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菁:人生需要更大的野心 - - FT中文网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李碧菁:人生需要更大的野心

1972年,还在念高中的纽约姑娘Roberta Lipson坐在电视机前,看到了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的历史性一幕。中国这个古老又神秘的国度第一次揭开了面纱,这让她激动不已。然而她并没有想到,这个国度在不久后就几乎承载了她人生全部的梦想,她将会和这个大洋彼岸的国家一道,共历一场四十年波澜壮阔的飞速发展的旅程。

不要对值得的事情说不可能

2019年5月,距离Roberta Lipson把自己空降到中国首都北京整整过去四十年后,我见到了她。如今,她有一个地道的中文名字——“李碧菁”,也说起了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而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在中国创造了属于她自己的光荣与梦想,二十多年前,她打造了一家横跨中美医疗市场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还创办了如今已经家喻户晓的中国第一家外资综合医疗机构——和睦家医院。

“我记得我到达北京的那个晚上,从机场到北京饭店,路上看见的汽车不超过10辆,都是驴车和马车,当时的北京完全不像现在的样子,”李碧菁对初来北京的印象依然深刻。

对于任何一个外国人来说,能在1979年进入中国做生意,绝对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李碧菁的捷径就是走最笨的路

她上大学之后选修《东亚历史》、学习中文,阅读关于中国的新闻报道,当时中美关系仍处于低谷,中文还是冷门课程。大三的时候,李碧菁申请到台湾做交换生,在香港和大陆的交界点向北眺望,她看到的是满眼的稻田和庄稼。

回到美国之后,她申请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MBA进行深造,然而李碧菁始终无法忘记中国,她希望能够在自己的事业和这个遥远的国度之间找到结合点。时任美国总统福特访华,打开了中美两国深度合作的大门,也给李碧菁带来了一次重要的机会。

1979年,在李碧菁的不断建议和推动下,她所在的美国大型制药企业SOBIN CHEMICAL决定开拓中国市场。这家公司也是全世界最早一批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外资机构,24岁的李碧菁就这样坐进了SOBIN CHEMICAL的北京办公室。

和满街跑马车、驴车这样的场景相比,更让李碧菁震撼的是她在中国最好的医院看到的情形:医院里挤满了病人,即便经验最丰富的医生也只是靠听诊器和双手来诊断病情,几乎没有医疗仪器的辅助。

在一次采访中,李碧菁回忆起她第一次在医院办讲座的场景:现场展示了五台B超机,美国专家为500位中国的医疗专家演示如何使用。“这是很多人第一次通过屏幕看见孕妇肚子里的胎儿,我看到有些医生甚至感动地掉下了眼泪。”李碧菁说,从这一天起,她就下定决心要把最好的医疗设备带进中国。

接下来两年,李碧菁便带着一个便携式B超机,坐着绿皮火车跑遍了中国几乎所有省会城市的三甲医院,最困难的时候,她和创业伙伴两人就在酒店的马桶上装一个架子,把炉子放在上面做饭吃。那个时候尽管条件艰苦一些,但她也真是乐在其中。

就在李碧菁热火朝天的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她所在的SOBIN CHEMICAL却被收购了,新的公司不打算继续开拓中国市场。这给李碧菁出了一道难题:回到美国,找一份安稳的工作、享受中产生活,还是留在尚不发达的中国,靠自己打拼市场?

李碧菁做了少数派的选择。她继续留在中国创业,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美中互利公司。因为她深刻地记得当年在台湾做交换生,感受到了经济增长过程中无处不在的社会活力和商业机会,也是在那时候,她就暗下决心要进入商业世界,要在经济腾飞的过程中创造属于自己的成绩。

在创业初期,为了能够生存下来,美中互利的业务五花八门,从销售医疗设备、到出售各种工业产品,甚至包括重达数十吨的矿车、还有蘑菇种植系统等等,直到后期医疗业务稳定之后才聚焦起来。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和发展,立足于中国市场的中美互利在1994年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而彼时的中国,证券资本市场的大门才刚刚打开,好多中国人连股票为何物都不清楚,中概股大规模登陆美国资本市场也是若干年之后的事情。

“我内心一直有种动力,要去做一些被认为是困难、甚至‘不可能’的事情。”李碧菁在一篇博文中写道,“不要对值得的事情说不可能,哪怕很多人对你这样说,你是疯了吗!”

坐在我面前的李碧菁总是笑语盈盈、亲切温和,眼神中透露着真诚和睿智。我看过李碧菁和她母亲的合影,两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尤其是眼神。我们的采访就从“母亲”这个角色开始。

母亲,是李碧菁的偶像,也是一位创业女性,鼓励着她用自己的方式勇敢地探索世界。“当我决定来中国的时候,她给了我很多祝福”,李碧菁在一篇回忆母亲的博文中写道。

而“母亲”这个角色,也开启了李碧菁人生的新方向。1990年的冬天,李碧菁陪一个好朋友去北京某妇产医院生孩子。在她印象中,迎接新生命应该是人生最喜悦的事情之一,也应该是一个很有仪式感的过程。但是她朋友的亲身经历却让她大吃一惊。

“值班护士指挥即将生产的孕妇拿着自己的脸盆爬到三楼产房,我则和孕妇的丈夫被留在走廊,和很多其他的产妇家属待在一起,他们有些人坐在地上、有些人靠在墙角抽烟,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焦急地等待,熬了八个小时,才有人通知我们,说生了,是个儿子,”李碧菁回忆道。

之后不久,李碧菁回到美国生下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成为母亲的过程让她感受到中美医疗体验的巨大差异,“我那时就下了决心,至少帮助中国女性改善一些成为母亲的体验,这就是第一家和睦家医院诞生的原因。”

