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金奇:中国浪潮

王丰:非常感谢我们的老板非常懂行的讲话。但是我有点遗憾,就是老板把我想讲的话抢走了。因为《金融时报》不光是像名字一样报告金融和宏观经济的媒体,我们近年来对中国科技企业和科技创新的报道也是跟得非常紧。我本想讲一下最新的阿尔法狗的报道,在我们网上赢得大量的关注和评论。 我跟大家具体介绍一下我的老板。她之所以非常了解中国最新的趋势,是因为她本人是记者出身,她对这方面的报告和管理20多年了。 下一位介绍的是另外一位资深的领导,是FT内部首屈一指的“中国通”。等会儿,大家可以感受一下他的山东口音的中国话,来为大家主持非常精彩的论坛! 下面有请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新兴市场主编金奇(James KYNGE)先生! 金奇(James KYNGE):非常感谢!我怕我说中文说得很美好,而且我没有山东口音,我有英国口音,但非常感谢你很好的介绍! 我先想请两位同事上台,第一位是陈龙先生,这个小组讨论讲的是中国的浪潮。我们今天会讲到中国对全球的冲击以及影响。第二位嘉宾是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有请到台上。 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主题,然后我再介绍一下讨论嘉宾。 首先,实际上在中国社会当中有两大浪潮,第一位是TFboys,我想这对我们来说太年轻了。第二个浪潮是今天讨论的浪潮,就是中国技术的浪潮、中国系统的浪潮,它们从中国波及到全球,我觉得这个规模是巨大的,而且这个浪潮是最新的一场浪潮。可以说我们在这上面请来两位顶级的专家,他们会跟我们一起讨论这样一个伟大的现象。 在我的左手边是陈龙教授,他是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大家都知道蚂蚁金服总部在杭州。陈教授也是来自陈困学院(音译)的教授,他在多伦多获得博士学院,2014年加入蚂蚁金服。我们知道2014年之后蚂蚁金服在全球有很好的发展,一会儿会请陈先生讲一下中国的浪潮。 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也是《金融时报》的老朋友,他是BDA的主席,可以说他有25年的经验了,对中国的技术特别熟悉。最近邓肯也因为另外一件事出名,就他写了另外一本书《阿里巴巴—马云和他的102年梦想》,这本书已经翻译成16种语言,现在的全球销售额都不错。邓肯先生,你要是给我做广告的佣金,我会很感谢的,就是给数码币好了。 邓肯先生,我想问一下您觉得中国浪潮有什么独特之处?实际上我们有中国“新四大发明”,正在拓展到全球。实际上,我觉得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个完全新的时代,你能不能讲一下您的观点? 陈龙:首先我想讲一下数码技术和之前的技术有什么不一样。比如说说到技术创新的时候,我讲一下什么叫数码技术。 我们现在看到这样一个现象,就是技术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拓展,它的普及性让我们感到非常惊讶。可以看到自从工业革命以来,有了蒸汽机之后,有了电之后,实际上你看到所有的技术快速地波及到全球。但是你看现在只是几年的时间,比如说在肯尼亚,他们在四年的时间里就覆盖到了四千万的用户,阿里配(音译)三年里有了5亿活跃用户。印度的PTM也花了两年的时间,就获得了2亿的新用户。这些数字,我觉得它真实的史无前例的,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这就是技术的力量。 第二点,当我们考虑到技术进步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区分发明和创新,这两点是不一样的,是什么推动了我们经济的发展?我们要说是创新,而不是发明。因此,我认为全新的发明浪潮,在技术上讲,实际上它也是一种创新。实际上并不是中国发明的,而是中国广泛地应用了,让几亿的用户在使用,我觉得这是很特殊的。比如说我们做了金融科技,我们现在做的不是金融科技了,我们认为硅谷这些金融科技公司叫金融科技公司,但是我们在中国的话,我们告诉他们我们认为他们是以技术为基础的金融生活公司,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去使用。而在中国,可以说金融科技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我觉得它整合了技术以及用户,它是以技术为基础的。我觉得这里的一个特点,当我们说到新的“四大发明”,比如说有阿里的支付宝,还有共享单车,还有这些高速铁路,我觉得这些都是金融科技推动的革命浪潮,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它广泛的用户基础。这就是中国的独特之处。 