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午餐

与FT共进午餐:高晓松

作为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高晓松肩负着学习如何制作精彩影视剧的任务,这对好莱坞和中国将产生深远影响。

这是北京一年中较为寒冷的时节,我在一个周六下午拜访了高晓松。我提前到了北京当代MOMA(Linked Hybrid),一个未来主义大型建筑群,八座公寓楼由空中连廊连接起来。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我穿着宽大的外套漫无目的地在大厅闲逛时,一位门房警惕地看着我。

我觉得他之所以盯着我,是因为我跟他报了公寓号,我想当然地认为他知道我要见的是一位名人。但当高晓松在楼上迎接我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想错了:公寓里几乎没有家具,客厅空荡荡的,只有一把电动按摩椅。

高晓松身材微胖,两颊坑坑洼洼的,下巴上留着稀疏的山羊胡,外貌并不出众,但我没被他的外貌欺骗。今年49岁的高晓松绝对是中国娱乐精英的一员。他是广受欢迎的唱作人,是电影导演,还是一位像马尔科姆•格拉德韦尔(Malcolm Gladwell)那样的公共知识分子。不过近来他的工作让他远离了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 )的创始人、中国首富马云(Jack Ma)让他去征服好莱坞。

作为阿里娱乐(Alibaba Entertainment)战略委员会主席,高晓松要去探索制作引人入胜的影视剧的奥秘,这项任务对好莱坞和中国都将产生深远影响。目前在电视剧制作支出方面只有美国超过中国,中国的电影观看人次去年创下历史新高,票房收入达610亿元人民币(合91亿美元)。但高晓松表示,就影视剧质量而言,中国还有太多要学习的地方。​

他说:“有时候我感到很尴尬。就算一部烂片都能赚很多钱。我认为到今年为止,我们中国的电影还真的不太对得起老百姓的这600亿。这个钱还能做得更好。”

离开北京这么久,高晓松似乎很渴望家的舒适。桌上摆放着几样火锅必需品,火锅就是在桌子上涮肉煮菜,是一道传统美食。高晓松说:“因为我是北京生北京长,我觉得在北京的冬天招待客人,我想不出来还有什么,这个就是最好的。 ”

虽然高晓松现在经常是在餐馆享用精心烹制的火锅,但他从小是吃着普通火锅长大的。他说:“北京冬天,尤其我小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只有大白菜,而且10月份11月份的时候,每家要买几百斤大白菜,然后放在所有的楼道里、院子里,那时候也不分是谁家的。大白菜很难做好吃,最好吃的办法就是涮羊肉。”

在火锅烧开的过程中,高晓松拿出了葡萄酒、啤酒和茅台——这是中国白酒的顶级品牌。我犹豫了一下,因为想起了过去喝白酒的惨痛经历,但我感觉我们谈话的轨迹可能会依我的选择而改变。我选择了茅台。高晓松拿出一瓶标签上印有他名字和头像的茅台,自嘲地说:“这是人家送我的礼物,这个事情不太好。”

不过这间公寓里没有合适的白酒杯。高晓松一边打电话给他的司机,请对方帮他带几个白酒杯过来,一边往葡萄酒杯里倒入第一轮酒。

过去15年,中国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力急剧上升,但其在世界范围内的文化影响却明显滞后。高晓松指出当他在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唱作人的职业生涯时,全中国没有一家唱片公司。他说:“(中国娱乐业)这个历史太短,还是在慢慢地摸索。”

他认为韩国或许值得效仿。20世纪90年代末,在韩国政府补贴的帮助下,韩国的影视节目以及该国最出名的韩流音乐团体出口到了亚洲乃至全球。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愿景,但需要中国电影公司制作出更好的电影。我问:审查制度是否说明了为什么中国电影无法吸引全球观众?高晓松强调说真正的问题在于缺乏技术和经验,而且好莱坞自己也有非正式的审查制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