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中国经济

读者评论: 中国如何由盛而衰,又将如何由衰而盛?

林毅夫:“李约瑟之谜”包含两方面:为什么在前现代中国科学技术非常发达;为什么现代中国又落后了。这个问题对于中国人来说意义尤为重大。
前天 20:35 来自江苏省南京市
来自日本 [ 匿名 ] 的原贴:
民主机制和科举制度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看似公平的内部竞争选拔机制!因此,民主国家和中国古代(清朝及之前)王朝都是“寿命”很长的!苏联如此短期解体就是社会主义是一种全新的社会制度实践或实验,还没有摸索出一套内部看似公平的竞争选拔机制!如斯大林,独裁体制,之后,人亡政息,苏联开启所谓集体领导,寿命也不长,1991年解体了!中国自唐武则天创立排挤贵族权势的科举制度以来的中央集权体制存在了1000多年,很长命!就是因为科举制度就是一种看似公平的内部竞争提拔机制!同样,民主制度也是一种看似公平的内部竞争选拔机制!给社会一个看似公平的跨越阶层的上升阶梯!而目前,中俄内部都没有形成或探索出这种类似的内部机制!
中国是有内部竞争选拔机制的!虽然不够透明规则不明晰,但是竞争机制确实存在,这也就是根据干部的绩效进行竞争选拔,这同大公司内部的竞争选拔有相似性。这样的选拔机制未必比西方国家的选举制差。选举制经常会选出没有政治经验的人物,而根据绩效的选拔制看重候选人的经历和成绩。在学术界在商业界都在一定程度上依靠绩效选拔制,说明这种制度的合理性。
回复 支持(1) 反对(0)
前天 16:08 来自江苏省南京市
幸亏林毅夫来到大陆发展。看看那些来自台湾的帖子,既没有教养,又没有见识,井底之蛙还自以为是。
回复 支持(2) 反对(0)
前天 15:54 来自江苏省南京市
来自IANA [ 匿名 ] 的原贴:
质疑一下:中国在前现代时期真的领先于欧洲吗?李约瑟只不过是投中国所好,他的问题其实重点在后面一个:为什么工业革命没有发生在中国。

实际上,工业革命之前,各国的生产力差异很小,特别是被比较的国家都处于和平时期的话。如果当时有人均GDP这样的人均指标的话,中国大概也就处于中游,中上游。而且各国差异不大。因为农业社会高度依赖个人的体力,而人的体力之间的倍数差异很小。世界冠军百米短跑也就是9秒多,比普通男子还没快一倍。

