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能源

2018年被遗忘的输家:委内瑞拉

巴特勒: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大幅缩减,但市场眼都不眨地应对了委内瑞拉缺席的现实,这意味着没人会试图进行外部干预。

2018年,能源市场上有很多期望未得到满足,也发生了很多令人失望的事情。在今年初,我曾列举了读者应该关注的4个重点问题。

•尽管价格持续下降,可再生能源未能取得突破性进展。碳氢化合物作为主要能源供应源依然地位稳固。

•中国向更低碳经济的转型放缓了。煤炭使用量在连续两年降低后再次上升,排放量也因此上升了。

•沙特阿拉伯的政局还未稳定,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土耳其遇害提醒世界,权力集中在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手中有种种危险。

•唯一真正称得上成功的或许是美国页岩油产量不断提高——根据最新的官方数据,美国的页岩油日均产量同比增加了200万桶。产量激增使油价维持低水平——布伦特原油价格为每桶略高于60美元,这比12个月前稍低。

但还有一个事态发展值得一提。

在委内瑞拉前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上台近20年后,委内瑞拉仍在持续衰退。委内瑞拉的石油日产量从今年1月的逾220万桶下降到11月的约110万桶。这比该国在1998年达到的峰值产量——每天近350桶——下降了逾68%。

委内瑞拉的经济正在萎缩。尽管各方一再要求,并且该国主权债务有可能出现重大违约,该国迄今仍拒绝编制关于其国内生产总值(GDP)或者通胀的经济数据。如果委内瑞拉无力向债券持有人偿债,可能导致委内瑞拉在接下来几个月失去其主要资产之一——国际贸易公司Citgo。

委内瑞拉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以及从黄金、铝土矿到钻石等矿产资源,它本应是拉美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但现在却是拉美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委内瑞拉的基本生活物资和食物稀缺,人才不断外流。由于委内瑞拉人试图逃往哥伦比亚和巴西等邻国,难民危机正日益加剧。根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最近的一份报告,已经有逾300万委内瑞拉人生活在该国以外,其中有100万人生活在哥伦比亚。

离开委内瑞拉的有极端贫困的人,但也有经济运行所依赖的熟练工人和技术人员。其中还有很多人曾建立起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但正逃离这家腐败横行、管理不善的公司。

委内瑞拉经济的残余部分之所以还能运行,原因是俄罗斯提供了贷款,以换取委内瑞拉允许其在那里建立军事基地,以及委内瑞拉与中国签署了石油换贷款的协议。

但委内瑞拉的政权没有更迭。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依然是委内瑞拉总统。一个原因是马杜罗在军队中的盟友领导实施了镇压行动。另一个原因是,在全球石油市场中,委内瑞拉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美国不再依赖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国际企业虽然愿意回到这里,但只要现任政府仍然掌权,这些企业就不会在这里进行重要投资。

如果石油稀缺,介入委内瑞拉事态的压力将是巨大的,尤其是在华盛顿。但市场眼都不眨地应对了委内瑞拉石油出口减少和美国制裁导致的伊朗石油供应大幅缩减。

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以为委内瑞拉的事态会影响市场并推高油价。我错了。即使需求持续增长,全球石油供应过剩依然严重。

我们很难在2019年看到这种平衡发生改变。石油市场已经学会了应对委内瑞拉缺席的情况。这意味着委内瑞拉的政治困境不太可能因外来干预而发生改变。下一次“玻利瓦尔革命”只能从委内瑞拉内部燃起,可能源于石油产量进一步降低引起的绝望,也有可能源于中国日益不情愿进一步投资一个破产的政权。在那些事情发生之前,委内瑞拉已经很悲惨的局势只会进一步恶化。

祝委内瑞拉新年快乐,并向所有读者谨致节日的祝贺。

本文作者英国《金融时报》能源评论员,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国王政策研究所(King's Policy Institute)主席

译者/徐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