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女儿 - FT中文网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海的女儿

Kimi Werner曾是美国鱼叉捕鱼(spearfishing)运动项目的全国冠军,放弃专业鱼叉捕鱼的工作,抛开了比赛、金牌和领奖台,她远走他乡,过上了面朝大海的简单生活。这次,我们来到夏威夷,寻访她的故事。

通往卡伊娜点(Kaena Point)的路上,途经烈日下金闪闪的沙滩和黑色的熔岩。道路的左边,平缓的山丘一直起伏绵延至远方湛蓝的天空,路的右边则是一望无际的深蓝色大海。走了一段之后,公路领着我们踏上了一条石子路。车开了两英里,石子路消失了,我们只能徒步前行,感觉像来到了世界的尽头。从某种程度来说,这的确就是世界尽头,因为我们来到了夏威夷欧胡岛的最西端。

对于Kim Werner来说,陆地和大海的交界处并不是终点,而是通往另一个新世界的大门。这个有着棕色眼睛、深色头发的女人从汽车后备箱里提起她的蛙鞋、潜水镜和鱼叉,就朝海边走去。据推测,鱼群应该会在黎明聚集,但现在破晓时分已经过去,第一束太阳光已经勾勒出远处山峦的形状。如果Werner和大多数人一样的话,她早就慌忙出发了,但她从来不遵循“大多数人”的规则——她总是以自己的节奏行动。

Kimi Werner是一个鱼叉捕鱼者和自由潜水者,她也是业余的厨师、猎人和艺术家。她可以用一根简易的鱼叉轻松捕鱼,不带任何装备潜入几十米深的海里,在水中屏住呼吸长达5分钟。她也能一口咬死一只乌贼,更不怕在海里跟鲨鱼一起 “夺食”。一个视频里,Werner在海中与一只大白鲨相遇,看到这只母鲨,Werner没有立刻游开,而是游上前去,轻轻触碰她的背鳍,还和她一起游了一阵。“在她眼中,我不是猎物,而是跟她一样的猎食者。”Werner在视频里解释道。

和鲨鱼同游,还并不是Kimi Werner最令人赞叹之处。最厉害的是,她敢于遵循自己的心之所向,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和期待,只走她自己的路,即使这条路并不好走。

今天的潜水时间不长,Werner出发一个小时之后便回到了沙滩。这次她抓到了三条托奥鱼(Toau),这是一种在欧胡岛海岸地带很常见的不起眼的小鱼。这种鱼很小,但37岁的Kimi Werner并不在意。她没有在寻找最大最重的鱼,这对她来说已经不是最重要的。

Kimi Werner是全世界最棒的专业鱼叉捕鱼者之一,却早早就结束了自己的事业。她曾经夺得过全美比赛的金牌和许多国际赛事的奖牌,曾经收获过鲜花、掌声和很多赞助商的青睐,曾经在全世界的海域和各种竞争对手一决高下。但那之后,她决定抛开一切,来到这里。尽管从专业运动员的角度来说,放弃这份事业毫无理由。是她无法适应成功?还是她受够了听人摆布的生活?

“我第一次在比赛中大获全胜之后,所有人都期盼我继续前进。当你握着手中的第一块金牌,你是没有资格停下来的。你必须变得更好,潜得更深,拿更多奖。”她耸了耸肩,充满歉意地说道。

Werner也的确没有停下来,即使她很早就意识到,之后所有的努力,都在她第一枚全美金牌的光环下,黯然失色。“那之后的所有成绩好像都没有意义了。”更糟糕的是,她感觉好像失去了自己最珍视的东西——对大海的热爱。在深海里畅泳的快乐,在水中“飞翔”的自由,慢慢下沉到海底的宁静,还有海浪的声音,和海面上跳跃闪烁的阳光,才是Werner最热爱的东西。而一场场比赛和对于成绩的渴求,令Werner逐渐淡忘了这一切。“感觉好像我对大海的热爱,被追逐分数和成绩取代了。”Werner说道。