但工业革命带来的机械化、电气化,效率差异是十倍,百倍,千倍。所以欧美的很多人均指标,曾经是中国的几十倍,上百倍。

“中国前现代领先于欧美”,这种说法,更像是一种文化上的自我安慰。实际情况是,前现代社会,各国的人均发展水平,其实差异不大。所以国家实力高度依赖于人口总数,而中国人口长期占据全球的两三成,所以规模很大。但是,算人均的话,处于和平时期的国家,都在伯仲之间。
在欧洲的中世界,欧洲同中国的差距非常大,那个时候的国王甚至都不识字,可见文化水准的低下。
回复 支持(1) 反对(0)
05-16 15:05 来自IANA
答非所问,原来林毅夫就这水平
回复 支持(3) 反对(1)
05-16 11:55 来自广东省广州市
历史偶然,元朝在河北和四川有大型水力纺织机。明朝时,有个大案,一个大罪犯可以跨省跨县逃,后来明朝就规定,人民没有批准不准离开家乡,后来搞海禁。在县里,什么都要种,工业品本地化,就不需要规模经济,然后纸币就没用了。 明朝县修得很漂亮,财富留在县里,但整体没赶上时代。清朝只是修修补补,人民比较自由,形成路径依赖,从明朝到现在,都是诸侯经济。
回复 支持(1) 反对(0)
05-16 11:39 来自台湾台北市
无论地球上哪个国家,游戏规则都是强者制定的,西方崇尚丛林法则,相信赢者通吃;东方文明更愿意抑强扶弱,少数强者只能迁就众多弱者。
回复 支持(1) 反对(11)
05-16 11:34 来自台湾台北市
来自辽宁省铁岭市 [ 匿名 ] 的原贴:
专制制度不改,举国皆是奴才,一切都是白扯
楼上的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你去了“民主”国家不是沦落街头,就可能死在白人的拳头下,你很强吗?
回复 支持(6) 反对(17)
05-16 09:21 来自IANA
文章一半是马屁
回复 支持(0) 反对(2)
05-15 10:15 来自四川省成都市
在我看来,人们在试图回答李约瑟之问时,发生了错误,包括林毅夫先生。表明上看是一个问题,而实际是两个问题,一是发明,二是运用,其实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科学技术的发明创造,与科学技术的推广应用,产生的条件,达到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前者可能更是需要的是认知,模型,实验…等,是小众即可完成的,而后者更需要的是体制,机制,商业形态…等大规模的资源配置与协调,两者都非常重要。但是就“工业革命”来讲,没有发明创造,加强引进,加大推广运用照样能掀起一场革命!只不过,在现代化的今天,科学技术的发明创造,难度更高,保护意识更强,推广应用的成本更大!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缺什么补什么。如果是发明创造有问题,那么我们就加强基础教育,如果是推广应用有问题,我们就加大力度改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达到引领科技高峰,国富民强,推动人类文明进步,革命就是成功的革命!
回复 支持(12) 反对(0)
05-14 22:57 来自香港
这个题目不如看三联生活周刊
回复 支持(7) 反对(0)
05-14 15:19 来自美国
来自IANA [ 匿名 ] 的原贴:
质疑一下:中国在前现代时期真的领先于欧洲吗?李约瑟只不过是投中国所好,他的问题其实重点在后面一个:为什么工业革命没有发生在中国。

实际上,工业革命之前,各国的生产力差异很小,特别是被比较的国家都处于和平时期的话。如果当时有人均GDP这样的人均指标的话,中国大概也就处于中游,中上游。而且各国差异不大。因为农业社会高度依赖个人的体力,而人的体力之间的倍数差异很小。世界冠军百米短跑也就是9秒多,比普通男子还没快一倍。

但工业革命带来的机械化、电气化,效率差异是十倍,百倍,千倍。所以欧美的很多人均指标,曾经是中国的几十倍,上百倍。

“中国前现代领先于欧美”,这种说法,更像是一种文化上的自我安慰。实际情况是,前现代社会,各国的人均发展水平,其实差异不大。所以国家实力高度依赖于人口总数,而中国人口长期占据全球的两三成,所以规模很大。但是,算人均的话,处于和平时期的国家,都在伯仲之间。
可能关于历史你没有深入了解到,西方都是通过战争完成工业革命,一个国家要想完成工业革命必须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但是往往这都是很难得。至于国家依赖人口总数那印度的发展为什么没有走到世界前列,现在科技的效率和生产力不是人工所能达到的。中国的资本积累主要是西方的产业转移,但是西方也不得不转移,密集和低价的劳动力是资本的最优选项,这是全球化的分工。
回复 支持(20) 反对(14)
05-14 13:58 来自日本
来自IANA [ 匿名 ] 的原贴:
从林毅夫身上,看到一个真理:千错万错,马屁不错!从司马南身上看到一个例外:拍马屁也会错,勃起来康师傅倒台了
林毅夫就是一个无耻的贱人,他因他曾经的台湾身份更具有欺骗性,CCP 巧妙的利用他的台湾人身份来欺骗世人,如果没有台湾人的身份,你看CCP 用不用他,CCP 最善于利用这些来欺骗世人。
回复 支持(32) 反对(12)
05-14 13:44豐竹高榮 来自香港
来自IANA [ 匿名 ] 的原贴:
质疑一下:中国在前现代时期真的领先于欧洲吗?李约瑟只不过是投中国所好,他的问题其实重点在后面一个:为什么工业革命没有发生在中国。

