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施正荣:“首富”破产

2012年9月底,在无锡至上海的高铁上,49岁的施正荣接到[中国企业家]记者的电话,在连珠炮般的提问之后,他沉默了很久,然后幽幽的说,“在现在这段时间,你要我说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2012年9月底,在无锡至上海的高铁上,49岁的施正荣接到[中国企业家]记者的电话,在连珠炮般的提问之后,他沉默了很久,然后幽幽的说,“在现在这段时间,你要我说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施正荣一度被看成是海归科学家创业的标本,2000年,他背着一只双肩包从澳大利亚来到家乡江苏扬中附近的无锡市,包里只有一部笔记本电脑和几页商业计划书,仅仅六年后,他就以32亿美元的个人资产成为新晋的“中国首富”,又过了六年,神话回到起点。

在个人秉性上,施正荣是一位科学家,他师从“太阳能之父”马丁·格林教授,留学期间就握有十多项太阳能发明专利,他归国创办尚德电力,正赶上中国大力发展光伏产业。[中国企业家]杂志曾以“首富,政府造”为题,分析了“尚德模式”的崛起秘密,即:一个开明的政府与一位具有商业精神的科技人才携起手来,对后者注入各种资源,包括政策、资本、技术、市场等等,在企业发展起来后,政府“功成身退”。无疑,这是苏南模式的进化版本。

施正荣在无锡创业,从第一天起就得到了政府的全力支持,无锡市出资650万美元作为启动资本,同时在土地和税收政策上予以全面倾斜,市政府甚至派出刚刚退休的经贸委主任担任尚德的首任董事长,为施正荣协调各种公共关系。而在企业走上正轨、即将赴美上市前夕,政府又“适时”地令国有股退出,并安排董事长退位。这位澳大利亚籍的施正荣是罕见的、在股权改制上吃到了全部红利并没有遭到任何质疑的民营创业家。

在中央及地方政府的政策刺激下,中国的光伏产业经历了长达十年的大跃进,全国有600多个城市把光伏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多晶硅炉像大炼钢铁一样遍地开花,仅浙江省就有光伏企业205家,它们大多得到了中央政府的产业补贴和地方财政的扶持。曾有媒体感慨说,“过去十年来,如果有一个行业笼罩的光环能与互联网相媲美,一定是光伏;如果有一个行业的造富能力能与互联网相媲美,一定是光伏;如果有一个行业吸引资本的能力能与互联网相媲美,一定是光伏;而如果有一个产业激发地方政府的追逐热情超过房地产,一定还是光伏。”到2010年前后,中国光伏产业从无到有,产能占到全球一半以上,全球前十大光伏组件生产商,中国包揽了前五名。

尚德式的成功,被认为是“地方政府公司主义”的胜利,它体现了中国式产业发展的独特性。在无锡,施正荣成为了城市的名片,他的巨幅照片被树立在高速公路入口处,所有进入这个城市的来客,第一眼望见的便是他的标准式微笑,市政府甚至还为他塑了一座宽3米、高2米的巨幅半身人像。一位外国媒体记者很感慨地写道,“你要是比其它工业,无锡在全国不一定是数一数二的,而若比光伏,尚德世界第一,这大大满足了无锡市政府的虚荣心。”

在产业膨胀和“首富”的光环之下,科学家施正荣也成为了时髦的企业家,原本内向讷言的他学会了滔滔不绝的布道,还能够在几千人的论坛上,有板有眼地独唱一段锡剧。他曾经花20万美元包一架公务机去参加达沃斯论坛,同美国副总统戈尔共进午餐,与英国查尔斯王子谈合作,他还给自己买了近十辆豪车,见不同人时会开不同的车。2005年底,尚德上市当天,施正荣对友人说:“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挣一分钱,我就花钱。”

然而可怕的是,中国的光伏产业是一座建造在沙滩上的漂亮城堡,它的90%原料依靠进口,而90%产品则全数出口,最重要的原材料多晶硅,也基本上掌握在国外厂商手中,价格最高时甚至达到每千克400美元以上,占整个光伏产业链70%的利润。2011年,受欧洲债务危机影响,美国和欧洲开始对中国光伏产业开展反倾销、反补贴的“双反调查”,直接导致全行业的大雪崩。

在经营行为中,施正荣似乎比“单纯而无私”的无锡市政府要精明得多。他在尚德体系之外,组建了亚洲硅业和三家都以荣德命名的公司,它们独立于上市公司之外,是施正荣的私人家族企业,其业务是向无锡尚德提供硅料和组件,因此形成了利益关联链条。三家荣德系公司在两年时间里,获得了近25亿元的业务收入,亚洲硅业则在2010年与无锡尚德签署了总额为15亿美元、为期七年的长期供货合同,更夸张的是,这些家族企业还同时得到尚德的20亿元担保资金。

2011年,尚德净亏损10亿美元,到第二年的二季度,情况继续恶化,电池工厂停产,公司大规模裁员,其总欠债额高达20多亿美元,纽交所的股价从最高的98美元跌到1美元,美国投资者对施正荣提起集体诉讼,指控他借亚洲硅业掏空上市公司,并挪用公司16.8亿美元为自己的个人公司提供无息贷款。

在最危难的时刻,施正荣拒绝拿出个人资产拯救尚德,他的“科学家理性”似乎战胜了企业家伦理与血性。

树在高速公路入口处的施正荣巨幅宣传照,是在2012年8月被悄悄撤下来的,在这个月,他辞任尚德CEO。12月,董事会宣布罢免他的董事长职务,施正荣发声明认为此举“违规”。又过了三个月,尚德被当地法院宣布破产重整,无锡的地方国企——国联集团成为政府指定的“接盘侠”。在后来的几年里,施正荣的名字在无锡成为了一个尴尬的禁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