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可持续发展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资金缺口怎么填?

邰蒂:有一个想法是,使用目前收益不佳的“死”钱,来支持既能产生回报、又可助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影响力投资项目。

就在三年前,联合国(UN)发起了“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目的是推动世界各国领导人致力于在2030年之前解决贫困、饥饿及气候变化等问题。

这听起来令人钦佩,而且这些可持续发展目标如今已成为讨论全球发展的一个有用框架。它们还催生出一枚引人注目的“彩虹徽章”——政府官员和商界领袖常常佩戴在翻领上,作为彰显德行的工具。联合利华(Unilever)前首席执行官保罗•波尔曼(Paul Polman)热情洋溢地表示:“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一幅伟大的路线图。”

但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难题:资金。自可持续发展目标启动以来,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每年将需要约4万亿美元的投资来建设实现这些目标所需的基础设施。据联合国旗下多个机构估算,所需资金在5万亿美元至7万亿美元之间。

然而,世行还预计,西方各国政府每年只能提供1500亿美元的“海外发展援助”。即便算上世行等机构提供的多边融资,总额也只有1万亿美元左右。

因此,现在的万亿美元问题是:联合国将如何填补这一缺口?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民粹主义大行其道、国家债务水平不断攀升的时代,没有任何西方政府抢着将更多预算用于援助;但如果没有更多资金,这些可持续发展目标很可能变成可望而不可及的空中楼阁。

因此,在上周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年会上,部分全球精英反复谈论着填补缺口的一个惊人的想法:使用目前存于西方的养老基金、保险公司、捐赠基金及家族理财室的数万亿美元资金,来支持既能产生回报、又可助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投资项目。

在怀疑论者看来,这个主意可能听起来好得令人难以置信——或者只不过是达沃斯精英们面对民粹主义反弹时采取的一种有利于公众形象的策略。毕竟,传统上,金融业不会把慈善与可以产生回报的投资方式放在一起考虑。

但金融家们坚称,这种质疑找错了对象或者(更准确地说)过时了:他们表示,“影响力投资”正变得越来越擅长在创造利润的同时做善事。

以瑞银(UBS)为例。过去几十年,这家瑞士投行巨头为富人客户进行投资的首要目标是实现回报最大化。但瑞银管理人士表示,近来他们的客户强烈要求购买影响力投资产品。

在上周的达沃斯论坛上,瑞银推出了一项新举措,声称将让投资者定制这一领域的投资计划。瑞银表示,此举将吸引更多资金。

瑞银指出,全球储户已将约10万亿美元的资金投入低收益率的政府债券,另有7万亿美元被投入目前实际回报率为负的债券,还有约9万亿美元为现金。因此,如果这些“死”钱中的一部分可以被引入影响力投资,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融资缺口或许能得到填补。

瑞银董事长魏柏昂(Axel Weber)表示:“如果不利用私人资金,就不可能实现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基金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也在推进这一领域的发展。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预计,未来几年,肩负社会和环境使命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规模将从目前的250亿美元激增至4000亿美元。英杰华(Aviva)等金融集团以及安永(EY)等咨询公司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安永首席执行官马克•温伯格(Mark Weinberger)将这种转变形容为一场准革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