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最大的金融风险是美国

渥克:美国面对金融风险时所表现的无所顾忌,让中国非常担心。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很可能就是美国满不在乎的态度。

在新的年度金融稳定报告中,中国央行(PBoC)再次敲响了警钟:一些“灰犀牛”风险继续威胁着中国经济。所谓灰犀牛风险是指在我们眼前明确存在但经常被忽视的风险。

该报告把重点放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以及地方政府、家庭和企业高企的债务水平上,这与中外观察人士的担忧一致。

实际上,西方分析师中有一种流行说法是,中国的债务问题有可能成为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然而,触发引爆器的可能是美国对风险满不在乎的态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遏制金融风险作为一项首要任务,中国高层官员在应对他们所发现的危险领域方面直言不讳、积极主动。

相比之下,如果你认为美国官员忘记了10年前爆发的那场金融危机,还有10年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全球范围内构成的风险,那也情有可原。

美国政府的做法似乎是无视警示信号,指望能够把不可避免的危机描述为出人意料的“黑天鹅”,“没人预见到它会发生”。

不过,许多聪明人确实看到了即将到来的麻烦,并就美国和全球经济发出了紧急警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4月警告称,全球债务已达164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相当于GDP的225%。它指出,美国是唯一一个债务增速超过经济增速的发达经济体。

法国兴业银行(SocGen)的阿尔贝•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预测,金融寒冬即将来临;乔治•F•威尔(George F Will)撰文描述了债务螺旋式上升发出的“巨大吸吮声”;桥水(Bridgewater)的雷•戴利奥(Ray Dalio)预测,一场新的债务危机即将来临。还有其他数十位聪明人也发出了警告。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中国清楚地意识到迫在眉睫的挑战,力求在不戳破信贷泡沫的情况下逐步将空气排出,同时引导经济实现“高质量增长”——也许速度较慢,但更均衡更稳定。就算不必应对美国政府由于不知道或不关心其政策的全球影响而造成的外部冲击,这两件事也都不容易。

中国官员对国内经济面临的真切风险开诚布公,也不掩饰为过热行业降温的意图。

在2017年7月一次重要的五年政策制定会议上,中国高层官员指出了一些“灰犀牛”风险,然后综合运用监管、强化执行力度和流动性控制等手段来化解这些风险:企业债务高企、流动性过剩、影子银行、资本市场脆弱性、房地产泡沫以及新兴起的网络金融产品和服务。

监管机构对那些被标榜“风险较小”、同时承诺较高收益率的理财产品发起打击。随着企业债券违约案例在2018年上半年增加40%,以及数以千计的P2P贷款平台被允许倒闭,中国政府发出了一个信号:不能指望政府解决所有问题。

对比之下,特朗普和高级官员们鼓吹美国的经济实力,淡化风险和弱点。

在过去几周市场大幅波动之前,特朗普多次吹嘘美国股市如何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新高,而今年以来中国股指累计下跌了逾20%。

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股市密切跟随信贷增长放缓的趋势。这表明,股市下跌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挤压资产泡沫的直接结果。

特朗普政府对金融风险漫不经心的态度日益表明,其经济政策不会有好结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