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盒、Emotech、卤水研究所的天使投资人解密:什么样的消费+新科技创新能拿到投资人的钱 - - FT中文网
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纳米盒、Emotech、卤水研究所的天使投资人解密:什么样的消费+新科技创新能拿到投资人的钱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全球科技巨头人工智能投资已达300亿美元,行业专家预测,2017年中国服务机器人市场可达240亿元规模。这其中最大的趋势是,与消费升级紧密结合的服务机器人,将逐渐演变成为人格化智能自主平台。

无论是医疗、无人超市、工业应用、服务、家居等,人工智能早已从几年前的前沿学术,演变成了如今相对产业化的高科技领域,成为未来智能社会的基础支撑。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全球科技巨头人工智能投资已达300亿美元,行业专家预测,2017年中国服务机器人市场可达240亿元规模。这其中最大的趋势是,与消费升级紧密结合的服务机器人,将逐渐演变成为人格化智能自主平台。

面对无处不在的消费升级与新技术驱动,资本方如何考虑?他们如何看待消费升级背后人群的变化?如何去伪存真的挑中真正有需求的人工智能项目?专注于新媒体、新技术应用及创新商业模式早期投资的乾明天使基金管理合伙人徐颖给出了她的答案。

2014年,有过20多年全球500强消费品牌工作经历的徐颖进入创投圈,关注消费升级与新科技带来的创新机遇。如今,她已经在这一领域投出了30多个项目。

面对小学生教育市场的纳米盒、由两位美食专家在广州打造的卤水研究所、主打情感机器人的英国公司Emotech,都是徐颖近年投出的明星项目。这些看似毫无关联的行业,在徐颖看来却有着深层次的共性,“他们把握了消费升级与新科技的大势,无一例外的切中了某个细分市场,他们有清晰的人群画像,可以提供比消费者想象中体验还好的产品,他们体现就是当下消费升级中创业者的匠心。”

人群的五大变化驱动消费升级

成为投资人之前,徐颖有超过20年的外企管理和市场营销经验。

1995年她加入宝洁公司市场部,开始外企市场行销生涯。通过不断拓展,1999年徐颖全面负责宝洁具有10亿营收规模的品牌运作。除了在宝洁公司的经历,徐颖还担任过历任耐克中国区品牌总监、帝亚吉欧(拥有百利、尊尼获加等世界第一洋酒集团)亚太区品牌总监,以及肯德基、必胜客母公司百胜集团中国事业部总监。20多年从事消费行业的经验,让徐颖深刻感受到消费升级带来的诸多变化。

第一个变化既是消费者人群。80、90、00后新生代的崛起,带来了巨大的消费者行为的改变,由此在众多细分领域衍生出新的消费升级机会。

其次,则是消费者心理。从“从众心理”到“我是不一样的”到“我就是我。”这种变化几乎打破了巨无霸品牌一统天下的机会,让细分市场再获新生。

徐颖进一步解释道,90年代大众追求的东西大同小异。“大家的需求总结起来就是要有面子。所有的选择都希望是有名的,大家都知道的高档的。需求同质化也促成了很多巨无霸品牌的诞生,如快消领域出现了宝洁,洗发水领域出现了潘婷、飘柔、海飞丝,据悉,该三个品牌当时能占到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

而消费者尤其是中产阶级,希望突显“我是不一样的”的心理,也在物质越来越充足的过程中发生的。例如,星巴克的出现满足人群需求的第一个表象就是,拿着它的白杯子代表属于白领阶层。

在行业研究中,徐颖还发现,90、00后新消费者在物质充裕的年代长大,他们的心理更加从容,“我就是我”,于是满足不同群体细分市场需求的品牌就会大量出现。

第三点则是传播方式的颠覆,导致消费者受影响的途径彻底改变。“过去品牌打知名度只需要在电视台密集投放广告。如今的媒体爆炸时代也同时是媒体阻隔时代,你很难知道什么渠道能有效接触消费者。如果能把握最有效触点,都有可能出来很有影响力的品牌。”徐颖说。

