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Toniic希望把影响力投资引入中国

公司首席执行官本德尔认为,中国的“创新精神和日益增长的财富”使其成为“影响力投资的天然热点地区”。

留着山羊胡、戴着棒球帽的亚当•本德尔(Adam Bendell)站在波特雷罗山(Potrero Hill)的一个时尚街区,沿着旧金山20号大街漫步。这一天,大多数人都因为致人死亡的加州森林大火选择闭门不出,或者戴上口罩。

“这很少见。通常情况下,你可以很容易地看到旧金山湾(San Francisco Bay)的对岸。”现年57岁、就住在旧金山的本德尔说。他还补充说,一向在周遭建筑物中显得最为醒目的Salesforce新总部大楼“今天从这里看不到了”。

这条行人稀少的大街似乎成了一个古怪但恰当的地点,来探讨他所在的Toniic Institute把影响力投资带入中国的想法。因为在中国,空气污染使戴口罩在一些城市成为了司空见惯的景象。

推动从化石燃料转向清洁能源是把自己的投资数据分享给Toniic(见文末图表)的影响力投资者最重要的目标,没有之一。这家位于旧金山的咨询机构和联络平台主要为北美和欧洲的影响力投资者提供服务。从美国的生殖健康专家到比利时的低碳能源倡议者,Toniic的服务对象多种多样。

气候谈判于本周在波兰重启。随着中国填补了美国退出气候谈判而留下的领导力空缺,Toniic首席执行官本德尔认为,中国的“创新精神和日益增长的财富”使其成为“影响力投资的天然热点地区”。

Toniic公司的名字有意使用了双关,厚脸皮地将自己定位为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简称GIIN)的姊妹企业,但两者并没有关系。GIIN比Toniic公司早一年成立,更加专注于机构投资者。

尽管在GIIN的调查中,有很多受访者制定了影响力目标(部分原因是这些机构投资者更需要向利益相关者报告),Toniic的目标在于帮助每个人在进行影响力投资时“提高严谨度”。

本德尔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说:“我们奋斗的目标是确保投资到一个领域的每一美元、每一英镑或每一欧元都能比投资其他领域带来更大影响力。”

这是Toniic希望能全面推行的目标——不管是对比生产可持续可可的企业、降低因分娩导致的产妇死亡率,还是让更多孩子进学校上学。

在GIIN所做工作的基础上,Toniic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分解成了可进行影响力投资的不同领域,来帮助投资者规划影响力投资。

它还“甄选”一些它认为值得提供给其会员的投资机会。会员之间可以交换信息,可能更愿意投资已经有其他投资者参与的项目。

为了进一步了解影响力投资者的行为,Toniic把其会员的匿名投资数据分享给苏黎世大学(University of Zurich)可持续金融和私人财富中心(Centre for Sustainable Finance and Private Wealth)领导的研究团体。

尽管“目前是富人更容易接触”影响力投资,但本德尔认为从长远来看影响力投资将成为一种主流。“富人开始进行创新,而(这种趋势)将向下蔓延到散户投资者。”本德尔说。本德尔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旧金山人,他在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之后成为一名企业家,然后成为一名影响力投资者。

Toniic创立于2010年,创始人还包括出生于奥地利的影响力投资者沙利•克莱斯纳(Charly Kleissner),他发家于上世纪90年代的硅谷科技热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