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战

“中国冲击”没有特朗普说的那么严重

邰蒂:经济学家们分析了引发特朗普愤怒的问题:来自中国的竞争对美国的影响。他们的研究显示,是时候重新框定辩论了。

如果你去问美国的大多数普通选民,他们国家的制造商近年来发生了什么,他们也许会以恐惧的嚎叫声或嘀咕声提到“大屠杀”。

毕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能够异军突起,就是因为他宣称中国竞争对手“扼杀”了美国的工厂和就业机会。不断升温的美中贸易战,以及上周在北京举行的事关重大的谈判由此而来。

但如果你想更准确地了解来自中国的竞争对美国工业的影响,不妨看看最近在亚特兰大举行的美国经济学会(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 AEA)年会上提交的一些资料。

近年来,一大批经济学家分析了引发特朗普愤怒的问题:来自中国的竞争对美国的影响。这种数据分析尽管在某些领域支持总统的说法,但也表明,是时候重新框定这场辩论了——要把目光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

让我们从支持特朗普的事实开始。没错,近几十年来,美国的传统制造业就业岗位大幅萎缩。此外,戴维•奥托尔(David Autor)等经济学家的研究显示,这种萎缩在面临中国竞争的地区和行业表现得最为明显。

有时,这是因为美国的工厂关门,或者迁往海外。但是,正如经济学家特里萨•福特(Teresa Fort)、贾斯汀•皮尔斯(Justin Pierce)和彼得•肖特(Peter Schott)告诉美国经济学会的那样,由于海外竞争,美国公司在国内也用机器人取代了人类工人,往往是为了削减成本,(而且正如他们强调的那样,往往很难准确地厘清取代大多数工作岗位的到底是机器人还是贸易)。

这一过程往往会给当地带来巨大痛苦,也就是特朗普所说的经济“大屠杀”。另一篇由奥托尔与人合著、提交给美国经济学会的论文显示,这种冲击与结婚率的大幅下降存在关联(因为失业的主要是男性,而不是女性,这使得男性作为伴侣的吸引力下降)。其他研究也表明,这种冲击与阿片类药物成瘾和儿童贫困率的上升也有关联。

更糟糕的是,正如经济学家罗伯特•芬斯特拉(Robert Feenstra)、Hong Ma和Yuan Xu对美国经济学会所言,“中国冲击”对整个美国经济的影响被房价放大。

这一切都令人沮丧。但特朗普迄今忽视了一个重大附加说明(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这片乌云背后的一线光明):尽管所谓的制造业就业岗位已经萎缩,但这并没有反映出“制造企业”的遭遇是什么。

根据福特、皮尔斯和肖特的计算,从1977年至2012年间,在“制造工厂”工作的“制造企业工人”数量减半,从略低于2000万减少到接近1000万。然而,由“制造企业”拥有的“非制造工厂”的员工数量却从1300万增加到2300万,这主要是由于设计和IT等服务业岗位的爆炸式增长。

其结果是,到2012年,美国的“制造业”企业雇佣的工人比1977年略多。此外,这并不是因为业务变动:在这段时期,75%的“制造业”岗位流失发生在仍在营业的企业,而大多数非制造业工厂是由老牌企业开设的。

简言之,这意味着,随着来自中国的竞争产生冲击,美国的“制造业”集团悄然进行了自我再造。是的,他们可能称自己为“制造商”,并在数据中被如此定义。但随着产出飙升,他们越来越多地雇佣服务业工人。苹果(Apple)最近宣布将重心从硬件转向服务,就指明了一个重大趋势。

这不会让旧式的“制造业”工人感到舒服。尼古拉斯•布鲁姆(Nicholas Bloom)、凯尔•汉德利(Kyle Handley)、安德烈•库尔曼(Andre Kurman)和菲利普•勒克(Philip Luck)的研究表明,在美国部分地区,消失的制造业岗位已被新的服务业岗位所取代。然而在美国南部和中西部的较贫困地区,情况非如此。这就造成了被特朗普利用的局部经济痛苦和选民愤怒。

但对美国整体而言,个中寓意是明确的:如果总统真要帮助美国“制造业”企业的工人,他应该少花点时间对小玩意发火,而多花点时间谈论服务。这也许不能带来有震撼力的电视画面,但它反映了美国“制造业”增长的真实未来。

译者/邢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