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以科技为名 华夏幸福产业新城模式迭代

从PPP模式到产业大数据平台,以科技为名,华夏幸福17年产业新城运营商之路正在迭代升级。

在万物互联的时代背景下,成为一家具备科技属性的地产公司,正在成为越来越多房企的发展目标。

据锋面News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包括碧桂园、万科、恒大、龙湖等龙头房企,都将成为一家高科技企业写入了发展战略当中,或直接跨界投资高科技产业,或探索寻找“房地产+高科技”的更多可能。

房地产企业如是,在房地产行业中走出不同发展路径的华夏幸福同样如是。略有不同的是,相较尚处于概念和探索阶段的同行们,作为产业新城先行者的华夏幸福已经将“产业新城+科技”的概念抢先落到了实处。

10月10日,华夏幸福产业大数据平台亮相 “2019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重要论坛之一的科创板与数字经济高峰论坛,并首次推出科创板大数据,再一次向外界展示了华夏幸福产业发展能力升级的最新成果。

从PPP模式到产业大数据平台,以科技为名,华夏幸福17年产业新城运营商之路正在迭代升级。

产业导入 服务先行

如果要在房地产领域中票选最复杂业务,产业新城或许会是很多人的不二之选。相对于传统住宅业务,产业新城链条之长、业态之复杂、政商关系要求之高、资金压力要求之大,是很多房企对其望而却步的原因。

以华夏幸福产业新城业务为例,其主要内容便包含了规划设计与咨询服务、土地整理投资,产业发展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公共配套建设及城市运营服务等方面。其中,仅产业发展服务这一核心项,就囊括了前期产业定位、产业规划、后期招商引资、产业运营服务等方方面面。

因此,产业新城业务,首先考验的便是企业的综合运营能力,或者说服务能力。因为,如果没有相当的运营能力,即便吸引到产业落地,配套服务跟不上,落地的产业最终也会流失。

作为中国领先的产业新城运营商,在过往17年的发展当中,华夏幸福坚持"产业优先"的核心策略,组建了4600人的产业发展团队,形成了包括"产业规划、选址服务、全球资源、行业圈层、金融支持、专业载体、一揽子政策、全程服务"等在内的产业发展生态体系。

而在数字化时代,华夏幸福正尝试为产业新城插上数字化的翅膀。

今年5月10日,华夏幸福产业大数据平台首次在北京公开亮相。这是华夏幸福基于17年产业招商经验、结合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技术研发的专业平台,聚焦10大产业,拥有2760万家企业11.5亿条动态数据。

该平台具有“海量、多维、实时的产业及企业数据积累”,“基于个性化应用场景的精准算法模型”,“线下业务实践与线上模型优化相结合的深度学习体系”等优势,基于不同应用场景,可输出产业地图大屏、产业智囊APP、产业在线研究、产业数据服务端等产品,为企业投资选址和区域产业发展提供高效服务。

其中,“智慧招商”是平台的一大核心模块。针对不同行业,通过分析企业生命周期、资本活跃度、产品生命周期、产能利用率等影响因子建立算法模型,前置研判企业的投资选址需求,输出目标企业“长短名单”,支持团队实现按图索骥,智慧招商。

产业大数据平台上线后,不断迭代升级。7月5日,继生物医药、汽车行业后,推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大数据产品;9月30日,“产业大数据”移动版——产业智囊APP全新上线,标志着“产业大数据”平台进入移动时代。同期,新型显示、半导体行业热点赛道预测功能上线,这是细分行业内进行算法模型优化后,全面提高产业招商热点的精准锁定与触达。

10月10日,在“2019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的重要论坛之一——科创板与数字经济高峰论坛上,华夏幸福产业大数据平台推出科创板大数据。科创板大数据聚焦新型显示、半导体、汽车、生物医药等6大科技创新产业,提供上市企业分析、申报企业监测、资本流向预测、招商机会挖掘等数智化服务。

在万物互联的当下,科技是工具,是手段,企业更为实质性的目标,是通过科技不断提升企业效能。华夏幸福产业发展集团总裁赵威表示,华夏幸福将持续提升产业发展能力,持续为城市导入先进产业集群,助力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产业新城 模式为王

众所周知,产业新城的建设,产业的吸引和导入是关键和难点,要想攻克这一点,仅仅依靠建设企业自身的努力并不够,还需要地产政府及相关方给予相应的支持。华夏幸福产业导入之所以大获成功,一方面与华夏幸福17年来作为产业新城运营商所沉淀下来的较为成熟的运营服务能力有关,另一方面,华夏幸福所采用的独特的PPP模式同样功不可没。

东吴证券在一份研报中指出,华夏幸福所采取的PPP模式,合作期间,政府扮演的角色是产业新城的审判者、产业项目的决策者和服务质量的监督者;而公司在项目前期的开发模式是住宅开发+产业发展,是产业新城项目规划、设计、建设、运营服务的直接提供者,公司所起的角色政府难以替代。

同时,有别于一般的房地产开发,即便公司在前期有一定的物业销售作为支撑,但要想实现项目收益的最大化和可持续性,中后期的产业规划及运营才是项目的关键所在。只有政府获得了项目的区域增值收益,企业才会收到相应环节的收益,这使得政府和企业的利益相对一致,共赢模式推动二者更为密切合作。

自身不断迭代升级的产业新城招商运营能力叠加政府的绝对支持,让华夏幸福在产业导入上得以事半功倍。今年1-9月,华夏幸福已为多个区域导入龙头项目,为所在区域谋划打造400+产业集群。

其中,9月6日,华夏幸福为南浔引入投资超百亿的超薄玻璃基板深加工项目合丰泰,填补了浙江省在该领域的空白,将撬动南浔区乃至湖州市新型显示产业的发展,形成千亿级产业集群。

5月9日,华夏幸福引进的百亿级偏光片项目落户合肥长丰产业新城,助力合肥打造千亿级新型显示产业集群。

3月27日,投资达120亿元的欣旺达动力电池项目落户南京溧水产业新城,推动溧水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产业集群迈上新台阶,助力南京打造全球有影响力的产业地标。

然而,强大的产业落地能力虽然是支撑其整个产业新城落地的核心,贯穿产业新城建设始终的还有资金问题。

东吴证券指出,产业新城模式的弊端在于项目前期政府无法获取收益时,从项目入到到落地这一过程中,企业需要垫付一定的资金成本。同时项目开发周期较长,即使区域存在较大潜力,但需要时间的转化。

对此,华夏幸福坚持布局环北京区域、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核心都市圈,通过开发初期部分房地产开发销售的现金回流缓和了前期资金端的压力,同时积极通过银行、债券、资产证券化等方式进行融资。

2018年7月,中国平安宣布战略入股华夏幸福;今年2月,中国平安又再次增持。截至2019年上半年,平安持股比例上升至25.25%,为华夏幸福第二大股东。

今年8月,华夏幸福发布公告,将项目公司(北京物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4.42亿元债权作价58.28亿元转让给平安人寿,平安人寿委托华夏幸福下属子公司在项目地块代为开发建设、提供运营管理等服务。这标志着,华夏幸福新业务落地及与中国平安轻资产输出管理合作模式的首单业务达成,华夏幸福将以轻资产的模式开启全新发展。

而无论是中国平安的入股,还是华夏幸福正在探索的轻资产模式,都将对华夏幸福产业新城模式下较大的现金流压力产生一定的缓解作用。2019年前三季度,华夏幸福筹资性现金流净额由上年同期的-111.1亿元提升为385.5亿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