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秩序:终结还是方兴未艾?

背景
评论总数: [ 9 条 ]

文章摘要:刘裘蒂:“美国秩序终结论”者和“美国方兴未艾论”者之间的辩论,反映了美国人对国家前景的持续焦虑和警惕。 阅读原文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FT中文网观点

  • fengbsas2015126 来自阿根廷
    09-10 00:21
    社会学中的价值覌

    公元前六世纪中国就有了社会学论著。老子的逻辑学和孔子的演绎学产生了概念和辩证的论述方式。至今奠定着人类社会学的基础。其中老子的逻辑导出了数字理论学。孔子的道德理论导出了民心论。隨着西方文化的传入中国。老子的价值覌重新复兴,这就是凯恩斯的货币通论的中国述事。

    其实价值论就是逻辑学。道德论就是辩证法。逻辑辩证解释了社会学的基本規律。

    我们常说,法律以事实为依据,这事实就是概念。只有”民信之矣”的概念才能立为法律。

    今天,美元被立为普世价值,不管中国信与不信,都得遵守这道法規。顺之者昌,是2007年中国高儲蓄了3.6万亿美元,并准备抽出4万亿人民币(约5000亿美元)投资本国房地产和基础建设。

    这是什么概念呢?

    相当于中国政府抽走儲蓄的5000美元,投资于中国的固定资产而不回流美国儲蓄。受美国政府指使的发放投资的最大银行雷曼兄弟银行,发生現金短缺危机,申请破产保护挤兑。2008年,天下人心大乱。发生了美国次贷危机。也称之谓泡沫经济。

    必须解释的是,泡沫的反面不是实业。

    泡沫实指债务。与实业无关。与利息相关。货币影响着就业与利息。所以,有人把欠债违约误解成就业率。这是一个不懂装懂的牛屁。

    就业率与实业有关,但与货币有关。却不与欠债违约相关。尤其不与政府的欠债违约有关。

    現在解释現代社会学的定义就简单了。社会学是研究政府的债务学问的学科。美国政府负债经营建立了美联儲,可以无限量地消除欠债.中国政府高儲蓄美元,建立了有限的4万亿美元的价值债权。

    中美政府都是唯美联儲马首是瞻。

    评议中美贸易战离开了货币理论和华盛顿共识纯属无稽之谈。

    什么是华盛顿共识?就是1986年的”广场协议”。核心是人民币必须贬值。中国经济必须減缓。尤其是对外的投资。其目标就是让美国有4万亿美元回流,让特朗普政府減债。而获美国民心支持,这就是美国大选和连任。

    什么实业,什么房地产泡沐,什么贫富差距,一概扯蛋!中美之战就是中美总统的选战。

    从科学检验方法分析,中美之战的真正内容是民主法治:中美谈判或中美开战!

    抱着3万亿美元向美国开战?

    可能有些精神不正常吧!但是偏要反美到底。不是不可以,而是没人信。

    回到孔子论政:去兵。无食。自古民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这就把中美之战解释透彻了!也能解释中国的改革开放:马云不信人民币,只信美元!54岁退休,转移了400亿美元到香港。泡沫乎?实业乎?美元也!

    民心不是梦。民信美元之矣。
  • 半导体9 来自山东省青岛市
    09-09 22:05
    多说无益。在哪生活幸福感更强烈。就是谁会统治世界, 网络警察和喷子们请冷静。
  • braveknight 来自内蒙古
    09-08 09:08
    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民主政治修复bug的优势
  • fengbsas2015126 来自阿根廷
    09-08 00:09
    美国秩序不是世界秩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刘裘蒂发表了”美国秩序:终结还是方兴未艾?”是一篇中美之战以來,最公允的文章。但是,对他的结论,我有不同的看法。

    他说:从“美国秩序终结论”者和“美国方兴未艾论”者之间的辩论看来,对美国前景的持续焦虑和警惕,可能是造成美国持久力量的文化力量之一:美国人不仅没有因为自己的成就而沾沾自喜,反而是不断地、甚至近乎神经质地反思他们的社会结构,寻找需要修补的破绽。