其四,徐颖认为是,中国文化和自信心的回归。90、00后出生成长在中国高速发展的时代,他们不会像以前的消费者,对西方品牌有盲目崇拜。年轻消费者更注重个性化,“他们更看中‘我喜欢的,适合我的’,这种自信也带来中国文化的回归。不管是对消费品、IP、文化衍生品,把握好这点机会都很大。”这包括,快消品领域本草护肤品的逆袭,以及带有中国文化标签的游戏大火,徐颖表示,中医、中国文化的回归都只是开始。

第五点,带有明确中国特色的消费者构建了巨大的市场。例如、空巢老人,60、70后,他们是非常有消费能力的一代人。徐颖认为,还值得关注的一个群体,就是“焦虑妈妈”。在中国,妈妈可能是最焦虑的群体,她们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全能孩子,什么都要学都要争取最好的。这些特色人群也会带来巨大的市场,等待富有正能量的品牌来开发。

基于上述对于行业和赛道的梳理把握,徐颖认为早期投资还是更看重团队和创始人初心,“如果创始团队很清楚自己做的事会给别人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或满足消费者某个特别大的潜在需求,同时团队有能力让初心落地。那我们就会认为是好项目。”

挖掘消费与新科技趋势下的匠心

参照上述标准,徐颖从2014年创办乾明天使基金以来,也投资了不少项目。

2014年,面对小学生教育市场的纳米盒获得乾明天使轮投资,该项目将传统用磁带才能跟读的教材,实现简单的手机操作,目前纳米盒几乎在没有推广的情况下,靠口碑传播已积累了2000万小学生注册用户。

@@@年,在餐饮领域,徐颖还投资了一家有两位美食专家在广州打造的一家60平米的卤水研究所,主打卤水潮牌,创始人的为了保证口味,获得投资后没有快速扩张,目前该项目在广州的两家店的产品,每天平均需要排队一小时才能买到。

在人工智能领域,@@@年,作为天使投资人徐颖投资了一家主打情感机器人的英国公司Emotech,Emotech是一家技术驱动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其团队更是由来自中外多国家的AI、心理学、神经学科、脑科学的科学家组成。2016年11月,在CES会展上,Emotech的智能情感机器人Olly获得四项创新大奖,2016年8月,该项目完成总额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徐颖说,这三个在消费升级领域的代表案例,虽然看上去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三个领域,但事实上,它们身上的共同点在于,都切中了一个细分市场,对消费人群有清晰的画像,“充分了解消费者,并提供比他们想象中体验还要好的产品,这三个案例体现正是消费升级中创业者的匠心。”

以Emotech为例,徐颖与该项目的结缘,就源自项目的两位中国创始人。

时尚、独特、新新人类,是2006年徐颖初次见到Emotech联合创始人陈希时的印象。而后,徐颖与陈希在百利甜酒项目上初次合作,两人通过对百利甜酒在中国的重新定位,让该品牌两年后的业绩飞速成长,品牌知名度在目标人群中超90%。

让徐颖印象深刻的是,陈希对于消费者洞察的敏感,“这种敏感也带到了人和人的关系上。”据徐颖透露,Emotech团队中最顶尖的科学家的初次接触,都是陈希“啃下”的。

Emotech创始人庄宏斌曾是人人网元老级员工,他从最初人人网只有几个人时就参与其中直到人人网上市,作为人人网产品负责人,庄宏斌经历了人人网所有的产品的迭代。人人网上市后,庄宏斌选择到UCL学习人机交互,并获得了只有3%比例才能拿到的优秀毕业生。

2015年庄宏斌回国融资,有投资人建议他做社交项目,并称靠其过往经历,一份社交项目计划书就给他几千万投资。但庄宏斌都婉拒,坚定要做人机交互。这份坚定在徐颖看来正是她期许的“梦之队潜质,能抵御诱惑、扛住挫折”。因此,这也成为徐颖自掏腰包天使投资的一个项目。

