 08:50
    邓某人2016年也这么写 某某年是一个转折的年份…结果连个毛都没发生 倒是邓某人的炎黄春秋因为其侮辱先烈将其扫地出门 现在摇身一变成为所谓的自由撰稿人给外国唱衰媒体摇旗呐喊 混口饭吃 说实话你可真不容易
  • di.li@accelink.con 来自湖北省武汉市
    08-09 08:43
    十年前的2008年,中国社会也到处是这样的论调。当时的南方雪灾、西藏骚乱、汶川大地震、火炬传递事件和金融危机这些事件,每一件都冲击社会和民众的信心,每一件都是中国命运转折的证据。现在回头看,真正让印象最深刻的,恐怕还是奥运会吧。
  • Tao 来自山西省太原市
    08-09 08:38
    这位笔者好傻
  • taofeike 来自日本
    08-09 08:07
    阁下又开始预言了、哇哈哈哈
  • hpyjj0126 来自江苏省南京市
    08-09 08:05
    穷……则思变!
  •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针对此文的热门评论(按支持数减去反对数计算)
    2018-08-09 23:56:02
    刘惠强 来自日本
    很荣幸,我将亲身体会这场巨变,天下苦秦久矣!
    回复 支持(123) 反对(21)
    2018-08-09 11:24:09
    gte 来自北京市
    中国社会阶层已远大于十八层,单说医改当年朱镕基就把高干和体制内人员置于高阁,改革成败得失与否与庙堂无关,具体说你药价再高,牛奶再毒,疫苗再假能奈我何?所以该文中:第二,中国当局对社会的躁动情绪也失去了感知和回应能力的论述是有道理的。
    回复 支持(84) 反对(6)
    2018-08-09 19:00:27
    来自安徽省安庆市
    民主选举
    回复 支持(84) 反对(11)
    2018-08-09 17:33:30
    jianyufeng 来自上海市
    体制正在发生日新月异的改变。我们宁可不停息的小步走,也不要进三退二。又不是股市,天然有波动。人大的作用没能得以发挥。人民代表真正有权力吗?还是只有鼓掌喝彩喝汤的权利。实践证明地方政府的财政约束不能靠硬约束,不能靠上级政府。那么如果没有了上级政府的约束还能靠谁?靠地方圣人德治?听天由命?靠事后问责威慑?还是靠一帮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回复 支持(64) 反对(5)
    2018-08-09 17:55:21
    qwertyuiop@sina.com 来自上海市
    想想晚明的历史,体制的腐化导致明帝国无法对李闯和满清做出有效回应,只能被动应对。即便在满清入关后,明朝的经济重镇江南仍足以支撑半个中国。可惜一个腐烂的体制无法做出任何调整,坐视300万人的凶残原始的满人统治了近两亿无头苍蝇般的汉人,并贻害至今。如果再一次体制崩溃,在当今险恶的国际环境下,藏独,疆独,台独,港独,蒙独都是大概率事件,而且很难收回。希望中国现政权能力挽狂澜,虽然希望渺茫。
    回复 支持(67) 反对(17)
    2018-08-09 17:54:03
    jianyufeng 来自上海市
    关键就在人民代表。在地方政府,长期来讲,是一定要放权的,邓小平时代的改革也是从地方放权开始的。要刹住乱作为不作为的陈弊,人大要有很大的权力,要有很高的透明度,要有很高的专业度,要有较高的社会理想。而这一变化绝对能适应环境的变化。让一些党内有前途的年轻党员任职人大,加强立法和监督,再引入些外部力量,逐步对社会的感知和反应就稳固和敏感了。
    回复 支持(29) 反对(2)
    2018-08-09 11:31:26
    大蘑菇的乌云 来自河南省开封市
    希望巨变马上到来吧!
    回复 支持(31) 反对(5)
    2018-08-09 12:30:11
    meilord 来自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
    共产党在寻找不改革现有体制,也可以维持执政地位的办法,我们耐着性子慢慢看!
    回复 支持(22) 反对(3)
    2018-08-09 13:03:25
    cshallywu@gmail.com 来自北京市
    拭目以待
    回复 支持(22) 反对(3)
    2018-08-09 11:59:22
    Lynn 来自上海市
    没有巨变,只有循环,恶性循环。
    回复 支持(20) 反对(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