金奇(James KYNGE):邓肯先生,刚才上台之前您告诉我说中国移动支付的独特价值,将会达到9万亿美金,根据BDA的预测数字。我要说目前中国是移动支付最大的国家了,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需要有中国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 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中国是一个大实验室,比如马云告诉我们的DT世界或者是大数据,可以说中国是大数据的应用,中国就是一个活的实验室。我现在生活在中国,我感觉到在一些技术上面,好像在后退了。比如说我实际上是苏格兰人,我们比较小气,我们经常说我忘记拿钱包了,但现在有了支付宝。 像在印度这样的国家,我星期一的时候还在孟买,印度好象有了一场革命一样,他们把卢比取消了。实际上那时候是没办法付钱了,然后大家都在用PTM来付钱。突然因为不同的原因,现金消失了,大家只好用移动的支付。比如说印度公司看中国的时候,他们现在更关注中国而不是硅谷,因为中国的规模太厉害了。美国的苹果,实际上并没有深圳、阿里巴巴或者腾讯这些公司的经验。实际上中国的交易量实在太大了,可以说中国对全球的影响是巨大的。实际上,中国也正在输出它的资本和很多的想法,很大的问题在于它能走多远,在西方市场能走多远?因为中国的西方市场也是受到保护的。 金奇(James KYNGE):邓肯,你刚才讲你有点小气,我也在英国生活过。实际上我们在英国也是太落后了,因为我是不用数字币的,我不用手机来支付的,我还是用支票或者是信用卡。邓肯,我们上台的时候他给我第一个188个在手机上面的钱,我觉得他是很大方的! 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我想要回来,这是我的信用,这是我的贷款。 金奇(James KYNGE):我现在就给他100块钱人民币好了,我现在还有88块的数字币。我要问一下蚂蚁金服如何驾驭浪潮?当我们说到数字经济的时候,蚂蚁金服是在引导浪潮的。 蚂蚁金服在全球也是收购了很多的公司,在全球的哪一个领域,对你的技术特别喜欢? 陈龙:刚才讲中国非常成功,它成功地把这些技术应用起来了。实际上,比如说电商还有移动支付,它们是双胞胎,实际上另外一个都缺不了这一个的支持。比如说支付宝,以前我们都没想过它会提供金融服务,我们那时候只知道支付宝是电商必备的支付方式。 我们又说这个数字时代,像商业交易发展得太快了,实际上现在我们有的时候因为现金的缺乏,那时候我们就用支付宝解决了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很容易懂的逻辑。但是我看到其他国家并不用移动支付,但他们慢慢知道网上有商户在卖东西的时候,必须得有这样一个信用平台。有时候很多小商户没有信用历史,他们没有办法贷款,因此我们就给他们提供贷款。在过去几年,我们为800万中小企业提供了这样的贷款,主要都是在中国的800万小商户提供贷款,这就是我们这样一个来历。 可以说我们通过解决问题来发展我们自己,但是我们现在意识到利用技术,可以创建一个新的金融制度和系统。实际上,我们可以把这个技术在很多国家复制,尤其在一些人口大的国家复制这些技术。比如说有很多国家,他们的银行业也不是特别发达,这就是我们蚂蚁金服这样一个新的市场。比如说亚洲国家,比如说马来西亚、泰国、印尼很多这些国家,都可以找到我们蚂蚁金服的市场。 所以说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在全球化的过程当中,我们学到了一点,我们把它叫做“全球化,同时做本地化”。如果你看以前中国公司走向国际的时候,他们会建立一个分部,然后去销售自己的技术。但现在,其实我们找到一些新的生态合作伙伴,他们的价值跟我们一样,我们就可以在本地为本地人提供很好的服务,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全球化的同时,做好本地化。 所以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进入很多国家,比如说印度。 金奇(James KYNGE):你刚才讲到有2.15亿用户,这个市场增长得非常快。但为什么在印度,你们如此受欢迎?你们的USP在印度多高?还有独立销售点是什么? 陈龙:首先,我们的技术传播速度在印度的确非常特殊。如果你去看去年年底四行的报告,它讲到全世界大概20%最穷的人,其实70%的人已经有手机了。所以说大家可以看到这是非常不同的,跟以前相比。 我们在不同的国家,使用的案例都不一样。在中国,我们的电子支付是起始于电商,但印度不一样。我们看到印度人使用它付水电费、买电影票,所以我们的使用案例在各个国家都不一样。我们发现如果你去看同样的技术,不同的国家的使用案例可以非常不一样。所以说,你必须要和本地的团队一起合作,因为他们才是最了解本地消费者的。 我记得2015年年初,我们和PTM(音译)谈,那时候他们的用户才一千万,所以我们做了很多的头脑风暴,就在我们的总部,就在这里。我们谈到怎么样帮助他们的老百姓用电子支付来买电影票,然后怎么样去发展电子商务。