实际上,工业革命之前,各国的生产力差异很小,特别是被比较的国家都处于和平时期的话。如果当时有人均GDP这样的人均指标的话,中国大概也就处于中游,中上游。而且各国差异不大。因为农业社会高度依赖个人的体力,而人的体力之间的倍数差异很小。世界冠军百米短跑也就是9秒多,比普通男子还没快一倍。

但工业革命带来的机械化、电气化,效率差异是十倍,百倍,千倍。所以欧美的很多人均指标,曾经是中国的几十倍,上百倍。

“中国前现代领先于欧美”,这种说法,更像是一种文化上的自我安慰。实际情况是,前现代社会,各国的人均发展水平,其实差异不大。所以国家实力高度依赖于人口总数,而中国人口长期占据全球的两三成,所以规模很大。但是,算人均的话,处于和平时期的国家,都在伯仲之间。
古代领先这个说法本来就很搞扯,“古”具体是“古”到什么时候?“古”到哪一段历史?古代每一年的经济状况都不同。甚至一个朝代自始至终都有盛有衰。强有如开元盛世,衰有如明末清初百姓饿殍遍地甚至“易子而食”惨不忍睹。
所以脱离了具体时期的“领先”都是在耍流氓。
回复 支持(16) 反对(3)
05-14 10:42 来自日本
民主机制和科举制度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看似公平的内部竞争选拔机制!因此,民主国家和中国古代(清朝及之前)王朝都是“寿命”很长的!苏联如此短期解体就是社会主义是一种全新的社会制度实践或实验,还没有摸索出一套内部看似公平的竞争选拔机制!如斯大林,独裁体制,之后,人亡政息,苏联开启所谓集体领导,寿命也不长,1991年解体了!中国自唐武则天创立排挤贵族权势的科举制度以来的中央集权体制存在了1000多年,很长命!就是因为科举制度就是一种看似公平的内部竞争提拔机制!同样,民主制度也是一种看似公平的内部竞争选拔机制!给社会一个看似公平的跨越阶层的上升阶梯!而目前,中俄内部都没有形成或探索出这种类似的内部机制!
回复 支持(23) 反对(5)
05-14 07:54 来自IANA
从林毅夫身上,看到一个真理:千错万错,马屁不错!从司马南身上看到一个例外:拍马屁也会错,勃起来康师傅倒台了
回复 支持(32) 反对(2)
05-14 04:40 来自美国
不是中国人不行,而是制度的问题, 独裁制度不改,中国最后又是回到原点,从新再紧追别人的创新制度!
回复 支持(35) 反对(3)
05-14 02:33 来自荷兰
来自荷兰 [ 匿名 ] 的原贴:
林毅夫是有名的大力支持产业化政策的所谓“经济学家”。因为出生在台湾,对于大陆世人皆知的很多事并不了解……台湾人对于我们的传统文化非常自豪,甚至无限向往唐宋的璀璨的文明光芒。那是因为台湾继承了我们的民国传统,众所周知每每在朝代更替时,在大混战的同时也会催生中华文化的涅槃,但在大陆是完全不同情况。大陆是反传统,反帝国的僭主政治,理论上讲中华传统的权利结构不太可能出现僭主政治,但就在民国大混战,外部力量各种左右政局的情况下,共产党竟然立了近100年,但目前看来,一尊和他的特权阶级已经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皇帝系统,唯二的帝国主义,这些都是这个集团当初反封,反帝的对立面。产业政策是一把双刃剑,必须是精英中的精英才能使用,而且必须面对这个政策对于中小企业的伤害,我认为只有在北欧,日本这种极其精英的,自律的国家才有可能消化它的负面效应。在中国,就只剩下这把刀砍向内部了,现在新生的精英阶层已经基本全部躺平,给一个向内摧毁一切的僭主政治让路了,要知道现代社会也是以工业化为基础的世界,这些新生资本家就是这个国家的未来,而且他们多数还是一代在位,有很大热情为民请命。我不知道林毅夫现在是不是已经改变想法了,因为这个文章是很久以前的了,但事实上他的很多经济学建议都成为了少数阶级祸国殃民的理由,我们已经是一个高度集权的体制化的恶性循环的僭主政治经济体
来自IANA [ 匿名 ] 的原贴:
你说得太好了,请大家集资给丫买一个救生圈让他赶快再游过去吧
