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明星律师的好时光

不满于老牌律所论资排辈的薪酬制度,一些年轻精英律师纷纷跳槽,这使他们能够拿到与一流投行家相当的年薪。

那时,斯科特•巴尔谢(Scott Barshay)刚刚结束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一年。2015年这位著名企业律师累计为约3千亿美元的交易提供了咨询,其中最著名的是百威英博(AB InBev)1030亿美元收购竞争对手SABMiller案。在这起收购案中,巴尔谢为他所在的柯史莫法律事务所(Cravath, Swaine & Moore)——美国最负盛名的律师事务所之一——创造了约1亿美元收入。

4个月后他就辞职了。巴尔谢对柯史莫基于合伙人的工龄和资历、而不是纯粹基于工作量的陈旧薪资制度感到失望,于是离开了这家自己唯一效力过的事务所,跳槽去了纽约的一家竞争对手。宝维斯国际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 Rifkind, Wharton and Garrison)同意给他超过一千万美元的年薪,这一酬劳才配得上他带来的丰厚案源——包括高通(Qualcomm)和卡夫亨氏(Kraft Heinz)这样的蓝筹公司客户——该律所希望他能为其交易业务增添助力。

这一决定震动了法律界。成为像柯史莫这样的事务所——它可通达从商业到政治等所有领域的全球权力走廊——的合伙人,被认为相当于站上了法律行业的巅峰。这家所谓的“白鞋”事务所试图淡化巴尔谢在2016年的举动,称自己的文化和历史能够经受得住一次离职。但事实证明这不是一起孤立事件。不久后,又有两名比巴尔谢更年轻的合伙人相继跳槽去了凯易事务所(Kirkland & Ellis),这是另一家作风激进、以高薪吸引顶尖律师的竞争对手。

柯史莫律师的收入并不低,据说一年级初级律师的起始年薪为18万美元,权益合伙人平均每年能拿到约400万美元,具体多少取决于业务量。但有些律所决意以薪酬为手段,招揽那些巨星级别的律师,以扰乱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来在业内居于主导地位的大牌律所。这种行为给业内带来了一股活力,顶级律师现在可以拿到与一流的投资银行家、对冲基金经理甚至顶级运动员相当的年薪。

这些“叛逃”威胁到了一些老牌律所从摇篮到坟墓的文化,如柯史莫等美国律所,以及英国的司力达律师事务所(Slaughter and May)。这些律所实行一种被称为“计点制”(lockstep)的薪酬制度,该制度旨在确保合伙人共同掌管事务所。

例如,如果一位负责收购案的合伙人手上有个客户正在寻找一位律师来处理一桩反垄断案件,只要自己的利润不会受影响,他或她则更可能推荐一位更擅长反垄断的同事。

与这种制度相对立的就是“自食其利”(eat what you kill)模式:在分摊了一定成本后,合伙人可以保留大部分或全部自己所创造的利益。在这两种模式之间,还有一种“改良型计点制”(modified lockstep),在分配利润时一部分依据资历,但也会以某种方式来奖励那些表现最佳、在财务和声誉上对律所贡献最大的合伙人。

“纯粹的计点制已经越来越难留住杰出人才了。”宝维斯的所长布拉德•卡普(Brad Karp)表示,该律所采用的是改良型计点制。他补充说:“你可以看到在提供公司法律服务的律所,明星合伙人拿到的收入已经能与自由球员的薪酬相媲美。”而且如果在一家律所,年长合伙人仅仅因为待的时间更长就能拿到三倍的薪酬,那么律师们为什么不去一家更欣赏他们才能的律所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