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浑水摸鱼:浑水公司做空中概股的生财之道

在2012年,一个叫卡森·布洛克的美国人,突然成了资本圈的“隐形明星”,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他,可是都能够感受到他带来的阵阵寒意。

在2012年,一个叫卡森·布洛克的美国人,突然成了资本圈的“隐形明星”,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他,可是都能够感受到他带来的阵阵寒意。

如果说英国人胡润在中国的赚钱故事属于20世纪90年代的话,那么,卡森·布洛克的故事则更加的新鲜和刺激。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布洛克从12岁起就梦想着到中国淘金,于是在2005年,28岁的他来到上海,他做了一年律师,还与人合伙开办了一家自助储存库公司,其间也帮一些对冲基金和他的父亲做调研,甚至他还写过一本书叫做《傻瓜也能在中国赚钱》的书。可是,在五年时间里,他并没有如愿以偿地成为那个“傻瓜”,相反几乎赔光了所有的钱。然而,也是在这五年里,学法律出身的他,发现了一个秘密。

2010年,布洛克成立浑水公司(Muddy Waters),它的主页上没有披露任何注册和联系信息,只有一段颇有禅意的简介:“中国成语有云,浑水摸鱼,它也可以解读为——不透明亦可产生赚钱的机会。”《经济学人》杂志形容他,“布洛克并不是那种耀眼到可以做财长的角色,也不像华尔街拥有数十亿资产的基金经理,看上去并不出众的布洛克,却深谙中国市场之道。”

浑水是一家专门针对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的做空机构,布洛克发现的秘密是,“在美国和中国,有不少人勾结起来合伙将一些空壳上市公司带到美国。”所谓的做空机构,就是先借股票卖掉,然后宣布一些利空消息,等市价大跌之后买回来还掉。跟股票市场的其他卖空者一样,浑水公司通过调查报告引起投资者对一家公司生存发展能力的怀疑与不信任,致使该公司的投资量减少、股价下跌,然后浑水公司便从中获利。

浑水的第一个狙击对象是东方纸业。布洛克通过电话沟通及客户官网披露的经营信息,逐一核对各个客户对东方纸业的实际采购量,最终判断出东方纸业虚增收入。虚增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即拟定假合同和开假发票,这也是国内上市公司造假的通用方法。布洛克派出的调查员发现工厂破烂不堪,机器设备是上世纪90年代的旧设备,办公环境潮湿,不符合造纸厂的生产条件,而工厂的库存基本是一堆废纸,布洛克在报告中惊呼:“如果这堆废纸值490万美元,那这个世界绝对比我想象的要富裕的多得多。”

浑水的报告导致东方纸业股价大跌,浑水也因此一战成名。

布洛克的调查手法并没有出奇之处。据他自述,这家公司只有他一个全职员工,其余都是临时聘用的合约调查员。浑水所依据的资料全数来自公开资料以及实地调研,令人叹息的是,几乎所有被调查的中概股公司的遮羞布都是用纸糊的,稍稍一扯,立刻脱落。在调查多元环球水务时,浑水去会计师事务所查阅了原版的审计报告,证实上市公司篡改了数据,把收入至少夸大了100倍,然后,调查员根据多元环球水务公布的经销商名单,一一打电话,结果发现所谓的80多个经销商的电话基本打不通,能打通的公司,也从未听说过多元环球水务。浑水的狙击,最终导致这家公司黯然退市。布洛克式的狙击再次证明,中国的商业世界是一个多么不认真的世界----哪怕作假也缺少技术含量。

浑水的一次又一次的得手,让中概股在北美资本市场基本上失去了信用。东方纸业事件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开始调查反向收购和IPO类中国企业的会计审计等问题,一度颇受追捧的中概股从而陷入长期的集体低迷。

在2012年7月,布洛克再发神威,此次的对象是赫赫有名的新东方。

7月11日,新东方宣布简化北京新东方的股权结构,清理了其他10位股东的股份,通过无对价协议将北京新东方100%的股权转移到俞敏洪控制的实体下。六天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新东方发出调查函,调查事项为其可变利益实体(简称“VIE”)的股权变更,当日股价暴跌34.32%。

又过了一天,浑水发布一份近百页的报告,强烈建议投资者卖出新东方股票,它所质疑的内容包括“新东方将特许加盟学校算作自办的学校,报告了不实的学校数目和总收入;指控新东方的财务报表没有准确反映北京海淀学校交纳的企业所得税;指控新东方不适当地将不同利益实体及其子公司的财务数据并入公司的报表”等等。在卡森·布洛克看来,新东方是一个造假者,他在接受采访时,暗示新东方存在的缺陷无法改正:“斑马无法改变自己身上的条纹,也许私募投资者认为他们可以做到,但我不这么认为。”在浑水报告的刺激下,新东方股价当日再跌35.02%,连续两日跌幅累计57.32%,市值缩水14亿美元。

浑水报告发布的时候,俞敏洪正坐在开往西藏的列车上,火车途经沱沱河时,他还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张抢拍的照片,他是一个拥有863万粉丝的网红人物,被很多年轻学生视为“励志大哥”,暴跌的股价把他一下子摔进沱沱河的激流漩涡之中。“我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想买进公司股票,可是公司法律顾问劝阻了我,说现在买会引起怀疑,在法律上有风险。”俞敏洪后来回忆说,在熬了四天后,他实在忍不住了,“除非美国有明确的法律证明我不能买,否则我一定要买。”7月20日,新东方宣布,董事会将在公开市场购买新东方总计5000万美元的美国存托股票,并保证6个月内不会卖出。

与此同时,新东方接受了美国证交会长达两个半月的“彻底体检”。调查员近十次飞到北京,将新东方历年来涉及股权的几千份合同全部翻译成英文;拆走了高管的电脑硬盘,将其中文件全部拷出来。邮箱里的电子邮件也全部打印出来,哪怕是已删除的邮件,也要用特殊的手段恢复。调查人员还细读了俞敏洪个人邮箱里的三万多封邮件,他跟美方人士开玩笑,“我女朋友的信你们可不能乱看。”为应付此次调查,新东方投入的资金高到数百万美元,创下了一个记录。

后来的事实证明,新东方是少数没有被浑水击倒的中国公司之一,然而,事件前后的火药味,显示出美国投资人对中概股的极端不信任。俞敏洪对记者抱怨说,“因为美国市场对中国公司形成了一种不信任的情绪,所以浑水弄哪家公司,哪家公司股票就会跌,他就能赚钱。”2012年是2008年以来中国企业赴美IPO数量最少的一年,有长达8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一家公司获准上市。在严厉的审查和浑水式的做空下,因财务造假而被停牌和退市的中概股达60家,依然挂牌的80多家中概股股价在过去一年中跌去了一半的市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