我不认为林毅夫是给捧臭脚的狗腿子,他只是被台湾的中华文化滋养得太好了,不知人最恶的那一面,我认为他是理想主义,他只是把台湾的文化嫁接到大陆了,台湾和大陆在49年以后已经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即便大陆走上民主,俩岸也永远无法同步了。
回复 支持(11) 反对(4)
05-14 01:13 来自美国
李约瑟之谜实际上早由黄仁宇解答了,不过中国人不承认罢了.黄仁宇认为,中国先进和落后是管理方法问题.用道德约检法中国经济曾经领先西方,因为大中国的分久必合的周期性发展了经济.中国落后是归于数字管理法学习太晚,是于1978年才开始.也就是说,从明未清朝民国共和国都处于内斗之中.从1978年开始,放下內斗,一心学习数字管理法.口号就是"时间就是金钱".这一条港澳台都早于大陆实行了,所以,中国分为一国两制的先后次序迈入先进.先实行数字管理的西方和港澳台先富裕,后实行数字管理的中国后先进.不实行数字管理的苏联就解体了.俄国現在的状况就是中国明未和清代,最多也是国共内战时代.
简言之,内战使中国衰退.和平使中国小康.如果再折腾一定解体退回延安时代
至于林毅夫的見解另有隐情,他得为政府谢恩
回复 支持(20) 反对(2)
05-13 23:02 来自IANA
看FT远不如看财新
回复 支持(13) 反对(7)
05-13 22:44 来自IANA
来自荷兰 [ 匿名 ] 的原贴:
林毅夫是有名的大力支持产业化政策的所谓“经济学家”。因为出生在台湾,对于大陆世人皆知的很多事并不了解……台湾人对于我们的传统文化非常自豪,甚至无限向往唐宋的璀璨的文明光芒。那是因为台湾继承了我们的民国传统,众所周知每每在朝代更替时,在大混战的同时也会催生中华文化的涅槃,但在大陆是完全不同情况。大陆是反传统,反帝国的僭主政治,理论上讲中华传统的权利结构不太可能出现僭主政治,但就在民国大混战,外部力量各种左右政局的情况下,共产党竟然立了近100年,但目前看来,一尊和他的特权阶级已经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皇帝系统,唯二的帝国主义,这些都是这个集团当初反封,反帝的对立面。产业政策是一把双刃剑,必须是精英中的精英才能使用,而且必须面对这个政策对于中小企业的伤害,我认为只有在北欧,日本这种极其精英的,自律的国家才有可能消化它的负面效应。在中国,就只剩下这把刀砍向内部了,现在新生的精英阶层已经基本全部躺平,给一个向内摧毁一切的僭主政治让路了,要知道现代社会也是以工业化为基础的世界,这些新生资本家就是这个国家的未来,而且他们多数还是一代在位,有很大热情为民请命。我不知道林毅夫现在是不是已经改变想法了,因为这个文章是很久以前的了,但事实上他的很多经济学建议都成为了少数阶级祸国殃民的理由,我们已经是一个高度集权的体制化的恶性循环的僭主政治经济体
你说得太好了,请大家集资给丫买一个救生圈让他赶快再游过去吧
回复 支持(10) 反对(9)
05-13 22:23 来自美国
久闻林毅夫的大名却是第一次读他的文章,很失望。他像一个诡辩政客。文章说是谈李约瑟之问关于中国科技落后的问题,但他一会儿扯到工业革命,一会儿扯到经济,一会儿扯到文化。比如说到专制集权妨碍科技,他却说德意志帝国在十八世纪引领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事实上,第二次工业革命即电气化的革命的引领者是爱迪生的电灯。而且工业革命和李约瑟之问完全不是一回事。我反而觉得,前几个问问题的人水平比林高,倒像是他们纠正林的混乱观点。砖家,自嗨就够了,别倚老卖老误人子弟了。
回复 支持(38) 反对(3)
05-13 20:33 来自浙江省湖州市
有为政府?~是法治政府?还是人治政府?法治的社会就像钢结构的建筑,能造出数百米的高楼大厦,每个房间都能看到外面世界,吸到新鲜空气。人治社会呢?~金字塔,石头一层压一层垒,高度有限,而且门没窗。中国政府往法治社会发展了吗?这些年,能看到的,只是权利越来越任性。
