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Dear Lucy:老板也苦恼

每周一出现在英国《金融时报》上的职场专栏,被列为这张粉色报纸五大必读理由之一。专栏主笔——Lucy Kellaway (露西•凯拉韦)已笔耕不辍二十年,以她始终锐利的洞察力和诙谐的文风,陪伴和提点了几代职场人,拥有大量忠实读者。

Lucy毕业于牛津大学,是四个孩子的妈妈,才情兼具,睿智幽默,不乏自嘲精神。与时下流行的职场文学不同,她的专栏既非“鸡汤”,也不“厚黑”,善于以人性和常识透视职场生活的光怪陆离。

她关注职场的方方面面,从大咖巨头们的管理之道,到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和上不了台面的小事件。

她取笑企业宣传中华丽而空洞的辞藻,戳穿职场文化中的伪善和潜规则。

她记录不断因技术、时尚、社会风潮而改变的办公室生态,并给出应对之道。

Lucy多次获得评论或专栏类写作大奖,撰写过多本关于职场和管理的书籍。她私下谦逊低调,笔触却大胆嘲弄,每每让人在捧腹大笑中深思。

我们从她过去多年的专栏文章中,精选了数百篇文章,将分不同系列奉献给中国读者。

在“Dear Lucy”系列中,Lucy邀请读者就职场困惑来信提问,由她和其他读者给出意见。本书25个问题的提问者,大多来自企业中高级管理层,反映出boss们的各种烦恼。请看Lucy如何精彩作答。

Dear Lucy:

“我开了一家咨询公司,目前经营得十分成功,我是首席执行官,公司有大约100名员工,个个雄心勃勃。我自认为是出色的教练、导师和领袖。但在最近的一次行业研讨会上,我不小心说出,这些年来,我的每一位女同事都曾被我弄哭,许多男同事也曾被我弄得情绪失控。大家闻言大惊失色,认为我迫切需要反思自己的管理风格。

我解释道,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我指出同事工作中的不足的时候,结果几乎无一例外都促使他们改进了工作。

我手下的员工从没有一个是因为觉得受欺负而离开的,实际上,我认为自己很有凝聚力,能够让员工对公司忠心耿耿。

你觉得我应该改变吗?”——首席执行官,男,45岁

──选自《我欺负下属?》


Dear Lucy:

“我被邀请在公司内外的多个论坛上发表演讲,但听众只顾盯着自己的电子设备而不注意听我讲话,这让我产生了越来越强烈的挫败感。在我演讲时,有些人甚至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工作,而没有流露出任何尴尬的表情。也许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但我曾经能够吸引听众的全部注意力。

我是否应该禁止听众使用任何电子设备呢,虽然这可能让我看起来像是来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老古董?或者我应该将这种现象作为现代生活的一部分接受下来,并寄望于台下确实有听众在听我讲话?”——一家银行的首席执行官,男性,56岁

──选自《没人听我演讲怎么办?》


Dear Lucy:

“最近一年来我一直压力很大,疲惫不堪,现在我努力锻炼、节制饮食并改变工作方式,希望能够恢复过来。医生建议我请几个月假,休养至完全康复,可我不想这么做。因为我觉得,一是那样会毁了我的职业生涯,二是公司里也没人能接替我的工作。

可是看到阿克苏诺贝尔公司(Akzo Nobel)的首席执行官就是这么干的,我感到很惊奇。承认自己压力很大、疲惫不堪,休假一段时间,之后再像什么都没发生那样回到工作岗位,如今这种做法是可以接受的吗?”——高管,男性,48岁

──选自《工作扛不住了怎么办?》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