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科技

Facebook不是我们的朋友

克拉克:科技公司嘴上说,对你重要的事情对它们也很重要,但它们的行动明白无误地证明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奥威尔式(Orwellian)这个词被用滥了。然而,没有比它更适合描述Facebook在英国广告牌上狂轰滥炸的广告了。

随意选择一天,比如说上周三,在伦敦,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告诉高峰时间列车上的通勤者,“对你重要的事情对我们也很重要”,并且它正在“比以往更快地删除令人反感的内容”。

这则广告没有提及的是,前一阵子,一名白人民族主义枪手利用Facebook做了17分钟的现场直播,展示了他在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Christchurch)袭击做礼拜的穆斯林的可怕情景。那次袭击造成50人死亡。这则广告也没有承认Facebook因此正面临的抵制和诉讼威胁,抑或新西兰隐私专员约翰•爱德华兹(John Edwards)向Facebook高管们发送的电子邮件,谴责在他们的网络上“现场直播的屠杀情景带来的深深的痛苦和伤害”。

对于在如此大程度上控制着人们的线上生活的硅谷巨头而言,这种悲伤和愤怒绝不是新问题。但是,现在一些硅谷巨头用来转移外界批评的策略,与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其《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小说中创造的“双重思想”如出一辙,这令人不寒而栗。

在另一则上周在英国铺天盖地的广告中,Facebook表示它希望帮助打击霸凌行为,“所以我们创建了一个霸凌预防中心(Bullying Prevention Hub),提出了各种各样如何解决该问题的建议”。

该公司多年来一直告诉人们,它对霸凌行为是多么地关注。它还与慈善机构合作以遏制学校里的这一问题。它会这样做毫不奇怪。一项对21年来30个国家逾15万名年轻人的研究去年发现,网络霸凌受害者自残和实施自杀行为的可能性是一般人的两倍多。

然而,在面对无法控制的群情激愤的时候(比如今年英国女学生莫莉•拉塞尔(Molly Russell)自杀引发的民愤),Facebook一次又一次地只是改变了其方式。

在拉塞尔死后,她的家人在她的Instagram帐户里发现了与抑郁症和自杀有关的材料。今年1月,她的父亲说,他相信这个Facebook旗下的网站帮助杀死了他的女儿。英国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后来警告说,如果社交媒体公司未能删除有害内容就可能会遭禁。上月,Instagram终于采取了行动。它同意禁止发布自残的图像——活动人士表示早就应该这样做了。

汉考克上周重返战局,披露部长们正在研究新的法律,以迫使社交媒体公司删除“反疫苗人士”传播的关于疫苗的虚假信息。世界各地的卫生官员正在努力应对麻疹病例的激增。欧洲去年发现了逾8.25万个病例,是十年来的最高水平,是2017年的3倍。社交媒体网络上充斥着错误的信息。但是Facebook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尽管它去年又花了不少钱搞了一场“假新闻不是我们的朋友”的广告宣传。最终,它在上月承诺将遏制反疫苗的虚假信息。

上周三,在克赖斯特彻奇事件发生近两周后,Facebook表示将禁止白人民族主义内容。

Facebook并不孤单。谷歌(Google)也采取了可疑的策略来说服我们相信,它关心那些因自己的崛起而失去收入的公司的命运,尤其是报纸。谷歌和Facebook合起来控制着美国近60%的数字广告市场。美国有如此多的报纸关闭,以致于“新闻沙漠”在美国各地蔓延。一位专家认为,全国3143个县中有一半只有一份报纸,通常是小型周报,有200个县则连一份报纸都没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