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年度对话II:最美的投资

发言嘉宾

胡海泉,音乐人、海泉基金创始人

主持嘉宾:

王 昉,FT中文网编辑

主持人:下面我要介绍的是一位明星,他既是一位明星音乐人,也是一位明星投资人。他刚刚走进场的时候,甚至包括我们自己的同事在内,争着跟他的合影,就可以看到他的影响力。

首先有请本次对话主持人王昉女士。

王昉:大部分人知道他在歌手身份以外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投资者。但是我刚才跟他午饭的时候,我觉得让我最惊奇的是他什么也没有拉下,在所有做的事情上都亲力亲为,而且齐头并进。

举几个具体的数字,他20年前作为一个歌手出道。在20年前历程当中,专辑总发行量超过1200万张。2005年的时候自己创业,所以是一个创业者,然后开始慢慢进入天使基金,现在慢慢开始在投资这一块做得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有五支投资基金,旗下管理13亿元的投资。加上他天使投资的时候投的项目超过4000个,而且80%的企业获得下一轮的投资。

他在做这一切的同时,他还在不断做音乐,还在当主持人,还在产品各种各样的真人秀及美食节目。所以报纸上有一个评价是这样的“不是唱歌的投资人,不是好的美食节目主持人”,现在请海泉上台!

胡海泉:大家下午好!我是一个多功能的工具!

王昉:现在有一个词叫做斜杠人生,就是一个人的toilet下面有加一个什么什么斜杠,所以这是典型的斜杠人生。

所以我第一个问题,你每天能睡几个小时的觉?

胡海泉:最近一两个月是五个小时。

王昉:不太够。我第一个问题,现在是一个跨界的时代,很多明星都开始做投资。但是,明星做投资,有的时候大家也并不是特别看好。比如说著名的天使投资人徐晓平(音译)老师就说过明星做投资人,名气是他的优势,但可能也是唯一的优势。这一点,你怎么看?

胡海泉:晓平老师当这我的面不是这么说的。我觉得明星投资和明星理财是两个概念。如果你把自己的财富交给其他的机构去管理,那叫明星理财。明星投资,还是专注于你所关注的投资领域,去研究、分析,去做投前和投后的管理。这对我们自己的职业来讲,是完全不同的职业,它是一个跨行业的事情,需要重新学习,重新累计经验和人脉。

王昉:大家最大的置疑,就是明星是不是来玩票的。我们现在任泉以前是明星,但现在为了投资彻底出了演艺圈。可是你基本上是自己做,所以你怎么作出跨越,并且在专业度上得到投资界的认可?

胡海泉:首先,我没有完全靠自己。任何一个创业行为或者一条路,都有同行者,有伙伴和合伙人,这是肯定的。毕竟在投资和金融领域来讲,还有很多的知识需要弥补,这不是一天两天看几本书就能学会的。

王昉:刚刚午饭的时候,你说同时是北大长江商学院以及杭州湖畔大学的在读生?

胡海泉:是的。

王昉:去年基金从业资格考试,一下子通过了。现在为了做节目,还在尝试考主持人证,所以真的是学霸。

胡海泉:没有。在某些领域来讲,有一个从业门槛。如果我们学会不要求考,我也会继续做投资,但是我要尊重规则。另外一方面,只有尊重规则,跟大家在同一个起跑线做同样的事情,才不是所谓的玩票。玩票并不代表我对这个事感兴趣,多站几个台,把自己的品牌形象背书到项目。我觉得真正的投资,是真正跟随创业者投资。

王昉:所以你在不断学习新的行业、新的风口,你是怎么了解他们的?

胡海泉:我觉得首先基于好奇心。我们以前比较早的时候做个人管理公司,做天使的时候,就是基于好奇心,基于对新的渠道、新的技术感兴趣。

王昉:不是因为互联网的唱片销量吃紧?

胡海泉:这是全行业的事,不是我的事。因为移动互联网或者互联网时代,的确让传统唱片转了面貌。我基于天使投资,也是基于我们的行业了解互联网,了解未来的消费者如何选择和生活的。在这个过程中,我才发现除了音乐这个行业之外,还有太多行业在转变,还被颠覆。所以这是基于兴趣。你刚才问到的问题是我跨行业的学习,我觉得做投资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尤其是早期投资。早期投资,更重要的是要发现、判断、分析,另外每接触到一个行业和一个新的创新的时候,那种收获感或者能够获取的满足感,的确是其他行业带不了的。

王昉:我知道作为一个艺人或者是艺术创造者,很多时候要非常感性。我知道你从小是一个诗人,你爸爸是军旅诗人,所以你从小有写诗的习惯。这是一个多么感性的事情,可是投资是真金白银看数字非常理性的事情。所以你的频道切换,是怎么进行的?

