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北约

北约70周年:美欧关系的尴尬时刻

在一些欧洲人看来,目前美欧关系出现的种种问题,标志着对冷战结束后一直明显存在的战略现实迟来的觉醒。

1999年,当北约(Nato)在华盛顿的一个峰会上庆祝成立50周年时,当时的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试图让美国的盟友放心,冷战结束不会减弱美国维护该地区安全的决心。他引用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的话表示,毫无疑问,美国将继续“在全世界(扮演)重要角色……唯一的问题是我们会扮演得好还是不好”。

当时,欧洲领导人对这番言论还笑得出来。但在北约本周准备于华盛顿庆祝成立70周年之际,克林顿那句玩笑话中模棱两可的态度似乎在考验人们的神经。有29个成员国的北约的周年纪念活动已变成一场公开测试,考验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以来大西洋两岸紧绷的关系。

在一些欧洲政治人士看来,特朗普对欧洲大陆有时尖刻的看法不是一时失言,而是反映出美国维护这一同盟的决心逐渐瓦解。

“成立70周年应该是庆祝的时候,是提醒所有人铭记北约伟大历史功绩的时候,但现在没有人在庆祝或铭记,”前北约助理秘书长、现任智库德国外交关系委员会(Germ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助理研究员的海因里希•布劳斯(Heinrich Brauss)表示,“所有人都担心北约的现状、未来以及正在变化的美欧合作关系——他们也应该担心。”

对于在数量上(如果不是军事上的话)主导北约的欧洲国家而言,重要的问题是,一位分析人士所说的“大西洋两岸关系疏远”是会在特朗普离任后好转还是会进一步加剧。特朗普就军事开支和泛欧盟防务项目痛批美国的盟友。他还让美国退出了美苏当年签署的《中导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以及与伊朗的核协议,很多欧洲国家认为这些举措将对安全局势造成潜在直接影响。

欧洲一些人已把特朗普的欧美关系战略视为美国的世界观发生永久变化的一部分。欧洲领导人看到的是,美国对中国以及大国竞争的关注日益增强,还出现了一种看法,即对外派遣美国军队应更加慎重,欧洲应该承担更多责任,不过是按照美国的条件。

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欧洲对欧美关系的担忧一直在加剧。多次受到特朗普批评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去年承认,欧美关系正“面临巨大压力”。在上月访问华盛顿期间,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Florence Parly)表示,欧洲担心,美国保卫欧洲的决心正在动摇,她警告称,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大国正试图分裂欧洲。

“大西洋两岸关系正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就开始了,以后也将继续,”欧洲改革中心(Centre for European Reform)研究员索菲娅•贝施(Sophia Besch)表示,“他认为美国从同盟中一无所获,这是他特有的看法。但兴趣转向亚洲,同时由无休止战争的经历导致的总体上不愿参与军事行动的态度,影响了美国下一代领导人的思维方式。”

自特朗普上台以后美欧关系出现裂痕的一个迹象是,北约成员国领导人不会出席北约成立70周年纪念活动,而在2009年,时任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参加了在法国和德国举行的北约成立60周年纪念活动。北约成员国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的下一次聚首要到12月伦敦的峰会上。在去年7月布鲁塞尔那次气氛辛辣的北约峰会上,特朗普对欧洲国家的军事开支提出批评,在那之后,一些外交人士对伦敦峰会已经感到提心吊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