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大学吴婷:从望远镜作战到海陆空三军齐发 (2021商学三大趋势) - FT中文网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嘉宾大学吴婷:从望远镜作战到海陆空三军齐发 (2021商学三大趋势)

吴婷是谁?嘉宾大学创办人、商界“首席提问官”,案例教学引领者。遍访天下公司、纪录时代商业。线下,五年培养了300名各赛道头部创始人;线上,App上线半年即拥有30000付费忠粉。已有60000+分钟视频版权,影响力覆盖3.5亿人次/年。使命:为社会增智、为企业赋能。

各位学习者,新年好。

2021来了,大家怀着牛(扭)转乾坤的愿力,开始击掌相庆,开始美好憧憬。

其实,2021并没有带走病毒,也没有带来大运,但2021给了我们一个休整和思考的节点,便于我们轻装、微笑、再出发。

作为一个听故事、讲故事、每天琢磨用故事让商业生命体更加顽强的人,我经历了2020年疫情的重创、目睹了大大小小公司的起伏与变革、深挖了经典的热门的近百个公司案例、更了解到大家对成长进步的需求在发生剧烈变化……于是,2021第一天,我想和大家聊聊,我对商业管理学习的思考:2021年商学的三个趋势,案例学习(case)、深度赋能(enable)、海陆空作战(OMO)。

趋势一:从学“亘古不变”到“求变应变”

解决方案:案例学习

在《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这部美剧里,主角谢耳朵(Sheldon Cooper)是一位理论物理学天才,他发自内心地瞧不上好友Howard的应用物理学专业,也瞧不上女朋友Amy的神经生物学。在他的内心里,对神秘物质世界里的那些确定性规律的探索,是世界上最高大上的事,离“规则”“理论”“框架”越远,他越瞧不上。

在座的有理科生吗?有这种优越感吗?怎么看待商学院?

我们看看商学院教授自己怎么说。

管理学教育先驱、沃顿商学院教授罗素(Russell L. Ackoff)退休时,有人问他:“商学院的成就是什么?”他答道:“有三个:一是给了学生一套术语,让他们可以很权威地谈论自己不懂的话题;二是给了学生一套原理,让他们不管面对多少不利证据都能坚持自己的主张;三是给了学生一张入场券,让他们能找到一份工作,在工作中学习管理。”是的,这是来自商学院的自嘲。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Peter F. Drucker)也表达过:“没有什么比通过给管理者‘发执照’更能摧毁经济和社会了。”

以上三个人,想表达的是同一个事情——商学不是可以学来的,它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它很难有一成不变的精确定律、严格的因果关系,让我们去挖掘和套用。商学的研究范围涉及经济、法律、财税、研究方法、人性、艺术、技术……是一门“整车科学”,我们要把车开动起来直至目的地。所以呢,成功没有模型,创新没有公式,思维不囿于框架。

商学的宿命,决定了我们不能回到研究物理、化学、甚至经济学那样的方式去研究和学习它,任何伟大的商业成功,都是由很多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综合决定的,我们需要随时随地,求变应变。

亚马逊的成功,基于贝索斯的“Day One”哲学。他一边强调“每天重新创业”的精神钉,一边用“寻找不变定律”的行动锤去敲打自己的大脑。

2020新冠疫情,把所有企业推到了一个“求变新纪元”。在这个商业流变加速、黑天鹅事件频出、竞争过剩的时代,我们需要的商学教育,不过是从“亘古不变”,到求变应变。

在没有数字化沉淀的时代里,人类文明的发展始终在延续,这种求变应变,是由英雄造就,还是由时间造就?尤瓦尔·赫拉利的答案是:故事。在《人类简史》中他阐述了,智人与动物唯一的区别就是——虚构故事的能力。有了故事,我们才有亲情、爱情、友情、宗教、国家、公司,以及他们的传承发展。

