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约车

Lyft多重股权败坏股东民主

马斯特斯:Lyft喜欢把自己定位为比优步更厚道、更具社会意识,但这并没有阻止两位创始人要以7%的经济权益控制近50%的投票。

最近,当美国网约车集团Lyft公布有望使其估值达到25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计划时,我首先想到的是讽刺小说《动物农场》(Animal Farm)。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批评斯大林时期苏联的农场寓言,用来比喻Lyft那种高超的资本主义活动似乎有些不妥。但该公司200多页的上市登记声明包含相关计划,让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洛根•格林(Logan Green)和总裁约翰•泽莫(John Zimmer)获得B类股票,这种股票的投票权是其他人的20倍。2012年创建Lyft的这二人将控制近50%的投票,即便他们的经济权益接近7%。正如奥威尔所言:“所有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Lyft喜欢把自己定位为比优步(Uber)更厚道、更具社会意识;优步是网约车行业霸气的领先者。但这没有阻止格林和泽莫忽视美国机构投资者理事会(Council of Institutional Investors)的请求:他们应支持一股一票,或者至少加入一项“落日条款”,即7年后自动减少他们的投票权。

Lyft这种夺权做法没有达到Snap的埃文•施皮格尔(Evan Spiegel)在2017年达到的放肆程度,后者的聊天应用公司向投资者发售的股票根本没有投票权。同时,不像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Lyft的这两位创始人没有让自己在承担不到五分之一经济风险的情况下,获得公司的多数控制权。此外,一旦他们出售自己所持股票的80%,他们将放弃超级投票权。

但对于我们当中那些信奉股东民主制度的人,这种安慰于事无补。而且遗憾的是,此举可能会加剧一种趋势。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金融学教授杰伊•瑞特(Jay Ritter)收集的数据显示,历史上只有少数美国企业(1980年至2014年期间不到8%)采用双重股权架构上市。而且那些采用这种架构的公司往往有着特殊的原因,例如媒体公司希望让新闻采集与商业压力绝缘。谷歌(Google)在2004年的上市是一个例外,其创始人通过三重架构控制现在名为Alphabet的公司。但其他多数公司没有剥夺为它们的经营活动出资的投资者的投票权。

自2014年以来,态度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尤其是在科技行业。瑞特教授的数据显示,过去4年,美国35%的科技公司上市采用多重股权架构,其他行业公司的IPO有13%采用多重股权架构。

Lyft是首家宣布2019年上市的大型科技公司,但今年可能成为关键的一年,向来注重股东民主制度的美国投资惯例可能面临考验。Lyft之后,一些大型科技公司也在筹备上市,包括优步、工作场所即时信息应用Slack以及照片剪贴网站Pinterest。

问题是我们要在多大程度上关注这点。科技公司经常辩称,赋予创始人超大控制权有助于稳定,将让公司减少员工薪资支出,并让高管们放手关注长期业绩。他们指出有研究显示,由创始人率领的公司会申请更多专利、在研发上投入更多,而且股价表现超过那些由继任CEO领导的企业。

但美国机构投资者理事会等批评者辩称,超大投票权可能会让领导者在位太久,导致公司无法对不断变化的情况做出回应。他们的研究特别关注那些有着多重股权架构的公司。这些公司的估值一开始较高,但这些优势会丧失,最终在估值上出现折让。

瑞特教授的数据显示,以上市首日收盘价(而非受到青睐的机构投资者能获得的发行价)购入的大型IPO的股票,在3年后的表现一般都逊于大盘。机构投资者理事会的肯•伯奇(Ken Bertsch)表示:“我们正让市场被真正糟糕的架构拖累。它们对于无意长期持有的IPO投资者可能不算糟糕,但对于我们其他人确实是糟糕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