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盟

英国退欧是“欧洲病”的一部分

拉赫曼: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和波兰这六大欧洲国家内部全都面临着甚至在5年前还难以想象的严重分歧。

上周六发生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亲欧盟示威活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亲欧情绪的展示出现在一个即将离开欧盟的国家——多达100万人走上伦敦街头抗议英国退欧。英国退欧产生了一种非常离奇的结果:它创造了一种全新的东西,即英国热情高涨的亲欧运动。

在记忆中搜寻我所记得的上一次有这么多示威者举着欧盟旗帜的场景,我想到的是在2013年至2014年间的基辅,当时乌克兰人走上街头抗议他们的政府不与欧盟签署联合协议的决定。考虑到当时许多基辅示威者在街头被枪杀,并引发了一系列最后导致战争的事件,这是一个不那么令人愉快的类比。

英国退欧风波不太可能导致任何像那样激烈的事情。但是,这个国家如今在欧洲问题上从中间分成了两半,退欧派和留欧派之间的分歧代表了一种新的身份政治,远不止关乎对欧盟的态度。

很可能的情况是,留欧派崛起得太晚,因而无法阻止英国退欧。但退欧派胜利的代价——如果这胜利最终实现了的话——将是国家严重分裂和一个大多数人(包括大多数退欧派)都会厌恶的糟糕协议。退欧派想象的英国团结一致、高高兴兴地庆祝退出欧盟的“独立日”的场景是自欺欺人,就像他们的宣传材料中的其他许多内容一样。

但英国并不是欧洲唯一在政治上出现分裂的国家。留欧派在伦敦抗议的同一天,反建制的“黄背心”(gilets jaunes)再次在巴黎和其他法国城市游行。再之前的那个周末,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者在马德里街头举行了大规模示威活动。

所有这些欧洲街头的政治活动都表明,英国目前的动荡是更广泛模式的一部分。欧盟六大国家(以人口计)——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和波兰——内部全都面临着甚至在5年前还难以想象的严重分歧。

虽然每个国家的问题都不一样,但发生在一个国家的事情,其影响往往会跨越国界,改变其他地方的政治情绪。英国在2016年的退欧公投是受到2015年德国难民危机的影响。英国退欧阵营中最激进的一支穿上了法国反对马克龙的抗议者的黄背心。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受到了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的启发。

欧洲政治的相互关联性质应该让欧盟领导人深深明白,他们自己国内的政治可能会受到英国事态发展的深刻影响。这很重要,因为欧洲局势目前很难说是稳定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者已经在意大利、匈牙利和波兰掌权,并在奥地利与其他党派组建了联合政府。极右翼也在法国、德国和荷兰的选举中表现强劲,并在西班牙赢得议会席位。

考虑到欧洲各地爆发的政治失灵,英国退欧看起来就像一场更广泛危机的英国版本,而不是某种奇特的例外。事实上,英国没有出现欧洲疾病的一些最严重的症状。

退欧派和留欧派在议会外面搭起帐篷,悬挂上旗帜,大家都怒气冲冲——但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发生街头暴力事件。这与法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3月16日,“黄背心”再次在巴黎上演暴力。与加泰罗尼亚不同,苏格兰的“分离主义者”并未受到审判——他们是英国退欧辩论的积极和重要的参与者。

但对英国来说遗憾的是,聊以自慰的地方仅此而已。可悲的事实是,跟整个欧洲的危机不同,英国的危机带有独特的自我毁灭的性质。这是因为英国退欧同时破坏了该国的法律秩序,退出了该国最重要的国际联盟,很可能还会重创该国经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