这个世界上最悲催的事,就是别人踩过的坑,你还接着踩;别人的优秀经验,你一无所知。所以,商业的传承,怎么学习最敏捷?案例学习。

阿里是个典范。每一个管理都要成为故事的发现者、收集者和传播者。新员工入职之后,一般都会听到几个故事,有的是当年创业艰辛的,有的是努力工作的。除了讲述之外,阿里还会将自己员工的故事拍成视频,给其他员工做激励。马云也喜欢在不同场合把“红旗法案”的故事到处讲,以呼吁监管层不要阻碍创新。

海底捞服务员每个月要分享感动客户案例,很多公司销售晨会都会请员工一一分享成单案例……

案例教学其实并不新鲜,从1908年世界上第一所商学院哈佛商学院成立之日起,案例教学就突破医学和法学领域,进入了商学领域。今天,哈佛商学院、达顿商学院、毅伟商学院,更是采用了全案例教学法。

案例,分为商业案例、教学案例、研究案例。我们日常阅读深度商业媒体报道,就是一种案例学习,只不过,媒体只需要告诉你真相和问题,接下来,进入教学功能的案例,还需要两步走:方法复制,自适迭代。

嘉宾大学为什么要做案例教学的坚定践行者?这五年标杆企业深度访学成效如何?成效就是,今天,中国每四个独角兽企业,就有一个毕业于嘉宾大学,这甚至高过美国独角兽从哈佛商学院的毕业比例1/10。

真的案例,要符合三要素。一、在现场Scene,七分采三分写,好的记者不可能坐在家里写稿子,一定是在现场的。二、讲故事Story,故事就是案例本身,有人物弧光和起承转合,这样才能激发出每个人眼中的哈姆雷特。三、有结论Summary,嘉宾的案例,是有结论的案例,直接给予方法论,是用时间换时间的功德。

熊本熊IP的是怎么诞生和走红的?阿里价值观是怎么打造和具体落地的?分众传媒经历了哪些资本沉浮和惨痛教训?爱投广告的Boss直聘,经济账都算回来了吗?蚂蚁物流是用哪些集体面试法筛选人才的?谷歌是怎么打造“天鹅绒监狱”的?……这些活生生的故事和方法,2020年都被我和嘉宾们纪录、提炼,放进了「嘉宾大学App」当中。

今天的商业实战环境更加复杂,对企业家思维及能力要求更多元。每一个中国的企业家和职场人都是幸运的,我们所处的时代,就是在现场、讲故事、有结论的案例时代。身经百战,胜过一切理论框架和思维模型,真实上演的案例,是最好的教科书,每一个他山之石,都能帮助我们铺就更平坦的道路。

趋势二:从成长式学习到增长式学习

解决方案:深度赋能

第二个趋势,是从成长式学习到增长式学习。

在上一个30年,商学院的功德是打开了企业家们的见识、圈层,甚至顺便解决了Degree这个刚需,从EMBA到DBA,这个红利是双向的。今天,改革开放的增长红利在离我们远去,2020年一系列的外部环境敲击,让我们意识到,可能每一个今天都有可能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天。就像日本的经济萧条时期迎来的韬光养晦、精耕细作时代,今天每个企业要比拼的,是产品技术创新、极致运营服务、降本增效、产业合作,最终达到企业增长。通俗地说,就是赚钱能力,生存能力。

企业成长就像人生的成长,需要终身去学习体会、终身去迎接变量。新时代的商业学习,大家不再只为了学成,而是为了指向终极目标:做成。

对于一家企业来说,与其让别人搞懂自己,不如自己先照镜子。与其求人相助,不如先成为自助者。所以,企业都在做什么?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建立自己的“企业大学”,创造或寻找适合自己的课程,而不是依赖于商学院和咨询机构。

