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贸易

FT社评:全球贸易疲软不能只归咎关税战

即便没有遭到行事乖张的白宫发动的关税战的打击,我们的世界也不像一个健康的经济体,而更像一个需求不足的经济体。

全球贸易形势并不尽如人意,这一点不足为奇。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世界各国输美钢铝产品加征关税,以应对并不存在的国家安全威胁。这位美国总统强行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如今已更名为《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加大了维持跨境供应链的难度,尤其对汽车而言。特朗普政府用对汽车加征惩罚性关税威胁欧盟(EU),除非后者回到谈判桌前,协商对美国开放农产品市场。最明显的是,他如今已对约半数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而且还威胁出台更多。

然而,这些非同寻常的举动直到现在才开始显著地反映在贸易数据中。钢铝或许是具有象征性的行业,但它们规模相对较小。只有对华关税,才着实覆盖了美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的巨量双边贸易。

关税战的影响越来越明显。上周一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中国进出口均出现下滑,比经济学家预期的结果糟得多。虽然出口数据部分反映了美国加征关税的影响,但中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同样不理想,而且进口下降表明国内需求疲软。

德国去年11月的进出口也出现了类似的疲软。德国的一些数据可能还反映出商业信心的丧失,因为人们担心全球贸易战将对这个主要制造业出口国造成打击。但工业生产在更广范围内出现了令人失望的结果。此外,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欧元区各国面向国内的行业也很疲弱。

即便没有遭到行事乖张的白宫发动的关税战的打击,我们的世界也不像一个健康的经济体。它看起来更像一个需求不足的经济体,在欧元区等经济体艰难复苏的早期便出现了明显的疲软。

全球产出仍然过度依赖美国的进口需求,后者的消费远多于其他国家。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更是加剧了这一问题。

与此同时,中国是以市场汇率计算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虽然中国已经部分从外部需求转向国内需求,但却积累了不健康水平的债务。北京方面正试图在不引发信心危机和衰退的情况下,完成去杠杆化这一棘手任务。

如果全球经济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宏观性的,那么各国货币与财政政策制定者以及贸易部长,就可以着手纠正这种情况。除了努力说服特朗普放弃贸易战,德国、中国等大型顺差经济体以及韩国等其他国家可以采取更多举措,刺激国内需求,帮助全球经济恢复平衡。要达成这样的成果需要克服内部的反对,破除国内长期存在的出口优先观念,而不是只想着在与白宫的棘手谈判中占据上风。

归根结底,贸易逆差与顺差——乃至全球增长——更大程度上取决于宏观经济政策,而非贸易政策。贸易疲软,既是需求低迷的征兆,也是特朗普破坏性关税的表现。几个大型经济体仍有能力对此采取行动。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