回复 支持(41) 反对(3)
05-13 20:19 来自IANA
先别管李约瑟之问,先回答一下钱学森之问吧。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钱学森的时候,钱老感慨说:“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钱老又发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看看现在的北大教授,再看看北大学生提的那些个问题……
回复 支持(42) 反对(1)
05-13 19:47 来自荷兰
林毅夫是有名的大力支持产业化政策的所谓“经济学家”。因为出生在台湾,对于大陆世人皆知的很多事并不了解……台湾人对于我们的传统文化非常自豪,甚至无限向往唐宋的璀璨的文明光芒。那是因为台湾继承了我们的民国传统,众所周知每每在朝代更替时,在大混战的同时也会催生中华文化的涅槃,但在大陆是完全不同情况。大陆是反传统,反帝国的僭主政治,理论上讲中华传统的权利结构不太可能出现僭主政治,但就在民国大混战,外部力量各种左右政局的情况下,共产党竟然立了近100年,但目前看来,一尊和他的特权阶级已经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皇帝系统,唯二的帝国主义,这些都是这个集团当初反封,反帝的对立面。产业政策是一把双刃剑,必须是精英中的精英才能使用,而且必须面对这个政策对于中小企业的伤害,我认为只有在北欧,日本这种极其精英的,自律的国家才有可能消化它的负面效应。在中国,就只剩下这把刀砍向内部了,现在新生的精英阶层已经基本全部躺平,给一个向内摧毁一切的僭主政治让路了,要知道现代社会也是以工业化为基础的世界,这些新生资本家就是这个国家的未来,而且他们多数还是一代在位,有很大热情为民请命。我不知道林毅夫现在是不是已经改变想法了,因为这个文章是很久以前的了,但事实上他的很多经济学建议都成为了少数阶级祸国殃民的理由,我们已经是一个高度集权的体制化的恶性循环的僭主政治经济体
回复 支持(20) 反对(4)
05-13 19:16 来自亚太地区
一会科学,一会技术,一会科技,你能稍微严谨一点嘛?!能有个学者的起码的样子嘛?!我们祖上科学领先过嘛?!
回复 支持(25) 反对(3)
05-13 16:42 来自江苏省南京市
这文章太长了,读不下去
回复 支持(3) 反对(1)
05-13 16:11 来自英国
长期看人口,生育率再过几年比韩国都低,别指望了
回复 支持(20) 反对(1)
05-13 16:08 来自江苏省南京市
没看懂林教授所回答的各个问题
回复 支持(18) 反对(1)
05-13 16:05frankie60 来自广东省珠海市
地球上三种典型肤色的人看上去是分工不同,白肤色人从事科学,黄肤色人从事技术,两类人共担科技,神秘的是黑肤色人对科技几乎不闻不问,但都在践行人类的演化。
演化,反映在经济领域,有盛有衰,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如题,说的是中国,其实是世界人类状态的一个缩影,即人类处于衰的阶段,就是没有科学新发明新发现新材料了,技术应用趋于山穷水尽只有内卷了。
由衰而盛,只有靠科学,在科学没有新发明新发现新材料时,怎么办?衰多久?怎么衰?实在没辙就还是移居或分居其它星球?或许看看人类远古历史记载的信息可以探究探究所以然。现状,其实有解,不过难解。《周易》有示,《老子》有道。
归根结底,人类我们是外来物种,来时就有计划和安排。
回复 支持(0) 反对(19)
05-13 15:25 来自日本