回想起来,抛开一切,对她来说并不容易。“我的队友们全都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他们觉得我荒废了自己的才华。”周围人的反应令Werner感到不安,也让她对这个决定和自己的判断力产生了怀疑。一个潜水伙伴在一次争吵之后疏远了她,这之后,她决定暂时离开大海,离开这一切,因为这里充满了痛苦的回忆。

要理解Kimi Werner对大海的爱,需要了解她的过往。她成长在毛伊岛的一个远离人烟的地区,度过了几乎与世隔绝的童年。尽管物质条件不丰裕,但Kimi Werner的童年充满了爱与关怀。她还记得,全家人居住的棚屋后面有一个大大的野园子,那是她与兄弟姐妹最爱的冒险乐园。他们在那里养鸡、种菜,在用热石头堆成的简易地下烤炉里烤鱼,因为她父母买不起一般的烤箱。

她的父亲靠捕鱼养活了一家人,小时候Werner会陪着他一起捕猎。每当父亲带着一根鱼叉和一把小刀一头栽进水里,她总会伴随在父亲左右。“那时候我还太小,没法自己捕鱼,我会在后面跟着爸爸,怎么都不会厌倦。”

但无忧无虑的乡村田园生活在父亲开了建筑公司之后就结束了,全家人搬进了城里的大房子。Kimi Werner不得不告别她的“野外”生活,告别和父亲一起在海里捕鱼的日子。“我父母想让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住在大房子里,家里有冰箱,出门有餐馆。但我们搬走之后,我感觉自己的一部分也留在了那片荒野。”

Kimi Werner之后受到了常规的“美国式亲子教育”,她高中毕业后,在欧胡岛学习了烹饪艺术,并在一个餐厅找到了工作。对那片大海的童年记忆,渐渐模糊。但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始终在她心里。

最大的问题是,她失去了和自己烹饪的食物的连结。“所有东西都从超市买,大部分东西还都是进口的。”质疑自己职业选择的同时,Werner认识了一群住在附近的鱼叉捕鱼人。“当我一听到他们的职业,心里有根弦立刻被触动了。我想办法认识了他们,他们答应带我去海边,但后来我再也没听到他们的消息。”Werner微笑着说,心中并没有怨恨。

于是她带着简易的鱼叉和百味杂陈的心情,独自踏上了自己的第一场鱼叉捕鱼之旅。“我感觉我的鱼叉不够好,我还不熟悉珊瑚礁的环境,所以特别紧张。”刚开始游进海里,Werner完全不知道该去哪,任凭直觉往前游。“我想起当时我爸爸的样子,试着模仿他在水里的做法。”她第一次捕到的鱼特别小,但那不重要。“我感觉自己像一头捕猎的母狮,而最重要的是,我重新找回了与生活的连结。”

“我花了很长时间,终于意识到如果只做别人期待的事情,我永远不会获得自由,也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Kimi Werner在自己小木屋的厨房里一边说,一边把捕来的鱼洗干净,切成片。“我们总是花时间去追逐别人的梦想,试着达到别人为我们定下的目标。原来我认为我必须去参加比赛,必须再潜得深一点,拿更多金牌。我以为我做这一切可以找到归属感。但如果我们做的事情只是为了取悦他人,我们永远不会获得归属感。我们必须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想做的事是什么。”

木屋外,Kimi Werner的朋友们准备起BBQ。他们会一起吃饭,每个人都带了吃的跟大家分享,有沙拉,自己烘焙的面包,还有牛油果和香蕉。在这里看不到进口的,或是加工的食品。跟往常一样,Werner负责料理鱼。平时只要有时间,她就会邀请她的朋友和家人来吃饭。“我喜欢跟大家分享我的食物,这是我父母教我的,我也想把这份欢乐传递给别人。”和父亲一起潜水捕鱼的生活也许已经成为了她的过去,但Kimi Werner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新的快乐空间——一个远离奖牌、商业利益,在野外房子里有朋友围绕、面朝大海的世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