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络安全

美国如何抵御网络战?

邰蒂:面对敌对势力利用社交媒体扰乱民主制度,美国官方战斗力低下,为此有人提议组建一支民间网军,在网络空间反制敌人。

2011年,在与青年党(al-Shabaab,一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组织——译者注)作战时,肯尼亚陆军少校伊曼纽尔•契尔奇尔(Emmanuel Chirchir)注意到,以索马里为大本营的这个伊斯兰主义组织用驴子来运送武器。他通过Twitter发布了一条信息,警告当地的肯尼亚居民:“任何大批集中及活动的载货驴群都将被视为青年党的行动。”

青年党在网上发起反击,嘲笑契尔奇尔威胁要轰炸驴子:“少校,您不走寻常路的战争已引起动物权益组织的高度关注。”曾任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探员的克林特•沃茨(Clint Watts)在其新书《扰乱敌人》(Messing With the Enemy)中,将这次唇枪舌战描述为“国际恐怖分子与反恐部门在Twitter上的首次交锋”。

从某个层面上看,这场被遗忘已久的争论可能很不起眼。近年来,关于伊斯兰极端主义运动的可怕消息层出不穷。而根据FBI的说法,更复杂的网络战术已被俄罗斯情报机构用来捣乱美国和欧洲的选举。7月早些时候,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公布了对12名俄罗斯特工的起诉,罪名是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利用社交媒体诋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

上周,我偶然发现了沃茨的书,意识到肯尼亚驴子的故事在当下颇具象征意义。要理解目前与俄国人之间非同寻常的网络战,其中一个方法就是看看圣战组织几年前是怎么在网上兴风作浪的——尤其是因为这个被忽视的先例显示了美国政府在网络空间对敌人的打击能力是多么孱弱。“美国在信息战上弱爆了。”沃茨哀叹道。“毫无战斗力。”

沃茨解释道,这个故事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第一次海湾战争,当时基地组织(al-Qaeda)等恐怖组织都急于在全球立足。与此同时,互联网兴起,基地组织利用电子邮件和网络聊天室传播其信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类似地,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和青年党等与基地组织争风头的运动也是随着社交媒体的起飞而出现的,而且被证明善于利用社交媒体招兵买马,以至于超越了基地组织。“对基地组织来说,互联网是它的救星,社交媒体是它的败笔。”沃茨说。

美国官员曾试图反击ISIS的社交媒体宣传。沃茨透露,2013年他在FBI时——后来作为一名安全顾问——他参与了一场漫长的Twitter大战,对手是生于美国的恐怖分子奥马尔•哈马米(Omar Hammami)。其他美国情报组织则试图以心理战打击极端分子。一些用于分析社交媒体用户的实验方法,后来被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等公司应用于广告技术行业。

然而,美国军方太过官僚主义、行动迟缓又规矩繁多,实在无法与敌人抗衡。从社交媒体极端分子那里收获最多的国家当属俄罗斯:沃茨描述说,从2015年秋季起,他无意中目睹了美国社交媒体上冒出俄罗斯支持的团体,效仿伊斯兰主义分子的一些战术。

美国一些网络专家意识到了俄罗斯这种新型介入带来的威胁。但他们的警告大都被媒体和政府忽视了,因为主导外交政策辩论的是圣战威胁。因此,俄罗斯人可以自由地将他们的网络活动扩展到美国政治生活的更多角落。此外,虽然沃茨并未暗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主动配合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传播假新闻,但他认为特朗普对于克里姆林宫的利益是一个“有用白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