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社交媒体

FT社评:打击假新闻的法律或被滥用

像新加坡那样自上而下的反假新闻立法可能遭到滥用,应对假新闻的真正良策是教会民众甄别和拒绝假新闻。

早在“假新闻”这个词被创造出来以前,从专制国家到极端主义组织等各种作恶者就已经在散播假消息了。社交媒体的兴起使虚假信息传播的速度和影响力呈指数增长。然而,像新加坡公布的对假新闻散播者予以直接处罚那样的计划令人感到不安。自上而下的处理方式可能遭到滥用,转变为审查制度。应对假新闻的最好办法是教消费者甄别和拒绝假新闻。

假消息问题在2016年美国大选时获得公众的更广泛关注,此后这个问题迅速扩大。如今,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在中东的霸权之争也在网上展开。WhatsApp上的谣言驱动了印度的暴民私刑。一项对社交媒体活动进行的研究发现,法国的“黄背心”(gilets jaunes)抗议活动导致Facebook上的假新闻激增。

社交媒体公司之前迟迟未能承认这个问题,并且已被证明无法应对这个问题。即使它们进行干预,比如通过与Snopes等第三方事实核查者进行合作,这些干预也基本未能成功。

看上去积极的举措也可能事与愿违。为减少假新闻,去年Facebook在消息流中降低了发布者内容的比重,增加来自可信来源的内容。此后有研究表明,这加剧了“过滤泡沫”现象——分享来自家人、朋友和群组的内容,这些内容未必准确。严肃的新闻变得更难以穿透这些泡沫。

现在,新加坡加入德国、法国和马来西亚等国的行列,寻求进行立法——但新加坡采取的行动影响更为深远。根据新加坡的法案草案,新加坡当局可以公开纠正其认为不实的关于公共机构的说法。“恶意”发表此类说法,可能面临最高达100万新加坡元(合74万美元)的罚款和最长达10年的监禁。

如此大范围的政府干预是一个错误。即使是开放的民主国家的机构也陷入了困难。德国的相关法律难以将假消息和仇恨言论与讽刺区分开。在法国,针对匿名政治广告的立法导致法国政府的选民登记广告在Twitter上一度遭到屏蔽。

显然存在这样的风险:以后将由政府替人们决定何为“真实”。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到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一些领导人已经试图把他们不喜欢的新闻报道诬蔑为“假新闻”。俄罗斯上月推出一项假新闻法,该法允许俄罗斯当局要求网站删除政府不认同的文章,否则就面临被封。

试图自上而下地控制假新闻还可能助长阴谋论者的受害者主张。面对Facebook和Twitter降低阴谋论影响的行动,InfoWars网站创始人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等贩卖阴谋论的人士反咬一口,称这些公司是在试图隐瞒真相。政府也可能面临阴谋论者的类似指控。

应对假新闻的最佳策略是确保读者质疑他们阅读的内容。这意味着要从学校抓起,通过教师、记者、社交媒体公司和政府的长期合作来推进。即使如此,有可能只有那些足够自由和富裕的国家才能够开展这类项目。但民主国家必须警惕,所推出的反假新闻法可能遭到滥用,并可能为那些怀着邪恶意图采取看似相同行动的专制政权提供掩护。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