胡海泉:其实我挺享受双重身份的。因为大家往往会说把它当做两件事情,比如说创作是很感性的事。但是我觉得创造是很零星的东西,但原始的东西落笔之后,可传播的作品是理性的过程。比如说我们对唱片的制作和推广,比如说我前天晚上还在录节目,我们改编了一首歌,每一段旋律是上行、下行和弦的设置,这是一个理性的问题。对投资来讲比较感性,因为没有太多的模型判断你成功,所以有一部分感性的思维,才可以帮助你投资。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是理性的,我们做所有的决策,其实都是潜意识的感性的东西在决策。我们希望有技术的东西,有激发的东西,但最终还是跟随自己的内心。

所以我所谓的理性和感性的两端,可以由一个冲动直接过去了,我不用很难受地来回挪。

王昉:很多天使投资人有自己的风格或者是理念,比方说有些人只看项目不看人,有些人只看人不看项目,你看什么?

胡海泉:我什么看,他们这么说有点极端,其实大家都要看,不过在哪个阶段、什么样的企业、哪个行业。在很简短的行业来讲,一个企业的创新早期要靠技术。团队重要不重要?当然重要,但是在某一个阶段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在投资过程当中有这样的企业,最开始非常好,因为技术很领先、理念很领先,市场需求也对了,但考虑团队运营时候,其实就弱了,所以那时候就要看人了。没有任何一个创业者,天生就是每方面都强。真正好的创业者或者是企业领袖,他是在那个过程中快速学习,或者是吸纳合作伙伴,或者能快速整合资源的人。

所以要有一个好的科学家来创业的话,目前来讲我们是比较谨慎的。科学家创业,我们是比较谨慎地看。但是我们相信只要你有独一无二的“法宝”,才有机会成功。如果你一进入的时候没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光靠所谓的运营不可能。

王昉:投资圈看你投资历程的时候有一个问题,有一个比较大的疑问。你本身是歌手出身,为什么在选择投资对象的时候,很多人你没怎么碰娱乐行业,你是做医疗器械、智能家居,还有我们提的平衡车,你是从这些开始的,可能要到2017年1月份,你才有第一支文创的基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考虑?

胡海泉:其实我的确在最早做天使投资的时候,决定做基金管理公司的时候,我给自己设定了目标。因为我认为文化投资之于我来讲,在未来才更有价值和意义,或者是使命。

王昉:这是你终级的目标。

胡海泉:对。如果我不懂得判断的投资标准,包括投资后的管理,包括投资行业领域的资源,其实没有办法做投资,因为文化投资的主语是投资。所以我给自己设定了标准,我就觉得在其他行业累计信心做投资。做文化投资,才是我更有使命感的事情。

王昉:所以前面哪些都是热身行为?

胡海泉:不这样讲,我还是做其他方面的投资。做文化投资,其实我这么多年来参投过文化的项目,包括文化的公司,没有停止投资,只不过用完整一支基金管理公司的话,是今年开始。

王昉:为什么是现在?你觉得现在泛娱乐进入到一个比较大的你认为可以进入的时刻?

胡海泉:这是国家的趋势。我觉得文娱领域的投资,或者是泛娱乐领域的投资,包含很多东西,不仅仅是我们平常看到的音乐演出、版权制作,有很多方面的创新。比如说技术引导的宣发、传播,还有自媒体,都在文创领域。因为未来的营销和产品都是人格化,靠内容推荐,不靠传统的广告,所以我认为这里面有非常多可以深挖的地方。这是整个投资领域都关注的,不是我个人。

王昉:我刚才的同事提到TFboys,我作为一个年纪比较大的。

胡海泉:你年纪很大吗?我感觉是听着我的歌长大的。

王昉:同龄。我觉得这些粉丝表达出来的购买力,他们的消费冲动,他们对粉丝所追求的明星的忠诚,让我非常看不懂。您作为一个来自这个领域的投资人来讲,您怎么看这个趋势?

胡海泉:一切存在,皆有道理。这是为什么?其实这个时代跟过去的时代产生内容、传播内容的方式变了。比如说我们把明星看成一个产品的话,过去的时代其实是一个精英时代,就是少数的行业精英通过自己的专业技术把一个产品打造到极致,推向市场做最大的营销。可是现在的时代,明星是养成式的,也就是说跟我们的消费者和受众群体共同成长。所以TFboys粉丝是妈妈、姐姐,她们是陪伴你的成长。三个小男生在最开始出道的时候很稚嫩,表演、舞蹈上不专业,唱得也不是那么好,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消费者陪伴他的成长。所以你看他们举全世界粉丝团之力,全世界买广告给他庆生,她们是他的投资者,得到的回报是养成。

王昉:这样一个文娱的时代,对你们的投资者提出什么新的课题?

胡海泉:我们必须要了解,如果他们是消费者的话,他们的心态到底是怎样的。所以我们现在看传统行业的经济公司、版权公司和电影公司,其实都是过去时代的。我们看到未来所有产生内容的内容创造者,产生内容的过程和发布内容的过程,其实都要深度地跟消费者或者观众交互才可以,而不再是过去那种我做什么、你买什么,你不买我就亏了。其实很简单,我在创作之前跟你有深度互动,这个叫定制化。我们过去在这个行业叫明星一对多,也就是说恨不得打通全部的市场,最好所有的人都喜欢,而我们现在是垂直化。

王昉:只要在一个领域忠诚?