当然这个想法并不新鲜。1956年,通用电气就开设了世界上第一所“企业大学”。内部集中管理、动态订制需求、塑造企业文化、服务增长目标……都是企业大学的特点和使命。

作为商学教育培训产品服务提供者,更要围绕企业的增长目标去入局赋能,深入到他们的流程建设、品牌建设、人才组织建设、外延式组织搭建,才能赢得学员和客户的真心。

从标准化教育产品,演进到非标教育服务,学习者更需要有结果的辅导。咨询式教育时代,正在悄然来临,这对商学教育提供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趋势三:从望远镜作战到海陆空三军

解决方案:线上线下解决方案

过去的商学教育,教企业“发展”是主旋律,学习者通常是船长角色,要去做瞭望者,拿着望远镜去提前预判未来,才能站在明天看今天,比竞争对手跑得更快。

但庚子一疫,全球的发展节奏都被打乱了。变革、活下来、降本增效,成为大多企业的年度主题词。

疫情也给了学术界沉重的一击。世界各地的高校长时间关闭,数万学生的求学计划被打乱。咨询公司Eduvantis面向美国商学院院长的调查发现,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次疫情会导致一些知名商学院永久关闭美英法七所顶尖商学院,毫不意外地都转向了线上教学。

中国人在这场战役中表现得无比优秀,不仅有序应对了疫情,更是拉开了智慧大交换时代的大幕。不仅仅商学院在纷纷直播授课,各个公司都有了“企业大学”的良好开局或崭新迭代。

我们嘉宾派的校友老鲍,他创办的企业小鹅通,做的是在线教育的SaaS工具。我几年前就是他的客户,看着他们的产品一步步迭代完善。疫情是一场巨浪,拍过来的那一瞬间,小鹅通的产品技术差点供不应求。

疾风呼啸,势不可挡。

这家企业很好地抓住了浪潮。它的估值,也迅速完成了从2019年的数亿人民币、2020年中的20亿人民币、到年底的准独角兽三级跳。截至2020年底,它的注册商家店铺突破130万,知识商品1500万个,触达用户6.8亿,涉及教育、金融、制造业、餐饮等各行业。

线上课和线下课相比有什么区别?我们需要回答三个问题:谁来学?学什么?怎么学?

谁来学?在线化意味着边际成本可以无限减少,那么随之带来的就是殿堂级的商学教育平权,更多职场人士都可以跟着最顶尖的教授学习了。CEO们也不会放过这个提高团队的好机会。

学什么?学习者史无前例地增多了,需求幅度也变得无比之宽。如果说纵坐标是企业内部级别,CXO、VP、总监、主管、新人,横坐标是从财务人力等后台能力到销售运营等前台能力的业务分部,那么这个坐标是被充满的。每一个公司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战役虽小、海陆空皆备,所以都需要网格化自己的学习诉求,然后寻求解决方案。

这种细分还意味着,“包打天下”的权威和专家很难取悦所有学习者,很多细分领域的思考者、实战者,都有了自己在流量池中的一席之地。

国际高级管理教育培训大学联盟(UNICON)给出数据,技能型培训市场总规模达20亿美元左右,在过去5年增长了20%。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开始把数据、分析和编程之类的课程列入课表。

哈佛商学院院长诺里亚认为,把“知、行、成为”分离的在线教育“分拆式”课程正在剧增,而它们日后将与哈佛商学院这类“打包式”课程融合。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Haas Business School)的前院长理查德•里昂斯(Richard Lyons)认为未来可以把终身职业教育作为一项服务来提供:“向校友按需提供专门知识的学习,且可以在线检索。”

传统MBA纷纷都已经意识到了。商学因为Online,而会更加异彩纷呈,海陆空齐上。

怎么学?精心制作的优质的课程内容毫无疑问是教育的王牌,而教学、考评、自适迭代、圈层社交……精细运营的教学过程则是教育的王炸。

2021,是C(case) E(enable) O(OMO)学习时代。这是学习者们最好的时代。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自我克制,把我们分崩离析的时间组织起来,让我们的生命丰盈起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