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

特朗普:玩推特的拿破仑?

拉赫曼:特朗普或许是黑格尔描述的那种本能的政治家,在不自觉中充当了时代精神的化身。让特朗普的反对者欣慰的是,这种人的结局通常都很糟糕。

上月在联合国(UN)发表演讲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引发了全场哄堂大笑。这是美国总统遭遇的一次前所未有的羞辱。但我有些不安地怀疑,特朗普可能会笑到最后。这位美国第45任总统仍有可能作为一位改变历史进程、体现时代精神的领袖载入史册。

历史性人物不一定非要是好人,甚至不一定要特别聪慧。特朗普撒谎成性,他领导的政府设立了关押非法入境儿童的拘留中心。据说,特朗普的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曾称他是个“白痴”。但所有这些都未必会阻止特朗普成为哲学家格奥尔格•黑格尔(Georg Hegel)口中的“世界历史人物”。

在黑格尔的时代,典型的世界历史人物是拿破仑(Napoleon)——这位德国思想家把拿破仑称为“马背上的世界精神”。奇怪的是,我读到的对黑格尔此话含义的最佳解释来自法国现任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曾对《明镜周刊》(Der Spiegel)表示,“黑格尔把‘伟人’视为某种更伟大使命的工具……他相信,一个人确实可以短暂地成为时代精神(世界精神)的化身,但这个人也并不总是清楚自己在充当这样的化身。”

我怀疑,对于黑格尔,特朗普可能谈不出个所以然。但他或许是黑格尔描述的那种本能的政治家——一个利用和体现他自身仅一知半解的各种力量的人物。相比之下,我担心马克龙目前看起来更像一个垂死秩序的化身——尽管他熟读经典。

如果未来的历史学家确实认定特朗普是一位历史性人物,他们会怎么说?

首先,他毅然决然地与美国应如何处理对外关系的精英共识决裂。往届的总统要么否认美国的实力受到侵蚀,要么试图悄悄地应付这件事。特朗普则不同,他承认美国的衰落——并设法扭转这种趋势。他的方法是以更公然、更不客气的方式使用美国的权力,试图在为时太晚之前改写全球秩序的规则,使之对美国有利。

尤其是,特朗普认定,他的所有前任都支持的全球化实际上是一个糟糕的主意——全球化削弱了美国的相对实力,拉低了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在经历了30多年的实际工资增长停滞或下降之后,美国人民乐于接受这一说法。不受前任们的礼数的约束,特朗普既威吓敌人,也欺侮盟友。

特朗普本能地以“零和”(zero-sum)的方式与这个世界打交道,他还认定,一个更富裕、更强大的中国对美国而言显然是坏消息,他也成为首个设法阻止中国崛起的美国总统。不管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它无疑是一个历史性转变,彻底扭转了美国40多年来寻求将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的外交政策。

国内事务方面,未来的历史学家可能会指出,特朗普是首位注意到如下这一点的美国总统:在移民、贸易、身份政治等一系列问题上,美国精英与普通民众的观点已经出现巨大分歧。在竞选总统以及后来担任总统期间,他都冷酷且有效地利用了这些分歧。特朗普的言行举止被传统分析人士视为政治自杀。但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比那些专家学者的更可靠。虽然年事已高,但特朗普还“懂”新媒体,而且玩起新媒体比其他政客娴熟得多。

但这种激进主义会带来成功吗?正如黑格尔指出的,“密涅瓦(Minerva)的猫头鹰只在黄昏时分才展开翅膀”,言下之意是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