胡海泉:对。所以粉丝经济,也就是过去来讲一个明星演的电影你买票,这不叫粉丝经济,叫粉丝消费。粉丝经济不是过去传统的2.0时代的买衍生品,就是我出一个什么小产品,你就买了。在这个特别牛的电商时代,去渠道、去中介,每一个明星自己本身就可以生产自己的产品、制造自己的产品,只要供应链做得好的情况下,不再像过去只是做一个衍生品,交给一个代销商做。所以这个时代,对创造内容的人来说是极好的时代。

王昉:所以投资生涯,对你演艺人生有什么样的影响?

胡海泉:肯定有影响,对舞台上表演的人不简单是职业化,要了解、吸纳很多的感受。我做投资人的事情,其实也是丰富了自己的人生,有很多新的体验,它可以变成我的创作,可以变成我表演形式里面的一个内容。

王昉:您作创造一首歌的时候,会不会说这首歌在某个渠道更符合当下投资的热点,或者是受众的热点,你会这样创作它吗?

胡海泉:理论上讲不应该这样,因为写歌应该是发自肺腑了,但是可以选择它的受众。我不认为写歌是一个工作,我也不认为唱歌是一个工作。而恰恰我干这个事情20年,靠这个赚钱。

王昉:你作为投资人,可能头脑要非常冷静地看一个IP会不会有一个潜在的投资价值。但是你作为一个艺人,比如说作为一个艺术家,你看一个人完全是从艺术的标准来评判他。所以当这两者发生冲突的时候怎么办?比如说有一个人真的唱得比较差,但是市场非常喜欢他,你投不投他?

胡海泉:你说的是谁?

王昉:我不能点名。但是反正在我的朋友圈里,大家都说中国的小鲜肉们没有演技。

胡海泉:但是我们看到他们的演技在提高,这是一个养成式的,他们也在快速成长。我过去帮助很多年轻歌手制作专辑的时候,他们的确是刚刚选秀结束,很红,但是没有经验。但现在我们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们变化一样。包括我也一样,20年前我也很生涩。而现在比过去更有经验。

王昉:我们今天跟技术相关,我好几位同仁都讲到AR技术风口。AR在投资人眼里,是下一个风口吗?还有AR会怎么样改变或者颠覆娱乐的世界?因为娱乐是一个非常创造性世界,大家创造说创造是AR最难攻克的堡垒。怎么看?

胡海泉:我觉得这不是一个风口,接下来50年、100年,AR是加速人类的工具,只不过我们还没有在眼前看很多神奇的改变。但也许20年《金融时报》峰会的时候,大家会看到一个新的改变,而且把它看成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人类加速进化的过程当中,AR对娱乐的影响首先就是娱乐体验是颠覆式,我们听音乐、看图像的方式在未来会转变。更重要的是有人讲艺术创造力会不会被AR颠覆,我觉得谈不上颠覆,我们要冷静地应对自身的变化,我们跟一千年以前的自己不一样了。所以一百年以后的我们,也不是现在的人类。那时候我们利用AR,我们自己就是AR的主体。其实我们也无非是各种元素的算法之一而已,这么说的话我们跟AR是平等的。我们不要害怕,也不要过于崇拜,因为未来我们就是AR的一部分。

王昉:时间差不多了,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很多明星做投资,身份太复杂,可能很多人最后还是想要有一个分离。想要有一个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对你来说这是一个问题吗?将来有一天,你想完全成为一个艺人还是投资人?

胡海泉:对我来讲没有一个完全的概念。站在舞台上,你会有千喊百应的体验。一旦有这样的体验,他这样的体验是不希望停止的。其实我做一切事情,就是基于兴趣,寻找体验感而已。所以越丰富的体验,就会给更多的身份创造动力。

王昉:非常好!预祝你们从今年12月份开始的20周年的巡回演唱会成功!

胡海泉:是的,到时候有杭州站,邀请大家买票观看!

王丰:非常感谢!我有一个问题想问,FT中文网最近一直在做振兴经济方面的内容,不知道您对现在东北最大的文化艺术输出产业怎么看,就是直播喊麦,作为德高望重的音乐人,您怎么看这个现象?现在很多人认为这是振兴东北唯一的希望了。

胡海泉:其实这是玩笑话。但它让很多人找到了一个新的生活场景和出路。比如说前两天我邀请喊麦界天王MC天佑(音译)来做我的节目,就发现这个男生特别可爱,因为他成长在一个很市井的环境里面,他是一个卖车的。所以他接触了非常多的生活养分,都变成他现在的创作来源,而且他整个气场有那么大的共鸣场,就算你我不是他的粉丝,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他就有存在的价值。但是东北寄希望于十个、八个天佑不够,我觉得应该是靠对创新的理解,然后是整个社会文化对于新兴领域的真正投入,包括对试错的包容度。

我作为东北人真心是希望,但现在看还是举步维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