了解过去的历史和对比不同地区的各个时间段的技术先进程度和文化差异的最好方式就是“考古”及考古对比”。在欧洲,古希腊,古罗马遗迹遍布,建造这些遗迹所需要的科学知识水平含金属冶炼锻造如何?!同时期,秦汉唐古迹遗留多少?!所需的建筑及技术水平如何?!在古代,无论谁都得不得不承认当时当地自然提供的地理气候条件比人力本身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欧洲充沛的降水至今滋润着当地的农牧业!何况,大西洋和地中海的渔业资源!我们总贬低日本,而日本自古至今的充沛的降水和渔业资源,保证其平均谷物和蛋白质摄入量一直是高于中国人的!欧洲人,同样,其人均谷物和蛋白质摄入量是高于中国人的!相对稳定的衣食足就保证很高的文化艺术发展!我们保证全国性温饱也就是近几十年的事!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的目的基本有两个:一是打击并消弱贵族阶级势力,摆脱对他们的依赖,消除对皇权的威胁!二是提供给中下阶级~弱势群体的“上升通道”的同时,“威逼利诱”进而加强了对社会尤其是知识分子阶层的管控!溥仪说:清朝末期废科举使得当时大批知识分子失去生活和人生通道希望而造反!科举制度是中央集权的根本!普京不时打击资本寡头,也就是防止贵族阶层做大从而威胁沙皇权威!中央集权“消除了”内部良性竞争机制”必然走向保守和封闭!古日本的“藩间不可避免的竞争”不可能走向保守和封闭,因此,自宋,中国大量购买日本刀(冶炼锻造技术也许引进东南亚马来钢),日本刀战胜蒙古大军!日本也是早于中国引进和接受西洋火器“荷兰葡萄牙),欧洲更是“大公国林立”内外部残酷竞争程度远胜东亚!是竞争成就地中海文明和欧洲的崛起!也是内外部自然形成的竞争机制成就近现代的日本!而资本主义存在和繁荣的根本同样是“竞争”!!中国发展的根本也同样取决于竞争机制!由于科技进步,地理隔绝消失,来自外部的挑战或竞争永存,没有良好公平的内部竞争机制必然国不保,党难存!
回复 支持(24) 反对(3)
05-13 15:21 来自美国
来自香港 [ 匿名 ] 的原贴:
创新都在权力边缘发生. 权力的核心区, 创新意味着新的不确定性, 某些创新的影响大到动摇现有既得利益者的核心利益, 从而被全方面压制. 看欧洲文艺复兴的创新集中于德国意大利城邦而非君权的法国/俄国, 商业的创新集中于王权弱于民权, 海权大于陆权的英格兰, 荷兰, 工业革命发生于城市文化繁盛, 从而贵族权利弱于市民权利的英国.
权力的职责是保护旧的利益集团,创新是颠覆旧的利益格局,从这个角度,权力与创新是一对天敌。全球的现状,美国以及西方国家占据了金字塔顶端的位置,全球利益绝大部分由占据顶端的欧美占有,相关的法律、货币、秩序都围绕着他们的核心利益而建立,要想“盛”,唯有创新。
回复 支持(22) 反对(0)
05-13 15:08 来自北京市
来自香港 [ 匿名 ] 的原贴:
创新都在权力边缘发生. 权力的核心区, 创新意味着新的不确定性, 某些创新的影响大到动摇现有既得利益者的核心利益, 从而被全方面压制. 看欧洲文艺复兴的创新集中于德国意大利城邦而非君权的法国/俄国, 商业的创新集中于王权弱于民权, 海权大于陆权的英格兰, 荷兰, 工业革命发生于城市文化繁盛, 从而贵族权利弱于市民权利的英国.
创新从物理上说就是随机运动,越少的约束就越有更大的可能,约束就是权力。但完全没有约束的随机运动是会有多样的创新,但利弊参半,最终大视角看还是整体混沌态。所以约束还是必须的,但约束的量及方向是需要考虑的。国与公司类似,没见过哪个公司是纯放鸭子的管理,而都是中央集权,当然度的拿捏一定影响公司的发展及创新。
回复 支持(6) 反对(4)
05-13 15:08 来自日本
而共同富裕的正确理解,是要保障基础人群收入,允许一部分人富起来不动摇,杀富济贫最终是历史倒退。只有这样才会有公司的创新创造和繁荣。
回复 支持(13) 反对(0)
05-13 15:05 来自日本
公司制度是英国崛起大学伟大发明。复杂问题必须团队协作和利益协调。
回复 支持(12) 反对(0)
05-13 15:03 来自美国
来自IANA [ 匿名 ] 的原贴:
质疑一下:中国在前现代时期真的领先于欧洲吗?李约瑟只不过是投中国所好,他的问题其实重点在后面一个:为什么工业革命没有发生在中国。