两年之后,你看这个增长速度如此之快,这不是一个中国的故事,这是一个数字化的故事 金奇(James KYNGE):印度真的不一样,你看不是电商驱动的。还有一个是我们的贫穷人口需求不一样的。邓肯,你看这个现象不仅仅是蚂蚁金服的现象,其实在这个行业还有其他的一些例子。中国的技术已经几十年了,你觉得在全球它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我的问题就是中国公司会不会在移动支付方面引领全球?像苹果这样的公司,是否能够追得上中国? 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全球的趋势怎么样?一部分要看规模。当然,现在苹果现在有很多,但是苹果现在加在一起,没办法和安卓手机加在一起那么多。所以说苹果公司在内容方面是为王,但是在量上不是为王。所以我觉得在规模方面,特别是新兴市场,其实很多人买不起苹果,所以中国的确有这么大的规模。同时,中国有很强的互联性。我们以一年的中国游客为例,他们会订宾馆,买《金融时报》,在全球买货物,这是支付宝进入欧洲、美国非常好的契机。我看到过这样的一个新闻,比如说像支付宝,现在月纽约出租车司机都接受了,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们也看到中国留学生在英国,有20万,马上就到30万了,所以我们看到这是中国互联网金融方面的优势,还有很多新兴市场。我们看到阿里的一些解决方案,已经渗透其中。像留学、旅游,都是中国的契机,同时阿里巴巴现在也正试着把天猫打入欧美一些发达国家。 所以说,像旅游、留学,还有像的“双十一”这种契机。 我们看到中国和西方不一样,比如说美国。美国在电信、金融、航空方面的保护非常强的国家,国外的公司包括英国的公司都很难渗透。特别讲到信用卡,同时费用,你看苏格兰人很小气,我真的不喜欢使用美国的卡,他们的收费总是有3%、5%好几个点。 我觉得全世界省的人,其实用了中国技术就会喜欢上它,因为你不需要付这些中间费用,所以说我觉得在支付方面,中国有足够的技术挑战西方的技术。 金奇(James KYNGE):我是一个新闻工作者,我将会穷追不舍。你觉得中国的技术会领先全球吗,在技术上? 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陈教授教授也知道美国也有支付公司。其实蚂蚁金服在欧美收购了很多的公司,如果说我们克服信息的安全性、网络的安全性。其实我经常参加一些研讨会,包括中国的一些国际研讨会,很多的国际客人都说中国人怎么敢去买蚂蚁信用、芝麻理财?我觉得西方对于隐私,历来来说是非常强调的,这方面做好了就好了。 还有一个是便利性。在中国的大街上,你去卖瓜,9块一个。但是人们身上有十元,你还要找出这一元。但是现在的电子支付(支付宝)就非常方便。当然,我们现在还要交芝麻信用的押金。如果它变得更方便,在全世界更容易传播。 金奇(James KYNGE):我的出租车司机也是收支付宝,真的非常方便。我们时间不多了,很快讲一下。在一个没有保护主义的世界当中,你觉得中国的技术能很快传播吗? 陈龙:可以。 金奇(James KYNGE):陈教授,上星期在英国,我第一次注意到有一个广告,在我们的地铁,是支付宝的广告,广告只有中文版。我的问题就是,你们的战略只是为了吸引在国外的中国游客吗?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 陈龙:其实我们肯定希望吸引每一个人。所以说,我们的全球战略其实是两部分组成的:一部分,我们希望能找到本地的合作伙伴,能帮助他们在本地成长,同时帮助我们自己在那个地方成长。当然,这也是要克服不同的监管规则,每个国家的监管规则都不一样,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另外一个部分,对于每一个中国人,不管走到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我们希望他们都能用上支付宝,我们的目标是渗透200多个国家。所以在全世界很多国家,我们要和很多商户合作,这也是我们一个核心战略之一,这也和邓肯先生讲得非常相关,比如说像以色列已经可以用(支付宝)了。所以我们希望吸引每一个人,但是每一个地区的战略有所不一。 金奇(James KYNGE):非常感谢!我希望讲一个故事作为结尾。我住在牛津,我们看到ofo来到了中国。这是中国一个好例子,中国的创新可以帮到英国的消费者。现在有了这些自行车,你打开它,通过手机把自己的数据登上去,在手机之上,我们马上就看到了所有正在打折的餐厅,因为你使用了小黄车。所以这是非常好的例子,就是说中国的浪潮现在已经波及到了英国牛津。 我现在因为这个小黄车,看到了这些信息之后,我肯定真的能够找餐厅享受这个实惠,到餐厅销售打折的餐。在中国有芝麻信用,你不需要有现金,就可以用共享单车了。同时,你马上也能够享有保险。出险的话,你也能够非常便捷地获得理赔。你可以给我一个很高的芝麻信用分吗? 陈龙:可以谈。 金奇(James KYNGE):非常感谢!大家鼓掌一下,非常感谢我们的嘉宾,谢谢他们参与精彩的讨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