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融危机10周年

前雷曼首席行政官:雷曼本应得到纾困

弗里德海姆:我们的感觉就像受伤的狮子爬上大树以逃脱一群鬣狗的追逐,而结果只是让树枝断裂。

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触发了全球金融危机。十年后,评论员们正在辩论联邦政府官员本来是否可以像不久后支持其他银行那样支持雷曼,从而阻止危机的爆发。

我在雷曼永远关门的那一天是该公司的首席行政官。作为一个局内人,从我的角度来看,答案很清楚:雷曼本来可以、而且也应该得到纾困。我知道这听起来可能有些自私。但是,让我们考虑一下事实。

在雷曼破产几周后我们得知,雷曼之所以没有被纾困,是因为它缺乏从美联储(Fed)获得贷款的抵押品——因此美联储被禁止提供援助。我们许多人最初是2008年10月在纽约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听到时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这样解释的。

从背景来看,雷曼在2007年的净收入和盈利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这让它在过去五年中实现了业内第二大营收和盈利增长。那一年,我们的净杠杆率(衡量我们公司有多少债务融资的指标)与我们的同行相当。而且,到2008年,我们已经大幅降低了杠杆率,将我们的股本增加到280亿美元,并扩大了我们的流动性资金池。

这些是真实的数字,还是我们在做假账?嗯,过去十年包括美国证交会(SEC)的调查在内的三项调查都得出结论,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估值是合法的。换言之,我们终究还是有足够的抵押品可以从美联储获得贷款的。

雷曼并非在最后一刻才突然提出需要联邦决策者的支持,以致决策者没有多少时间做出深思熟虑的决定。恰恰相反。当年6月,我与迪克•富尔德(Dick Fuld)和其他几位雷曼高管,在电话中请求时任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允许我们成为一家银行控股公司。在我们为拯救银行而制定的数十项计划中,我们认为这是能够自己完成的计划。

可悲的是,盖特纳说不行,认为这会传达出错误的信息。我们感觉就像受伤的狮子爬上巨大的猴面包树以逃脱一群鬣狗的追逐一样——结果只是让树枝断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雷曼申请破产一周后,美联储将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转变为银行控股公司,发出了正确的信息——给了他们拒绝给我们的东西。

拯救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决定有助于防止整个金融体系崩溃。在那个夏天的任何时候雷曼都可以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得救,这本会阻止世界经历的那种“大屠杀”。

对于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华尔街高管来说,失业以及失去大部分资产无可厚非。对于“主街”(Main Street,指普通人)来说,遭受如此深重的苦难说不过去。后者是可以预防的。

我并不是要谴责伯南克、盖特纳以及第三位关键人物——时任财政部长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他们对待雷曼的做法。事实上,没有比他们更合格的人了。当他们专注于遏制金融风暴时,他们遭遇极大的阻扰。他们的绊脚石是,在雷曼破产前的那段时间里,华盛顿的共识是,支持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会鼓励更多冒险行为,并增加对进一步纾困的需求。

当时的两位总统候选人,已故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以及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发表演讲称,华盛顿必须拯救主街,而不是华尔街。当时政治压力是很大的,要求允许一家银行倒闭。盖特纳在雷曼破产前的最后一个星期五呼应了保尔森一直在说的话:“华盛顿没有纾困的政治意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