然而李碧菁想要在中国办一家民营外资医疗机构的想法,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中国,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盖了180多个公章,中央部门、市级、区级部门、各专业主管部门…....所有相关部门李碧菁都跑了个遍。医疗本身是一个很复杂、专业性要求很高的领域,困难是可想而知的,太多的人给她泼冷水,说她异想天开。“但是我抓住了一个机会,那时候中国正在努力吸引外商和外资,这些外国人来了肯定要有医疗服务,他们不可能生病就往香港跑吧?所以,我用这个思路说服了相关部门的领导,服务外国人,规模小,做试点。”李碧菁回忆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冲着我狡黠一笑。

“人生每段经历都有艰难的时候,甚至每天都会遇到困难,不过好在时间一长,你就会明白,再大的困难,也会有办法克服过去,”李碧菁在采访中对我说,“就算你觉得一切都会完蛋的时候,也会有办法扛过去,那么面对下一个困难,你就会有更大的信心和能力去面对。”

1997年,第一家和睦家医院在北京落成。从20多个个床位起步,经过20多年的发展,如今和睦家已经是拥有7家综合医院和近20家卫星诊所的医疗平台,服务网络覆盖多个一线和二线城市。国际医疗团队中全职医生超过500人,兼职专家团队超过1000人,护理团队超过1000余人。

也许人生需要更大的野心

在商业上的成功并不是李碧菁全部的梦想,她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

2018年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给了李碧菁这个契机。“为什么根据一个20多年前的悲伤故事改编的电影,会在今天引起这么大的轰动?”李碧菁在电影上映不久后参加FT中文网的线下分享会时,向读者们提出了这个问题,“那是因为它在今天仍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它仍然对每个人都会产生影响”。

中国有一个很现实的情况,那就是老龄化。到2030年,中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和美国总人口一样多,这将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此外,中国人普遍压力大,快节奏的生活会引发健康问题,尤其是各种慢性病。

“当然,中国政府早就意识到这些问题,而且也做了很多不错的计划,全民健康等情况在过去这些年有很大的提升。”李碧菁演讲中表示,“不过我们也要意识到,仅仅依靠政府是解决不了所有问题的,还要靠市场。”

诸如开放健康商业保险市场、推动民营资本进入医疗服务和技术领域投资、鼓励医生自由执业等都是很有效市场化手段。过去这些年,我们也看到了这些改革带来的医疗行业的提升。不过这并不是市场化的全部,“如果等到病人多得不行了,我们再盖医院、再去培养医生来看病,肯定是不行的,”李碧菁试图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决问题,“我们应该把预防和早期发现放在同样重要的位置”。

“大家不是只有生病了才来医院,那样就太晚了。”李碧菁从创办和睦家的第一天起,她就不仅仅想盖一个医院,而是希望给每个家庭提供全面的健康保障,从保持健康、预防疾病就开始。

所以,和睦家从创办第一天起,李碧菁就毫不犹豫地采取全科医生制度,为每个家庭配备一个家庭医生提供全面、系统的服务,包括健康预防、转院之后对接专科医生、康复治疗等等,覆盖全生命周期。而且和睦家采用西方的全科医生培养体系,每位全科医生的培养时间长达三年,考试通过才能执业。这给中国的社区医疗服务提供了新的思路,如何遴选和培养全科医生来服务更广大的民众。

和睦家还在医疗保险领域做出了新的尝试和探索:与保险公司合作分担患者生病的风险。患者投保之后,如果生病,那么医院提供治疗服务,保险公司支付费用;如果病人没有生病,那么医院和保险公司能够各分一半。这样就在很大程度上鼓励医疗机构去想办法让投保人不生病,进行提前预防,如果生病了,则会想办法让他更好、更高效地康复。

李碧菁还希望把和睦家的先进技术和医疗服务带给更多的人,她成立了慈善基金会,每年拿出总收入的1%投入到慈善工作中,去边远地区为当地女性进行两癌筛查,为儿童提供免费体检和治疗,到今年已经进行18年,服务了超过万人。

“这才是医疗的真正目的,是想办法让大家健康,而不是等大家生病,”李碧菁希望自己能够不断地做一些创新的尝试和新的模式,给政府和其他机构作为参考,惠及更多的人,“我们做医疗并不是因为这是一个赚钱的生意,而是因为它是一件对的事情。”

走自己的路,不畏惧选择

似乎困扰现代女性成长和进步的那些烦恼,在李碧菁这里都变得云淡风轻:她当过多年的大龄剩女,36岁之后才生第一个孩子,现在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而在这期间,她的公司在美国上市,并创办了第一家中国私立医院。对于家庭和事业间的兼融,李碧菁说:“我是晚婚晚育的典型,在生孩子之前,我有机会发展自己的事业,经济独立给了我很多的空间。还有一点很重要,我找到了一个支持我的人生伴侣。所以我常劝年轻人,一定要找一个能够互相帮助、彼此平等的伴侣。”

在李碧菁看来,拥有兼融的平衡智慧,并不意味着就是妥协和顺从,更重要的是尊重自己内心的想法,问问这些是否是自己真心想要的。“人生的重大决定,一定要为自己而做,其他人的意见并没有那么重要;人生不要怕做大决定,因为即便做错了决定,走了弯路,还是可以再走回来。”李碧菁果断地告诉我,“千万不要怕!”

站在今天的时点上,李碧菁说她很想对1979年那个青涩又果敢的自己说:“你想不到中国的未来是什么样,你一定要留下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