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教育公平

美国高校招生丑闻为何引发愤怒?

奥康纳:当蛋糕停止扩大,瓜分蛋糕的争斗就会变得更激烈,手段也会更肮脏,而争斗最激烈的领域之一就是教育。

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颇有影响力,是一位新上任的美国民主党国会议员,最近在一场关于纽约公立学校的辩论中,面对家长们的诘问,她谈起了纽约小孩缺乏好机会的问题。她说:“此时此刻,我们彼此争斗的这一幕,正是在稀缺心态下会发生的事情。”

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准确地指出了一个现象,随着发达国家经济增长放缓,这种现象正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当蛋糕停止扩大,瓜分蛋糕的争斗就会变得更加激烈,手段也会更加肮脏。而争斗最激烈的领域之一就是教育——我们的孩子在人生中会遇到什么样的机会,教育至关重要。

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发达国家变得越来越富裕,教育机会不断增多,绝对的社会流动——即子女比父母生活得更好的可能性——于是变得理所当然。

当然,精英体制(meritocracy)从来都不完美。精英们总是利用财富和关系,在自己的子女脚下铺好“玻璃地板”。但当其他人能够很容易地加入这个阶层时,这似乎不是什么大问题。

现在,经济增长趋于停滞、上层阶级与底层人民间的鸿沟不断拉大,虽然成为精英的经济回报变得更丰厚,但加入该阶层的机会似乎更加渺茫。与此同时,没有受过像样教育的经济处罚也变得更加严厉。

据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戴维•奥托尔(David Autor)的一项最新研究,在美国城市里没上过大学的人所找工作的技术含量远远低于40年前。他认为是自动化和全球化削减了体面的中等技能职位数量。与此同时,年轻人(以及他们的父母)也担心,上个不怎么样的大学可能只会让他们背负大笔债务,到头来依然只能从事低技能工作。这一担忧并非毫无道理。近期一项研究调查了29岁年轻人的薪资,发现15%的英国大学生所上学校对个人收入影响不大或有负面影响。

由于教育问题关系重大,有关富人为子女积攒最佳机会的想法令人愤怒和焦虑,且这些情绪不限于穷人。英国《金融时报》最近有篇文章让许多读者翻白眼,文章的主题是“被挤压的1%人群”的焦虑。但富人对超级富豪的不满是同一冲突的不同表现。在收入分配中处于前1%部分的群体抱怨因为前“0.1%”阶层的财富不断扩大,推高了价格,导致他们的子女不能享受父母曾经享有的那种私立教育和住房。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一些富裕家长用贿赂让子女进入常青藤联盟(Ivy League)大学这条新闻所引发的愤怒可想而知。这一丑闻促使人们呼吁,别让美国大学招生那么容易被富人操纵,包括所有合法途径——如慷慨捐赠——和非法途径。但光这样做还不够。问题不仅是要确保大家能公平地争夺机会,更大的问题在于首先为什么没有更多的机会。

正如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所指出的那样,根本问题在于那些想要拥有更美好未来的年轻人可走的道路太少了。

这没有单一的解决办法,可以采取的组合拳包括提高公立学校的质量;让人更能上得起大学,同时减少高等教育质量参差不齐的现象;让年轻人除了上大学以外还有多种多样的选择,并且以后同样能找到体面的工作;恢复经济的整体增长,让所有船都漂起来,而不仅仅是游艇。

这听上去可能像一张昂贵的、长长的清单,但如果什么都不做,最终代价会更高。一个经济体若为下一代提供的机会太少,最终将浪费其人民在经济生产方面的才能,而这样的国家也会充斥着愤怒的情绪。除非经济蛋糕再次开始变大,否则关于谁分到哪一块蛋糕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