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2019年是否会重现2016年的市场行情?

戴维斯:当前经济形势与2016年确有相似之处。与那时一样,今年的市场表现可能取决于美国和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对全球经济走弱的回应。

随着美联储(Fed)、特朗普(Trump)政府和中国当局的政策发生重大变化,1月风险资产价格大幅回升。这些举措减轻了市场对衰退风险的感知,即便经济数据继续走弱。

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见文首照片)这样的重量级人物亲自将当前形势与2016年初的情况进行了比较,当时美国暂停收紧货币政策加上中国推出刺激政策给全球股市带来了长长的牛市。

2016年和2017年全球股市合计上涨近50%。类似行情会重现吗?

如今的全球经济形势与2016年初无疑存在相似之处。在2016年初,由于美国和中国的经济活动数据明显减弱、通缩风险加剧,以及美联储和中国当局推迟政策回应,而且回应力度也显然不够,市场陷入崩溃。一些重要的经济预测者预测,世界经济将在12个月内陷入衰退。

美国的最新经济活动数据还未达到2016年的低点,但中国的数据回到了低点。这两个经济体的“即时预测”(nowcast)数据仍在下降(如下图),欧元区数据也下跌至新的深度。在上周的达沃斯论坛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降低了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并大声警告紧缩力量正在扎根。

诚然,通缩方面的担忧没有2016年严重。美国的通胀预期下降幅度低于2016年的水平。通胀互换市场表明,即使在利率长期接近零的经济体(包括欧元区和日本),通缩的尾部风险也没有出现任何不祥的上升。此外,中国似乎不太可能通过突然贬值人民币来对世界商品价格造成通缩冲击。

不过,经济增长的总体情况似乎与3年前大致相似。包括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内的许多敏锐观察人士都认为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很高,因为随着长期停滞的力量卷土重来,总需求将会消退。

与2016年一样,结果可能取决于美国和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包括贸易政策)对全球经济走弱的回应。政策将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抵消最近几个月扎根的紧缩力量?答案取决于三个关键领域的发展:

1、美国宏观经济政策

财政政策几乎没有宽松空间,因为刺激能力被特朗普去年推出的税收方案全部吸收。货币政策方面的情况更为复杂。好消息是,美国利率现在几乎回到均衡水平,如果经济严重下滑,必要时可以下调利率近250个基点。令人不安的是,劳动力市场比2016年紧张得多,工资增长更加强劲。这将使得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延长暂停加息的时间方面比3年前大为谨慎。如果工资通胀继续攀升,他们可能难以施展拳脚。

2、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

自2008年以来(包括2016年在内),中国的连续政策刺激已经多次使经济免于衰退。这一次,中国财政和货币当局不再那么果断地采取行动来遏制经济下滑,因为他们优先考虑债务去杠杆和改善经济增长的质量,而不是数量。这种对近期刺激计划规模和性质的自我约束导致最新的中国即时预测降至5%以下,远低于本日历年6.0%至6.5%的增长目标。在极端情况下,当局可能会很快提振增长率,但这将涉及回归中国的“老”政策。他们在这方面的自我克制是对目前刺激措施的一个意义重大的制约因素。

3、贸易政策

2016年的经济增长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风险。虽然美国可能在今年2月底进一步推迟关税升级,但特朗普政府随时可能推出更多破坏性的行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