    从兴衰角度讨论中美模式,不是世界秩序,而是国家模式。

    中美两国模式都不是世界模式。所以,以兴衰论天下是个伪命题。应该把兴衰论作个历史的终结。这个结论,巳由亨廷顿和福山提出來并论证了。

    美国之所以领先世界,是因为美国允许了中国言论自由。

    中国之所以落后于美国,是因为中国封闭了美国发言权。

    只有居住在国外,知识分子尤其政治学者,才能享有言论自由。

    顺便讲一下自由。

    在国外,自由是要付代价的,就是人身攻击和伤害没有防御网,得必须求助律师。这是要付代价的。

    中国的人权防御网由国家包办,删文约谈就往往有失法治界线了。这与中美两国宪法细则用词有关,俗称体制问题。这才是中美的兴衰对比之题。

    在美国,官员和总统是由民选的,所以媒体可以评议公职人员包括总统。特朗普就是受到史上最多的媒体质疑的总统,美国民意反而趋向特朗普。

    用兴衰评议美国极为不合适。用自由法治表彰美国很合适。

    中国经过了一段阶级斗争的残酷历史,刚步入自由开放大门,用崛起和接替美国自诩,可能太肉麻了些。然而这种二元先验论竞然挥之不去。这才是中美对比的辩论,产生旷日持久的扰乱視听的困局。

    对国际责任,中美各有不同的担当。都与国内的政策不尽相同。用国家模式去评价国际责任,结论就不同了。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可以用于竞选,不可以用于盟友。中国的终身制和阶级斗争的唯物史覌,用在任何地方都不合适。

    这才引出了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的辯论。

    1847年,马克思与蒲鲁东论战过。1917年产生了苏联和冷战70年。美国能了苏联。

    1928年哈耶克与凯恩斯之争也是政治与经济的双轨之争。至今没有结论的原因是,政府的位置很难确定。1971年由中国代替了苏联加入了冷战序列。

    1993年亨廷顿提出”文明的冲突”是和事佬的方法。21世纪,福山提出民主法治作为历史的终结,虽然在理论上赢得了共识,为政治与经济的辩论作了结论,废除了强权即真理的概念。但是,在实践中强权仍旧继续使用着。

    在中国,把美国法治視为强权反对,其恶果巳经显現出來,由于两轨制的不能自园其说,这个集权的庞大帝国巳经处于一种思想混乱的状态,它不得不为它仅仅拥有的和平的艺术却忽略了言行一致的信用,正在付出沉重的代价。

    世界实际并不讥讽特朗普,因为他还处于三权分立的体制中发言。当今世界讨论的其实是中国:走着市场经济的路却举着斯宾诺莎的旗。这就是新格局发生的秩序。

    重复一下,美国秩序不是世界秩序。中国的守法才是世界的秩序。中美的兴衰与世界秩序没有关系,世界的秩序只与民主法治息息相关。

    只能讲到这里了。再写又被删了。
  • zhuzf686 来自山东省东营市
    09-07 21:43
    不想评价制度,因为不是决定性因素。科技的发展才是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终极力量。
  • wangxuguwen 来自上海市
    09-07 18:01
    特朗普的身份是美国总统,不是全球总统,当美国维护全球秩序获得隐形优势让美国资本获利但中产和下层民众被抛弃的时候,美国自然产生了利益分歧和价值观撕裂。资本可以跨境流动,但人员和价值观有地域限制。不管谁当选,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这个问题,必须解决这个问题。美国看门犬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美国做到了把权利关进笼子,现在的挑战是把资本也关进笼子,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资本无国界,该怎么办?特朗普在尝试解决这个问题。把机会留给美国。很快中国也会面临这个问题,如何保住制造业和低技术人口的就业。当然中国的问题更严重。因为我们的权利还没关进笼子,权利把一部分资本关在国内,但挡不住资本外逃。靠供给侧改革实现国进民退和1-2%的国有资本收益率就意味着持续贬值。国力下降。我们同事面临权利和资本两个怪兽。难啊。尤其在现在的情况下。养老,就业,外部环境,内部压力。所有的问题集中在一起了。
  • Lion Wang 来自日本
    09-07 18:01
    不管美国是不是衰落了。一个不会善待自己国民的政府是不会得到拥护的。
  • 秦卫东 来自湖北省武汉市
    09-07 16:47
    美国退群明显是以退为进,通过贸易战,重新调整美国的战略部署。
  • simonjh 来自浙江省
    09-07 15:55
    能如此讨论问题,就说明了问题,不辩自明。
  •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针对此文的热门评论(按支持数减去反对数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