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

新左翼可以从北欧模式中学到什么?

桑德布:如今新左翼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对立起来,但北欧经验说明混合了两种制度的中间道路可以造福所有人。

最可预测的现象也可以是最令人惊讶的。只要看看“社会主义”在美国和英国重新获得了政治生命力,你就会明白这一点。

十年前,全球危机暴露了金融资本主义的失败。这为政治左翼赢得人们对自己议程的支持提供了一个机会。然而,发达国家中几乎每一个老牌的中左翼政党都搞砸了这个获得政治主导权的机会。

我们似乎是在倒退,而不是回归了。如今唯一红火的那些左翼政客,就是拒绝接受上世纪90年代中左翼“第三条道路”的人。在英国,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在大幅扩大的党员群体的支持下接管了工党。在美国,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2016年的社会主义初选竞选活动,让代表金主阶级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费了老大劲才赢。在最近出炉的美国各州党内国会议员初选结果中,同样为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赢得了民主党国会议员提名,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稳操胜券。民调显示,大约一半的年轻美国人现在偏爱“社会主义”胜过“资本主义”。

这引发了一场辩论,其焦点问题是:新社会主义者所说的“社会主义”指的是什么。一种解读是,它只是一个表明如下志向的标签:实现斯堪的纳维亚式社会民主制度,实行包括全民医疗保健或改善工人福利之类的政策。

但一些最有思想的新社会主义者之所以支持社会主义,是因为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反面。例如,政治理论家科里•罗宾(Corey Robin)支持“社会主义”,是因为它让工人自由,而资本主义让他们不自由。这种说法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视为两种相互竞争且互不相容的制度。

这种语义差异在政治上很重要。在冷战期间,这种“要么社会主义、要么资本主义,二者不可兼得”的看法可能有意义。但即便它们真的是两种相互对立的制度,北欧国家也明显应划入资本主义阵营。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立起来,就是拒绝向可能最接近实现了新社会主义者自己理想的社会学习经验。

北欧国家被称为“混合经济”,正是因为它们结合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元素:生产资料国有与私有并存;公共监管与市场竞争并存;具有再分配性质的税收,工资由劳资双方共同决定。

如果今天的社会主义者无视资本主义在这种混合经济中的作用,那么他们就是未追随他们自己的领路灯。以下是他们应该向北欧模式学习的三个经验,无论他们是否将其称为“社会主义”。

首先,它接受全球化。北欧混合模式出现在极大依赖国际贸易的国家并非巧合。贸易带来繁荣,但全球波动也会带来不可预料的严重冲击,正因为公众懂得这一点,他们才愈发支持北欧福利国家的保障元素。

因此,如果要成为“社会主义”,那么应该是对经济开放有信心的社会主义。美国左翼对贸易协议的反对,削弱了它可能试图宣称存在的与北欧模式的任何关联。英国社会主义者被“左翼退欧”(Lexit)——左翼所标榜的他们认为应该逃离帮助欧洲国家之间顺利贸易的那套规则的理由——诱惑也是如此。

其次,虽然北欧的经济平等主义整体上广为人知,但细节并非广为人知。但细节很重要。北欧模式的成就仅仅在于实现了如下这件事:(税收和转移支付之前)的市场工资就是高度平均分配的。在财富和资本收入的分配以及旨在实现收入平等的政策调节力度上,北欧模式的表现并不算突出。北欧的成功凭借的不是最大程度的再分配,而是设计一个不需要过度倚赖国家的再分配权力的经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