实际上,工业革命之前,各国的生产力差异很小,特别是被比较的国家都处于和平时期的话。如果当时有人均GDP这样的人均指标的话,中国大概也就处于中游,中上游。而且各国差异不大。因为农业社会高度依赖个人的体力,而人的体力之间的倍数差异很小。世界冠军百米短跑也就是9秒多,比普通男子还没快一倍。

但工业革命带来的机械化、电气化,效率差异是十倍,百倍,千倍。所以欧美的很多人均指标,曾经是中国的几十倍,上百倍。

“中国前现代领先于欧美”,这种说法,更像是一种文化上的自我安慰。实际情况是,前现代社会,各国的人均发展水平,其实差异不大。所以国家实力高度依赖于人口总数,而中国人口长期占据全球的两三成,所以规模很大。但是,算人均的话,处于和平时期的国家,都在伯仲之间。
古时候所谓的生产力源于组织管理与统治而产生的生产力的集中能力,这是领先世界的
回复 支持(4) 反对(5)
05-13 15:02 来自北京市
来自辽宁省铁岭市 [ 匿名 ] 的原贴:
专制制度不改,举国皆是奴才,一切都是白扯
改是没问题的,但怎么改是个大问题。改成台湾的?菲律宾的?印度的?更直接的,是榜美国、英国或欧洲的大腿?你觉得人家会当你是自己人护着还是人家只是把你当狗?
回复 支持(10) 反对(13)
05-13 14:35 来自日本
有什么事实可以证明中国的古代科学强于西方?
回复 支持(9) 反对(2)
05-13 13:50Deexiang 来自IANA
文章结尾处提及一个观念:“有为政府”。不知道这个“有为”可否理解成故宫中和殿里面牌匾所书:“无为”二字的反义词?西方有一句名言:“一个明智的政府就是(管理得)最少的政府!” 那么,组织崂山道士,少林寺武缯学习毛语录的地方政府,是属于“有为”?!还是“无为”?!还是“无为无不为”……… 见笑见笑啦!
回复 支持(20) 反对(1)
05-13 12:07 来自海南省海口市
来自江西省抚州市 [ 匿名 ] 的原贴:
先选好屁股的位置,再确定一个结果或目标,然后围绕着它忙乎一番。这就是这个所谓的教授的一贯风格,要不能怎么总是讲些不着边际的话。
因为没有这个屁股,也永远不会有后人。从这里出来的人都不爱爸妈,不肯为自己家拼搏,还要反向舔狗的话,那随便哇,随便走,不是自己人,随便评论,随意议论。
回复 支持(7) 反对(10)
05-13 12:05 来自海南省海口市
此消彼长,月有盈亏。
回复 支持(1) 反对(0)
用户名: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