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医药

救一救抗生素研发公司!

法拉尔:为了抗击超级细菌,我们需要新型抗生素。问题在于市场对这些新药需求不大,使制药公司难以生存下去。

Achaogen是一家多数人没有听说过的公司。它并非家喻户晓,在海外没什么业务,而且我们多数人从未使用过它的产品。而使用过它的产品的少数人很可能也不了解这家公司,尽管其产品挽救过他们的生命。然而,最近,该公司宣布破产,这是本10年意义最为重大(而且最令人担忧)的公司破产事件之一。

在全球抗击超细菌的斗争中,Achaogen是一家冲在前线的生物科技公司。该公司的破产是最新迹象,表明抗生素市场处境艰难。几十年的退出投资,导致只有为数不多的公司活跃在抗生素研发领域。那些尚存的公司往往依赖来自慈善或公共资助机构的支持,例如医学研究慈善机构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或美国政府。

这种支持催化了一批令人振奋的生物科技公司,如今它们在推动抗生素创新。但要超越早期研究和最初的小规模试验,它们需要私营部门的资本进入。在没有外部投资的情况下,小型生物科技公司无法让有潜力的药物通过它们必须通过的复杂且成本高昂的后期试验。

尽管面临诸多困难,但Achaogen一度似乎取得了成功。2018年,其抗生素药物plazomicin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用来治疗由耐药性细菌引起的复杂尿路感染。这是一种我们迫切需要的药物,而且只是我们需要的很多新的抗生素之一,用来取代正在快速丧失抗击超级细菌有效性的药物。

Achaogen是一个重要的例子,它表明一家机敏的初创企业与政府和慈善资助机构合作可能结出什么果实(惠康基金会曾支持plazomicin项目的初期研发,后来成为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IPO)的投资者,目前仍间接持有该公司少量股权)。少数其他公司也仿效这种模式,一些公司一路将产品推向市场。

支持这些公司的私人投资者期待收入会得到提振——要么受益于对产品的需求日益上升,要么受益于政府对管理这个市场的呼吁做出回应。然而,一场灾难正在降临。由于资源有限而且面临严峻的市场环境,plazomicin一直难以获得市场份额,尽管它可以替代粘杆菌素(colistin),一种有着50年历史和严重副作用的廉价抗生素。

在最近申请破产保护之前的一年里,Achaogen的股价蒸发逾95%。为了生存,该公司采取了绝望措施:关闭研发项目、解雇员工,甚至在网上拍卖实验室设备。该公司并非唯一遭此厄运的一家。过去10年在美国推出的12种抗生素(并非全是突破性产品)中,有10种在美国的年销售额不足1亿美元。这几乎无法弥补让它们在市场上维持下去所需的成本,更别提收回投资了。

悲剧不在于投资者遭遇亏损,而是在于这是一个信号,表明新的抗生素没有可行的进入市场的途径,无论它们有望给社会带来多大价值。资金匮乏的较小公司将关闭。创新将中途夭折。政府和慈善机构已经投入的资金将被浪费。

尽管各方对什么地方存在问题看法一致,但我们的政治领导人选择不去解决问题。这是不可接受的。政府必须立即向企业和投资者发出信号:未来不像现在这样黯淡。英国政府已宣布一个有限的新定价模式试点,为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使用的抗生素向研发者支付预付款——基于药品对NHS的价值,而不是数量。但在这个试点项目实施之前会有两年的延迟,而且可能不会有财政部的新资金。

我们现在需要真正的变革。需要注入的资金数额很大,大约每种药品10亿美元。这很难让政界人士接受,但这反映出抗生素的价值。成本可以由各国分担:例如,如果在每年为研发抗生素而额外安排的10亿美元中,英国要分担其中的5%,那么每人每月将付出大约6便士。我们是能够承受解决这个问题的成本的。

如果领导人害怕推出这类市场激励,我们需要提供B计划:找到创新的新模式来稳定抗生素市场,并在不让公共资助机构承担所有风险的情况下刺激私营部门创新。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最大的输家将不是投资者、Achaogen等公司的员工和股东,而是患者和公众。

本文作者是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主任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