如今,从天使轮一路走来,徐颖看到了庄宏斌从一个单纯的产品经历到AI公司创始人的蜕变,“新一代,我们可以实现科创中国。”这是庄宏斌打动徐颖的一句话,在徐颖看来,一个真正的企业家,除了梦想,一定要有的就是使命感,只有这两者结合,才能让创业者百折不挠。

Emotech的吸引力不仅实现了创始人的梦想落地,也同样吸引了更多国际化多样化的人才加入,据了解,团队中已有十多个国家的世界级科学家加入,如谷歌DeepMind专家;英国包括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在内等多所顶级大学人工智能专业的优秀博士生;伦敦大学计算机统计学和机器学习中心的总负责人欧洲最负盛名的计算机学教授John Shawe Taylor也受邀成为项目的顾问。

不仅如此,其自主研发的类脑系统还在图灵测试中获得优异成绩,为了让Olly有更“人性”化的用户体验,团队还为其设计了专属的心理学架构。同时伴随Olly的迭代,Emotech还获得了世界AI行业顶级论坛和媒体的认可。“这些好消息每次都让人惊叹,但我深信什么样的种子开什么样的花。”徐颖说。

什么样的技术创新能拿到投资人的钱?

事实上,会选择人工智能作为投资消费领域的切入口,是因为徐颖认为,并非人工智能产生了新消费,而是人工智能技术让新消费的需求变成可能。“无论是无人驾驶,还是机器人代替流水线工人,这些需求本来就有,只是人工智能提供了一种效率最高的可行方案。不过,徐颖强调,她并不看好为了让人工智能的落地,人造一种情景和需求,“在场景需求都确定的情况下,比拼的就是团队和技术了。”

伴随人工智能的进一步演化,徐颖认为人工智能会带来的冲击,远比想象中大,不愿意拥抱AI的领域可能会被洗牌。对徐颖来说,未来关于人工智能与消费升级结合的投资,她会非常看重应用场景“场景或满足潜在的刚需,或是提高了效率。”

具体来说,第一,她会关注市场营销、大数据相关的工具创新,例如人工智能引导广告投放,以及人工智能对市场研究效率带来极大提升的项目。此前,徐颖投资的数字新思,刚成立两年就被全球广告研究基金会评为了最佳创新企业。

第二,会选择自己能看懂的,有明确商业落地场景的创新。徐颖举例表示,其投资的仓储机器人吉特机器人,已在中国市场巨大的电商仓库中,有明确应用场景。

第三,则会选择能极大提升效率,让原来有限资源能最大公平化的创新。徐颖很看好人工智能在医疗和教育领域的应用,“名医、名师在中国都是极其匮乏的”。能通过人工智能,无论是医学影像识别应用,还是学生知识传播应用,都会有很大市场。

第四,则是面向To C端能成为家庭智能入口的创新。徐颖说,Emotech就是最典型例子。不过她强调,这是最难的领域,因为对技术的挑战极大。“Emotech其实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项目中有太多天才加入,连UCL的人工智能之父都在项目中担任重要顾问角色,这才让这个不可能的任务成为了可能。”

徐颖认为,其投资的Emotech项目的发展过程,其实体现的正是其对于消费趋势的把握和分析,据了解,在公司的初创阶段,Emotech团队就在美英中三国,做了多达40场的85后中高收入者调研。

他们发现新的消费理念是具有全球共性的。“人们希望新科技让生活更便捷,希望彻底解放双手,轻松交互。”结合这样的需求,Emotech起初考虑过通过手势来做识别,但经过讨论,很快转变为通过语音才是真正解放双手的趋势。

徐颖说,让Emotech最与众不同的就是情感。团队反复讨论过机器和人的区别是什么,结论是“学习能力和情感”。于是Emotech最初建立的核心技术壁垒,正基于这两点。

“人和人关键的交互是情感陪伴,这也是消费者对未来机器人助手的期许。”未来,什么是情感机器人会面临的挑战,徐颖说,“如何走在趋势的前面,挖掘人们心中潜在的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的需求,用新技术去实现满足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