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煤炭

中国限制进口澳大利亚煤炭

来自澳大利亚的煤炭被限制进入中国港口。中国表示这是治理污染措施的一部分,但有人担心这与中澳关系紧张有关。

中国正限制澳大利亚炼焦煤进入其港口,导致澳元周四走低,堪培拉方面已让外交人员去查明原因。

虽然中国表示,对这种炼钢原料的进口管制是治理污染措施的一部分,但也有人担心这与两国间的政治紧张有关,比如澳大利亚政府去年禁止中国电信公司华为(Huawei)参与运营5G网络。

“中国正在对进口煤炭的质量与安全性进行风险监测和分析……目的是保护环境安全。”中国外交部在回应这些限制是否与双边紧张局势有关时表示。

路透社(Reuters)周四在一则报道中援引中国大连港一位未具名官员的话称,该港口已禁止接收进口的澳大利亚炼焦煤,并计划将2019年煤炭进口总量限制在1200万吨以内。消息传出后,澳元兑美元汇率最多下跌1.1%,至0.7086美元。

Wood Mackenzie的一份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去年大连港进口的煤炭占中国海运煤炭进口总量的7%,约1700万吨。

此前,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的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麦肯兹(Andrew Mackenzie)周二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煤炭进口商在中国的卸货时间延长了一倍,至45天左右。他将此归因于中国当局要把国产煤炭放在首位。

全球最大的发电用热煤出口商嘉能可(Glencore)的首席执行官伊万•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表示,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外交问题”是导致通关延迟的背后原因。

“他们在延迟卸货,我想延误期大约为30天。”格拉森伯格在周四公布年度业绩后表示。“我们正在静观其变 ……看会产生什么影响,以及他们什么时候解决外交纠纷……让我们拭目以待。现在很难预测。”

澳大利亚贸易、旅游与工业部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他已经要求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尽快调查媒体报道的禁令。

“本周,我会见了澳大利亚矿业协会(Minerals Council of Australia),讨论了市场准入问题以及我们向中国有关部门提出的相关交涉。”伯明翰说。

澳大利亚矿业协会表示,大连港的禁令还无法证实,但该协会承认,几周来,发自澳大利亚的炼焦煤在中国的一些港口受到了限制。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外汇策略师肖恩•卡洛(Sean Callow)表示,澳元对路透社报道最初作出强烈反应,这与澳元的敏感性相吻合,这种敏感性表现在一旦澳大利亚对华大宗商品出口面临威胁,澳元就会受到影响。

西太平洋银行全球市场策略主管罗伯特•伦尼(Robert Rennie)在Twitter上写道,2018年澳大利亚出口的炼焦煤22%销往中国,出口的热煤24%销往中国。

直到前不久,分析师们还将中国限制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解读为中国时而发起的扶持国内炼焦煤行业的措施之一。

澳大利亚经济受中国影响很大,中国是澳大利亚矿业集团所生产大宗商品——包括炼焦煤和铁矿石——的主要进口国。2018年12月,澳大利亚工业、创新和科学部(Department of Industry, Innovation and Science)预测,在截至今年6月的12个月内,炼焦煤出口额将上升至670亿澳元(合480亿美元),并超越铁矿石成为该国最大的出口商品。

“2018年4季度,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炼焦煤的数量和价值均高于2017年同期。中国是澳大利亚的宝贵伙伴,我们相信,我们对彼此的自贸协定承诺将继续得到履行,”伯明翰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