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两位乔布斯信徒的厮杀:张小龙和雷军

18岁那年,两个同龄人不约而同地读到一本叫[硅谷之光]的小书,里面讲述一批在硅谷创业的年轻人,其中最出名的叫乔布斯,他打算反叛全世界。

18岁那年,两个同龄人不约而同地读到一本叫[硅谷之光]的小书,里面讲述一批在硅谷创业的年轻人,其中最出名的叫乔布斯,他打算反叛全世界。从此,这两个人被他的精神和风格、乃至穿着所迷惑,此后的三十年里,乔布斯像一个卡夫卡式的存在,他启迪了一代人,同时也禁锢了一代人。雷军和张小龙出生于1969年,此时,分别就读于武汉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

在很长的时间里,他们是中国最好的程序员之一,甚至他们认为自己将一辈子都是程序员。1996年,雷军在北京创办了最早的BBS站点——西站,张小龙则在广州开发出令人惊艳的电子邮箱FOXmail。再后来,雷军加入金山软件,张小龙则在2005年被上市不久的马化腾收编。他们一度都被认为已经过气,可是,就在2011年,却因风云际会,这两个“乔布斯信徒”意外地匹马单骑,从边缘地带杀到了时代的中央。

2010年10月19日,一款基于手机通信录的社交软件KiK登陆苹果商店(App Store)和安卓商店(Android Market),它可在本地通讯录直接建立与联系人的连接,并上实现免费短信聊天,因功能简洁而具有病毒传播性,在短短15日之内,吸引了100万的使用者。雷军是中国的第一个仿效者,他仅仅用了一个月的开发时间,在12月10日发布了第一款模仿Kik的产品——米聊。他派人去深圳的腾讯总部打探,看有没有人也在做类似的产品,传回的消息是让他放心的,“如果腾讯介入这个领域,那米聊成功的可能性就会被大大降低,介入得越早,我们成功的难度越大。”

雷军没有发现偏居广州一隅的张小龙。在腾讯主管邮箱业务的他几乎同时盯上了KIK,他带着一只不到十人的小团队,用六十多天的时间完成了第一代研发。2011年1月21日产品推出,定名微信。

微信的开屏界面是张小龙亲自选定的,“我们的设计师给出了好几个方案,其中一个是月球表面图,有很浩瀚的宇宙感,我建议改成地球。上面是站一个人、两个人还是很多人,也讨论了一阵,最终决定,只站一个人。”

这就是后来每个人都很熟悉的微信开屏页:一个孤独的身影站立在地平线上,面对蓝色星球,仿佛在期待来自宇宙同类的呼唤。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背靠腾讯强大的社交资源,张小龙“猎杀”雷军。就如同所有美国互联网产品的中国化改造路径一样,脱胎于KIK的微信很快迭代进化,分别上线了图片分享、语音聊天、“摇一摇”、“漂流瓶”等功能,持续的迭代让人惊喜连连却也引来不同的争议,在一个版本上,张小龙让同事在启动页上加了一句话:“如果你说我是错的,你要证明你是对的”。到7月,微信推出“查看附近的人”,微信的日增用户数一跃而达到了惊人的10万以上,用张小龙的话说,“这个功能彻底扭转了战局。”

微信的意外火爆,让陷入微博苦战的马化腾一下子得到解救。在过去的一年里,3Q大战让他心力交瘁,而新浪微博的狂飙崛起更是让他感觉到社交话语权旁落的致命危机,他在腾讯微博上投注了巨大的热情,腼腆的他甚至亲自出面拉人开博,可是经验又告诉他,能够战胜微博的一定不是另外一个微博。而此时,微信的出现,则让他瞭望到一个新战场,他称之为“腾讯登上移动互联网大船的第一张站台票”,到年底,微信的用户量突破6000万,马化腾对部属们说,“微博的战争结束了。”

张小龙的“匹马救主”,不但遏制了新浪微博,同时也终结了他的同龄人雷军的社交大梦。米聊的落败一度让雷军意气阑珊,不过,很快他从互联网“降维”到实体产业,在他看来,乔布斯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可是,在手机制造领域里,几乎没有人真正的理解正在被乔布斯重新定义的未来。

从4月份开始,雷军把全部精力转移到智能手机的研发,他组建了一只200多人的团队,其中一半来自金山、微软、摩托罗拉和谷歌,他还四处游说,得到了4100万美元的融资。从一开始,雷军就试图用别人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方式推销他的手机,他在互联网上运营了一个叫MIUI的社群,聚集了数万对智能硬件感兴趣的发烧友,他声称自己的手机将“为发烧而生”。他把手机的发布会选定在北京798艺术园区,场内有400个座位,其中200个留给了MIUI的发烧友们。

8月16日,身穿黑色T恤和蓝色牛仔长裤的雷军出现在小米手机的发布会上,现场因为涌进过多的粉丝而拥挤不堪,甚至连凡客的陈年都因迟到而被堵在场外。第二天的媒体报道描述说,“雷军昨日的出场扮相,像极了乔布斯,而整个小米手机发布会现场也与每年苹果的产品发布会如出一辙。”雷军用长长的两个小时,向全国的媒体记者和他的发烧友们描绘了即将诞生的手机,“它是国内首款双核1.5G手机,全球主频最快智能手机”,他介绍说,苹果iPhone 4是单核1G的CPU,小米手机是双核1.5G的CPU,单是从这个指标方面,小米手机的运算速度是苹果iPhone 4的3倍。“我强烈推荐所有移动互联网的同行同时使用iPhone和Android。唯一遗憾是我的iPhone没电了,小米手机还有60%电量。”

雷军的演讲不断被掌声和笑声打断,他十分完美地扮演了乔布斯的“中国附体者”,后来因此被戏称为“雷布斯”。而小米手机则是对苹果手机的一次精神克隆,雷军把乔布斯的极简主义风格完全复制到自己的小米手机,他甚至在演讲中宣称,“没有设计是最好的设计。”

整个小米发布会飘散着乔布斯和苹果的幽灵,到最后,当价格公布的时候,雷军终于亮出了真正的“中国厉斧”:1999元的定价,不到苹果iPhone 4的一半。“这是我们的割喉价”,雷军大声说。

雷军的此次发布会是中国制造史上的一个经典时刻,它堪比1984年的海尔张瑞敏砸冰箱。如果说,后者意味着标准化制造和质量意识的苏醒,那么,8月16日则是互联网精神对传统制造业的一次致命突袭,它以十分突兀和另类的方式完成了革命性的融合。

在后来的半年里,小米手机成为最畅销的手机产品,销量狂飙般地突破100万台,它全部在网上交易完成,完全没有地面渠道的支持,对于所有制造业者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奇迹。雷军提出“专注、极致、口碑、快”的经营七字诀,全面颠覆了制造业的自信和核心价值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