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穆勒调查结束后特朗普面临更大压力

特别检察官调查报告的结论,会在多大程度上被公之于众?这可能引发白宫、司法部和国会之间的争斗,结果或将决定特朗普的政治命运。

2016年8月,就在美国总统竞选活动全面展开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团队的两名高级官员出现在哈瓦那雪茄俱乐部(Grand Havana Room)。这是一家会员制雪茄俱乐部,距离纽约的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只有几个街区。

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遭黑客攻击导致电子邮件曝光一事成为头条新闻之际,时任特朗普竞选经理的共和党资深说客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和他的副手里克•盖茨(Rick Gates)会晤了一名俄罗斯公民,而联邦调查局(FBI)指控此人与俄罗斯情报机构有联系。

曾经担任特朗普竞选经理的保罗•马纳福特

尽管马纳福特和盖茨曾在乌克兰与这名俄罗斯人——康斯坦丁•基利姆尼克(Konstantin Kilimnik)——共事,但鉴于媒体和执法部门高度关注俄罗斯是否是针对民主党的黑客攻击的幕后黑手,此次会面本身就够反常的。

但在会面时发生的事情似乎更奇怪。尽管完整的细节尚未公布,但大量文字被涂黑的一份庭审记录似乎表明,检察官相信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官员与基里姆尼克深入讨论了民调数据。突显此次会面敏感性的一个细节是,马纳福特和盖茨刻意避免与基里姆尼克一起离开哈瓦那雪茄俱乐部。

在上月一次非公开庭审期间,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手下一名高级检察官强调了此次会面的重要性。穆勒是2017年5月受命调查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与俄罗斯之间的联系或合作的特别检察官。

根据庭审记录,安德鲁•韦斯曼(Andrew Weissmann)称:“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触及了特别检察官办公室正在调查的核心问题。”

在穆勒获得任命以来的21个月里,这位74岁的FBI前局长以惊人的速度追查真相,揭示了特朗普小圈子成员的大量犯罪和欺骗行为。

眼下华盛顿充斥着调查即将结束的传言。近月来,特别检察官办公室抽调的检察官人数逐渐减少,而穆勒迄今提起的大多数案件即将定案。

这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个问题:特别检察官会指控一个试图影响选举的大阴谋,还是会局限于他已经提起的诉讼?在向法庭提交的文件中,穆勒透露了一些点点滴滴的细节——比如与基利姆尼克的会面——但他迄今并未指控俄罗斯政府与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之间存在任何犯罪性质的共谋。

民主党重量级人物认为,此类共谋的证据已经明摆着。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上周末表示,有“直接证据”表明,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政府相互勾结。

然而,一些观察人士提醒称,穆勒将不愿做出宽泛评判。在整个调查过程中,他仅限于通过刑事起诉和其他法庭文件“发言”,这对他披露什么信息设置了很高的标杆。

美国司法部前反情报主管、在穆勒被任命之前协助领导通俄调查的戴维•劳夫曼(David Laufman)表示:“他们有可能发现了一些事实和可被法庭采信的证据,这些证据描述了与其核心授权密切相关的行为,但不足以据此提起刑事诉讼。”

不管怎样,穆勒提交报告将开启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新阶段——届时特朗普面临的主要威胁将来自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委员会、以及纽约的检察官。此举还将引发白宫、司法部和国会之间围绕穆勒的调查工作和结论将在多大程度上公之于众的争斗,其结果可能帮助决定特朗普的政治命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