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资本主义让美国CEO夜不能寐

美国的企业资本主义制度突然成为辩论话题。出于对白宫换人后商界遭遇反弹的担心,受益于现有制度的一些CEO提倡主动改革。

本月早些时候,当轮到罗杰•威廉姆斯(Roger Williams)发言时,他对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面前一排银行业首席执行官们提了一个问题。“你是社会主义者还是资本主义者?”这位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人要求他们——从花旗集团(Citigroup)的迈克•科尔巴(Mike Corbat)到高盛(Goldman Sachs)的苏德巍(David Solomon)——逐个回答。对于七位西装笔挺的金融家来说,这似乎是一个不寻常的问题。

这些人都毫不犹豫地向他保证,他们是自由市场的忠实信徒,但这个问题被提出本身,就反映出近几个月在华盛顿乃至美国其他地方有关商业的讨论出现一个显著变化。

美国实行了几十年的企业资本主义制度突然成为辩论话题。原因之一是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与威廉姆斯同为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等自称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地位日益上升,使过去不属于政治主流的批评者受到关注。然而,一些呼吁改变的最有影响力的声音,正是那些可以说从当前模式受益最多的首席执行官。

就在他出席此次国会听证会的几天之前,七位银行领导者中的一位对资本主义提出了一些更为细腻的想法——不像他回答威廉姆斯就用了一个肯定的词。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去年薪酬达到3000万美元的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写给股东的2.3万词的年度信中,用了几页篇幅来反思美国梦的“破损”,以及企业在重新缝合美国梦方面可能起到的作用。

他写道,资本主义已帮助数十亿人摆脱贫困,但“这并不是说资本主义没有缺陷,不会把一些人丢在后面,更不是说它不应该得到改进。”

他承认,公司——就像政府、工会和特殊利益集团一样——可能变得过于自私,钻企业税法中的漏洞。他提出,对于社会的许多问题,企业长期以来“几乎是不折不扣的旁观者”,而现在它们应该采取更多行动来应对这些问题。美国需要加大基础设施和教育等领域的支出,“而这很可能意味着对富人征收更多税。”

同一周,世界最大对冲基金的亿万富翁创始人发出了类似的信息,以及更严厉的警告。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雷•戴利奥(Ray Dalio)——据彭博(Bloomberg)计算,他的身价达到近170亿美元——发表一份宣言,称他在12岁时就作为一名早熟的投资者崇拜的资本主义制度,现在正在加剧不平等,必须“进化,否则就会死亡”。他在近8000词的宣言中表示,这种进化的一部分将是“对最富有人群”征收更多税。

戴利奥在Twitter上发表了这篇文章,他表示:“我是一个资本主义者,但就连我都认为资本主义出了问题。”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时事电视节目《60分钟》(60 Minutes)上,戴利奥向广大观众进一步阐述了这一主题,他表示资本主义“正处于一个转折点”。美国人可以合力改革它,“抑或我们将在冲突中这么做”。

其他资本主义者很少有人公开表示他们像戴利奥那样担心“某种形式的革命”,不过他们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呼应他对不平等及其催生的民粹主义反弹的担忧。保险公司安达(Chubb)的首席执行官埃文•格林伯格(Evan Greenberg)在该公司最新年度报告中写道,全球化和技术变革“导致许多人的压力增加,生活水平下降,同时为少数人创造了巨额财富。”再保险公司Allegheny的老板韦斯顿•希克斯(Weston Hicks)警告称,现有体制“对很大一部分人口不利”。从通用电气(GE)到霍尼韦尔(Honeywell),多家企业已开始在其监管申报文件中,将民粹主义和对跨国公司的负面情绪列入“风险因素”一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