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我们期待腾讯WE大会究竟在期待什么?

在自己已经没什么梦想的时候,窥探一下别人的梦想也是好的。

向那些狂妄之徒致敬。那些特立独行的,桀骜不驯的,那些惹是生非的,格格不入的。那些喜欢另辟蹊径,绝不墨守成规,从不安于现状的家伙。你可以赞美他们,引述他们,反对他们,质疑他们,颂扬或是诋毁他们,却惟独不能忽视他们,因为他们改变了事物。他们发明,想象,治愈,他们探索,创造,启迪,他们推动人类进步。他们或有不得不疯狂的理由。你能于白纸之上看到美妙的画作么?你能于寂静之中听见动人的乐声么?你能于星空之中想到神奇的太空轮么?我们为这些家伙制造良机。别人看到的或为疯子,我们看到的却是天才。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1997年Apple广告Think Different)

我们这些俗人,被各种日常琐事羁绊,被男女朋友之间的小争执弄得心烦意乱,被房贷和小孩的各种花费压得喘不过气来。在这个过程中,曾经目空一切、心比天高的少年,一天天变得现实,变得越来越让自己讨厌。而且,我们还喜欢把这种蝇营狗苟称之为责任。英雄难免气短,儿女不妨情长。梦想?不好意思,梦想就是多挣点钱,或者换辆好点的车。或许,只有一年一度的腾讯WE大会,才能让我们暂时跳出功利的算计,和其他的人类一起,围观一下疯子们的新狂想,顺便张望一下想象力的边界。

我得承认,我期待在这样一场由疯子们烹制的想象的盛宴中,让自己的思想放放风,说不定就成了他们的狷狂的第一批受益者。比方说,斯坦福大学的亓磊博士在基因编辑工程领域取得了一系列突破性进展,他说:“我们正在考虑,如何用我们的工具来实现新的治疗方法,用于体内基因治疗或癌症免疫治疗。”也许,攻克癌症,甚至延长生命,并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也许就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我们将活得像妖精一样长久。

在自己已经没什么梦想的时候,窥探一下别人的梦想也是好的。

我至今记得第一届WE大会上,全球消除贫困计划那位年轻的CEO休·埃文斯(Hugh Evans)的乐观、热情和难以置信的行动力,他通过社交网络把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比尔·盖茨和U2乐队主唱在内的一堆名人拉进一个严肃的、极具挑战的公益项目之中,并成功募集14亿美元基金。

我也记得在第二届WE大会上,奇点大学联合创始人、Moon Express公司首席执行官鲍勃·理查兹(Bob Richards)如何致力于实现他的梦想——把月球变成地球的第八大洲。他说:“我们为什么要去登月呢?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我们会发现什么……”

前段时间,在和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对话时,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谈到天文学对自己的影响:

你喜欢天文,会觉得自己很渺小,可能我们在宇宙当中从来就是一个偶然。所以什么事情仔细想一想,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对自己遇到挫折时能够稳定心态,想得更开,我觉得还是挺有帮助的。

我没有像马化腾一样用专业天文望远镜观测过星座,但我也曾像很多孩子一样,躺在夏夜澄澈的星空下,一边遥望着那些明亮的星星,一边听妈妈讲牛郎织女的传说。是的,我真的仰望过星空,不像今天的孩子,只能仰望雾霾。

有时候我会使劲想,中国会不会出现伊隆·马斯克那样的疯子,自己造火箭、放卫星,自己组织人马移民火星?不管我想的多么使劲,我的结论都是一样的:没戏,至少在可预期的未来,没戏。无所不能的政府,有时候就像雾霾一样,遮蔽了普通人的梦想,这种大事,只能交给祖国去做。

奇点大学的另一位创始人,X大奖基金会(X Prize Foundation)创始人彼得·迪曼蒂斯(Peter Diamandis)迄今共创办了12家公司,最初是为了探索太空殖民之路,因为他发现,真正了不起的事情是指望不上政府的,因为政府决定投资一个项目的时候,会有各种现实利弊的算计,所以惊世骇俗的大事只能依赖私人投资。在被问到为什么会把亚轨道飞行作为第一个X大奖竞赛项目时,迪曼蒂斯如此回答:

当我在1994年12月读林德伯格的回忆录时,进入太空的成本已经30年没有变化了。因为缺少商业诱因来降低成本。我读完那本书的时候,已经在边缘空白处写下了“X Prize ” (X就是给钱的人)和“亚轨道飞行”。当我向一些人兜售这个主意时,他们以为我疯了,这真是太鼓舞人了。

这个疯子如今把X大奖和奇点大学都办成了有影响力的创新平台,还把拉里·佩奇、詹姆斯·卡梅隆等不同背景的疯子变成了自己的同道,为大量现实问题探索或优化了解决方案。

这就是每年WE大会总是如万有引力一般吸引着我的理由,这些疯子真的在解决问题,创造未来。而且我发现了这些家伙的两个重要特质,其一,敢想,其二,敢干。而这两者背后的驱动力,是善,是希望世界更好、人类更好的善。我们确实已在享用一个更好的世界,即使我们仍然充满抱怨,仍然不开心。正如迪曼蒂斯所说:

事实非常清楚。世界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好。用于解决问题的技术变得更加强大了,并且让更多的人获得了更大的权力。我们会到问题吗?灾害?流行病?恐怖袭击?当然会有。但是,人类会振作起来继续前进。在美国,人均寿命比上个世纪翻了一倍,人均收入增加了两倍多,食品、能源、交通和通信的成本都在成倍下降。这个再加上我前面提到的“如果有一个问题,我就去解决它”,就是我乐观的源泉。当你用这样的方式来看待世界时,你就会发觉这是一个迥然不同的地方。

期待WE大会,就是期待更好的未来和更好的自己。有一个问题,纵使我不能亲自解决它,支持那些行动的人也是好的。

独立IT评论人keso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