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正在走出低迷

戴维斯:中国政府正在出台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假设贸易战不再升级,中国经济最糟糕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

美国和欧元区经济放缓继续让美联储(Fed)和欧洲央行(ECB)感到意外,这解释了他们近期的立场为何急剧转温和。上周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创造了又一个令人难忘的短语,称“普遍的不确定性”意味着下行风险(甚至是相对欧央行最近下调了的增长预测而言的下行风险)仍然占据主导地位。

发达经济体的政策制定者一致将经济衰退归咎于“外部”经济冲击,这通常指的是对中国丧失经济增长势头的担忧。

在临近去年年底的时候,这些担忧似乎完全合情合理。中国发布的2018年日历年的官方GDP增长率为6.4%,这是三十年来的最低增长率。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基于更准确的数据,真实的增长率可能比官方数据低两个百分点。

此外,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去年12月份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中国经济活动增长率急降至仅4%。这是全球经济放缓的主要诱因,尤其是在贸易和制造业领域。

那么去年中国的增长引擎出了什么问题?有两个因素非常重要:货币政策转向去杠杆,以及对贸易战的担忧进一步打击了信心。

货币政策将重点转向去杠杆,尤其是在影子银行业。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影子银行业一直是基础设施投资的主要融资来源。

在2018年,总体信贷增长(即社会融资总额)与名义GDP增长一致,基本符合当局的计划。但是,国有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受到的影响比他们预想的严重得多——到去年年底,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已几乎降至零。

小企业多年来一直依靠影子银行部门的贷款来为自身扩张提供资金,因此当局打压影子银行业的决定对它们也影响极大。当局的目的是将国有银行的贷款从国有企业导向小型私营企业,毕竟这些企业才是最具活力的新的经济增长来源。

贷款并未转向小型私营企业,部分原因是在债务违约率上升和商业信心下降的背景下,银行不愿向私营企业放贷。此外,信贷需求也有些疲软。中国央行(PBoC)多次尝试鼓励银行向私营部门提供更多贷款,但迄今成效有限。

在国内问题重重的背景下,对中美贸易战的担忧进一步打击市场信心,这显然让形势雪上加霜。根据一些独立的估计,去年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的新关税是一个影响相对有限的事件,它仅使中国GDP减少约0.3%。

但去年年底特朗普政府加码的关税威胁有可能使加征关税对GDP的直接打击加倍,并增加了对国内投资和消费的下行冲击。经济似乎在这些冲击来临之前就有所预料,这进一步削弱了国内需求。

总体而言,“即时预测”表明,2018年期间经济活动增长率下降了约3个百分点。非常粗略地估算,其中大约一半可能源于去年全年去杠杆政策加强的影响,其余部分源于去年年底人们对贸易冲突可能会急剧恶化的担忧。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习近平本轮会谈透露出的贸易政策背景下,2019年的问题是财政和货币政策正在实施的宽松举措是否足以促进经济复苏。这些都还没有定论,但两位领导人都有强大的国内政治动机来避免冲突大幅升级。市场已经将会谈将取得成功计入价格,而且似乎可以合理推测,经济信心遭受的冲击将会在未来几个季度消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