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Naspers

Lex专栏:Naspers自身市值低于持股市值之困

Naspers自身市值较持股市值低大约37%,反映出其企业结构和公司治理的缺陷。拆分资产于荷兰上市应有助于缩小估值差距。

软银(SoftBank)老板孙正义(Masayoshi Son)承认,一些投资者在尝试对这家日本科技公司进行估值时,会考虑“孙正义折扣”。从这个意义上来说,Naspers肯定有“科斯•贝克尔(Koos Bekker,文首图)折扣”。这位强有力的创始人在这家南非集团的影响力也非常大。将该公司资产组合中总估值逾1500亿美元的一大块资产在阿姆斯特丹上市,应该会有助于缩小估值折扣。但仍然存在一些重要的问题。

Naspers对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Tencent)的投资,让它从一家不知名的出版商转型为一家科技专业公司。人们很难不把它与软银(阿里巴巴(Alibaba)的早期投资者)相提并论。这两家公司都是中国小公司的早期投资者,而且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这种成功带来的问题是长期的估值折扣。这些估值差距反映出综合企业结构和公司治理的缺陷。孙正义似乎在软银完全说了算。Naspers由两家不透明的控股公司控制,据报道这两家公司与贝克尔和其他老板们有关联。

Naspers在约翰内斯堡上市的股票使其市值为1.4万亿南非兰特(合980亿美元),较其持有的上市股份的价值加上花旗(Citi)对其未上市投资的估值低出大约37%。今年2月,软银抱怨称公司市值与所持资产估值之间的差距为56%。

Naspers的资产负债表比软银强健。去年3月,通过变现腾讯2%的股份,Naspers融资98亿美元。这让它拥有净现金。而软银去年的净债务为960亿美元。除此以外,Naspers看上去风险更高。它全资或部分持股的公司的收入有十分之九来自中国、印度和巴西等新兴市场。除了腾讯,Naspers持股的多数公司都并非家喻户晓。而软银旗下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通过投资WeWork、Slack、优步(Uber)和Grab等知名公司,对发达市场有更好的投资敞口。

Naspers将其国际投资注入一家其将控股的阿姆斯特丹的投资机构,此举是合理的。这应会吸引担心南非政治和汇率风险的少数股权投资者。这将降低Naspers在国内股市的权重,该公司现在占南非股指的四分之一权重。

不要指望巨大的估值折扣会很快消失。若想它消失,Naspers需要传统的治理、透明的报告制度以及更广泛的大规模成功投资。软银在推销愿景基金II时面临的挑战也是一样的。

Lex专栏是由FT评论家联合撰写的短评,对全球经济与商业进行精辟分析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