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贸易

贸易风向转变给股市带来乌云

雷德伍德:贸易战对于股票投资不是很好的大背景。就此而言,谁是特朗普对不公平贸易开战的靶子?

贸易战对于股票投资不是很好的大背景。在经历了数月好光景——得益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减税、银行信贷放松和增加美国油气产量的努力——之后,最近几周金融市场不得不艰难应对不那么友好的关税政策。

美国总统找到了对钢铁和铝征收一般关税的办法,即利用其国内权力,限制可能危及美国战略利益的进口。他还以同样的理由否决了海外收购美国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企图。

谁是特朗普对不公平贸易开战的靶子?

在意识到向美国出口钢铁最多的两个国家是墨西哥和加拿大后,白宫表示,只要两国同意与美国合作,谈判达成一份更好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就可以豁免这些关税。特朗普在上任之初就要求改进该协定。

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对中国(美国很大一部分贸易逆差的来源)的批评一直是最严厉的。近期他对德国更为愤怒,后者一方面有巨额对美贸易顺差,另一方面未能达到北约(NATO)的国防支出目标。特朗普不赏识一个让美国既背负巨额贸易逆差、又背负超出比例的集体安全账单的盟友。

自1月达到市场高点以来,德国股市肯定受到了影响。我很高兴在一段时间之前就决定在FT Fund中排除专业投资于欧洲大陆股票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这一判断在困难时期保护了这只基金。

不仅德国DAX指数比1月的峰值下跌了8%。欧洲大陆所有主要股指都受到了冲击。意大利富时MIB指数(FTSE MIB)从未接近过2000年或2007年创下的历史高点,仅徘徊在此前高点的一半左右。西班牙Ibex 35指数也远低于2007年达到的高点。就连法国Cac 40指数也仍略低于2000年和2007年的水平。

欧元对股票投资者也不利好。自单一货币问世以来,欧元区经历了长期缓慢增长或零增长,其间还遭遇一场西方银行业危机和几场欧洲政治危机。

失业困扰欧元区大部分国家,德国经济却蓬勃发展,得益于对其而言廉价、但对欧元区其他一些成员国而言偏贵的欧元。

欧洲央行(ECB)的大力干预拯救了欧元,而德国不得不忍受以往不堪设想的事情,即欧洲央行通过印钞来买下债务,把利率压低至零或更低。借助自危机以来出现的复苏,在欧盟市场有一些敞口的投资组合有可能获利,全球股票基金倾向于都有一些欧盟敞口。

与此形成反差的是,英国股市已经创下新高。相比由大型跨国公司构成的富时100指数(FTSE 100),富时250指数(FTSE 250)是英国国内经济的更好指标,而该指数目前比2007年的高点高出约60%。在最近一轮全球市场疲软中,美国纳斯达克指数(Nasdaq Index)也比世界上其他所有主要股指相对强劲。

如今,欧元区不得不应对在英国退出欧盟后欧盟预算失去英国税收贡献后的局面。它还必须面对代价高昂的能源政策(与此同时美国廉价能源供应越来越充足)、以及以环保为由打击柴油车(这还将对汽油车造成一些连锁效应)带来的后果。

对于汽车出口构成贸易顺差重要组成部分的欧元区经济而言,所有这些都是困难的不利因素。特朗普威胁要对欧盟对美出口汽车征收10%的关税,是利用了这样一个事实:欧盟已经对输欧的美国汽车征收这样的关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